那年今日【01月19日】
  • 硅谷
    Facebook宣布开源深度学习人工智能工具 [摘要]Facebook的人工智能研究团队今天宣布,将开源其深度学习人工智能工具。   Facebook的人工智能研究团队今天宣布,将开源其深度学习人工智能工具。 Facebook将通过Torch库发布这一软件。Torch是一个协助机器学习技术开发的开源环境,被学术界,以及谷歌、Twitter和英特尔等公司在研究中广泛使用。 Facebook表示,相对于Torch中的默认软件,其深度学习模块的执行速度要更快。这将帮助研究人员在更短的时间内开发规模更大的神经网络。 Facebook希望,分享这一工具将推动整个深度学习研究领域的发展。(李玮)   Facebook open-sources its deep-learning AI tools Facebook is sharing some of its technology. The company’s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research team today announced that it is open sourcing its deep-learning AI tools. The software will be available on the Torch library, which serves as an open-source environment for machine learning development. Torch is widely used for research in academia, as well as by companies like Google, Twitter and Intel. Facebook claims its deep-learning modules are significantly quicker than the default ones available through Torch, and allow the company to work on larger neural networks in less time. Notable improvements include a 23.5x speed-up over publicly available convolutional layer codes, and the ability to parallelize neural networks training over GPU cards. The company hopes sharing its tools will help optimize progress across the entire deep-learning research landscape.   来源:TNW
    硅谷
    2015年01月19日
  • 资讯
    人力资源管理在移动互联时代如何蜕变? // // 移动互联的本质 我的感觉是,现在很多人在做互联网的事情,但是不一定都理解互联网的本质。 人的生意是从大利益逐步到小利益的发展过程。过去我们关注大利益,用50块钱是难以去理财的。而现在的趋势是往“小”的方向走。1个人的50块钱不算什么,但是1亿人的50块钱就是大价值。 从科斯的交易成本理论来讲,移动互联的本质是让小利益的交易成本为零,零成本地将小利益汇聚成大价值。 海量信息的量变可以引起质变。百度文库就是互联网思维,把微不足道的人调动起来,上传微不足道的东西,形成了大价值。一个人的信息可能不重要,但是有13亿人的信息时就很重要了。每个人的一句话是不重要的,但是如果13亿人都有一句话,就重要了。 时代的发展必然会让我们关注小利益,以前这些小利益难以被解决,但是移动互联的出现让我们拥有了解决小利益的技术和平台。抓住“微”就抓住了移动互联的本质。 移动互联与人力资源管理的关系 移动互联让我们做成了以前想做但是做不了的事情。 1、战略:关注未解决的小利益 过去做生意,总是从大处着眼,而现在都会关注人的小利益。战略不一定要“大”。做100个人每人100万的生意不叫移动互联的思维,做1亿人每人1块钱的生意叫移动互联思维。在战略上,要琢磨清楚还有什么小利益没有被解决。 2、工作分析:分解、碎片化、IT化 工作分析离不开分解。泰勒科学管理原理的核心就是分解,这是要把非常复杂的事进行管理的重要步骤。对于企业来讲,有专业化的横向分解和层级化的纵向分解。通过横向纵向的分解形成一个结构,每一个岗位都会在一个具体的位置上。 在科学地设置岗位的前提下,要让每个岗位、每个人发挥作用。人力资源管理的效率可能来自碎片化的管理。碎片化管理就是让每一个岗位每一个细胞都很活跃。什么东西会导致碎片化的效率最高?自我管理,员工参与。如何让员工参与并自我管理?通过IT系统,IT是保证碎片化的效率的手段。 分解导致细化的效率,细化导致碎片化,移动互联技术将此固化。 3、招聘:大数据与微招聘 微信招聘、云招聘对于我们来讲,已经不是新鲜词汇。在移动互联时代,招聘不再是按部就班、进展缓慢的过程。我们可以在手机上进行投递简历,查看应聘进程等操作。 移动互联和传统互联最大的区别就是交互,把很多中间环节都去掉了。移动互联发达之后,其实中介机构的力量会减小。这也是值得关注的趋势。招聘是社交化的,基于移动互联的社交圈可以成为招聘的优质渠道。通过社交网络,实现求职关系的碎片化,创造更多的匹配机会。 基于云的系统也可以记录和获取各种数据,招聘过程和人员管理的数字化能有效的匹配人选。使用高科技,使用数据来让招聘变得更加精准有效,成本低廉,速度更快。大数据一定是招聘的未来。 4、培训:大数据、微培训、为培训提供激励 用大数据来做培训规划。超市要以绩效差距来做员工的而培训规划,会碰到很多挑战。主管要找每个人谈差距,这是很费时的。但是用一个技术手段就能解决这个问题。比如大数据,一个顾客进来你说了多少话,你给顾客介绍商品的次序,这些都可以用数据记录下来。用数据记录每个员工和每个顾客的行为,并进行分析。用大数据来确认员工的能力差别,从而进行培训规划。 用微培训建立移动的行动学习课堂,实现碎片化学习。饭店新员工很多,主管要告诉他们怎么端盘子,怎么收银等等。原来的培训方法是师傅带徒弟的,如果在主管服务的时候,有员工把这个过程拍下来,上传到网上,大家不仅可以随时随地观看,并且还能进行分享、回复。通过微课程上传和微课程查看的方式,增加互动,节省时间。 为员工提供培训激励。比如用社交媒体的手段提升学习的兴趣,大家可以互相交流培训感想,分享好的培训课程等等。也可以采用积分制,每学完之后得到一些培训学分,用学分兑换积分,获得小奖励。 5、绩效:绩效云系统 绩效管理很重要的是要有数据依据。通过人力资源计量明晰绩效考核的依据,了解员工的绩效差距,计算绩效管理的投资回报率。同时,移动互联技术可以实现绩效的实时跟踪,从而进行及时的绩效辅导、沟通和提升。在IT系统中,每个员工都可以参与进来,实现人力资源管理的即时性和交互性。比如说,员工有个自己的账户,将信息即时输入系统后,主管审核。既让员工有承诺,也要直线经理参与进来。通过绩效云系统,将僵化的绩效管理变成动态的、互动的、数字化的,这是绩效管理的一大趋势。 6、薪酬:即时认可与工作-生活平衡 当今时代,移动互联技术的发展为认可激励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小利益的汇集可以创造大价值,而互联网的本质就是零成本地将小利益汇聚在一起,形成大价值。员工表现好,就可以利用移动互联对其表扬,让大家点“赞”,这是员工行为中的小利益。要对大量员工进行即时认可是很困难的,但是利用技术手段,可以轻松实现所有人的认可激励。当所有员工都实现了即时认可,实际上创造了大价值,实现动态激励。 人力资源管理的两个趋势,去人化趋势和人性化趋势。去人化指的是绩效尽可能不依赖人,人性化指的是很顺着人的性子,绩效还很高。工作-生活平衡就是解决这个问题,让大家变得很舒服,让绩效变得很高。工作-生活平衡的本质,在极大化地尊重人性的前提下,找到不断提高绩效的方法。很多公司有弹性工作制,员工可以在家里工作。这是因为移动互联技术创造条件,打破了工作的时间和地域限制,交流间接化,工作时间弹性化,工作地点弹性化,从而使管理更顺应人性。聪明工作胜过辛苦工作,聪明工作带来工作与生活的平衡。 不少人说,人力资源管理正在被移动互联颠覆。与其说是颠覆,不如说人力资源管理在移动互联时代蜕变。移动互联只是一种工具,利用这一工具,人力资源管理能够实现对小利益的关注,将无数小利益零成本地汇聚成大价值。 移动互联再往前走,一定可以再分解。具体分解到什么状态我们不知道。在设备方面,带通讯功能的可穿戴的移动设备,这可能是下一个趋势。 这不仅是人力资源管理的变革,而是整个时代的变革。在变革风潮中,人力资源管理正在蜕变,我们每个人的小利益被关注,也应不断地关注他人的、社会中未被解决的小利益。
    资讯
    2015年01月19日
  • 观点
    用友营收增长乏力 但股票为何出现七连阳? 来源:公众号“人称T客”   截止2015年1月16日下午3点上证交易闭市,用友软件涨停封在37.52人民币,市值是437亿人民币,在这之前用友股票已经是7连阳。   从上证交易所发布的财报看,用友2013年全年收入43.6亿人民币, 截止到2014年9月30日的财报, 前三季度收入是24亿人民币.虽然2014年年报还未发布,但用友的企业互联网转型到底怎么样了?难道只是名称从“用友软件”变为“用友网络”?能否成为中国首支突破千亿市值的管理软件上市企业。资本市场似乎已经春江水暖鸭先知。   企业互联网业务全新战略 据悉,用友公司的业务在战略上被划分为两大板块:一是企业互联网服务板块,二是互联网金融板块。第一个板块有两种形态的业务,一是企业应用软件,二是互联网服务。   互联网金融业务,用友现在服务的对象是企业,用友的产品服务于企业的经营数据,包括财务进销存等。用友的互联网金融是以企业为中心,主要是围绕企业,后面会有更详细分析。   企业应用软件业务,除了原有软件业务向互联网转型升级外,在移动互联网上还诞生的新业务,如统一营销,与SAP的Hybris类似,但比Hybris更本地化,因为中国电商在全球是同步而且领先,没有最佳实践可以借鉴了。   互联网服务将提供“3+1”类服务,3是指财务会计服务、营销服务、人力资源服务,1是互联网协作服务。其中每类都包含多种服务,有的是全新的互联网服务业务,有的是将原来应用软件中可以提以互联网模式提供服务的应用升级为互联网服务。据悉,财务会计服务类下面的一个应用服务,到目前为止用户已经达到十几万。   互联网服务具体是那些服务呢,醋哥卖个关子,随后的文章给大家介绍。   管理服务的“跨界” 用友在2014年开始了两次跨界征程,拿了两个跨界的牌照,一个是金融业的第三方支付牌照,另一个是电信业的虚拟运营商的牌照。   那么进展如何呢? 在金融方面,一是已经开展了企业支付业务,预计在2015年的第三方支付交易额将超过一千亿人民币。二是P2P,从2014年10月开业不到三个月,P2P交易额已经超过1亿人民币;预计在2015年将要超过10亿人民币。未来用友还会推出新的企业互联网金融服务业务。   在虚拟运营商的业务方面,这是一种改变移动应用的全新企业互联网运营模式,详细可以参看醋哥文章《企业互联网:用友通信的虚拟运营商牌照与移动应用是一种新模式》,据悉已经在不到两个月内,用户数量已经过万,将曾经的失联用户连接了起来。   连接用户的数据与征信服务 如前所述,通过提供互联网应用服务,包括移动应用服务,将失联的用户连接起来后,通过激活存量用户并吸引增量用户,不断提供互联网金融服务,加强粘性,未来的想象空间将更大。   与之对应,最近用友各下属公司已经开始密集招聘人才了,据悉用友董事长兼CEO王文京将会亲自发出人才招集令。   看到这些,相信你会理解用友在股市上为什么会有如此表现了。   说到这儿,还有一个真实的小插曲。在2014年12月份用友股权激励股票解禁的前几天,醋哥与一位持有用友股权激励股票的用友员工说,建议别出,用友未来能够到千亿市值,他不信,解禁当天22块多一点出的,现在以37.52计算,1万股,醋哥就不说什么了。当然,幸运的是他还有一半没有解禁。
    观点
    2015年01月19日
  • 资讯
    短简历:能够提供薪水预测的招聘平台,已获梅花创投等合投A轮融资 “猎头这个行业已经被玩坏了,老一代猎头能提供的服务,比如薪资预测,薪水谈判,行业调查,内幕介绍之类都没了,现在的很多猎头已经被做成电话销售了,关于候选人的信息一无所知,电话打过去就问求职者看不看机会,不看机会就套点信息,实在没什么意思。”这是来自短简历创始人储浩对行业的看法,基于此, “短简历”的初衷,就是把以前的猎头们能提供的服务,用互联网的功能还原出来。   短简历从求职者角度出发,目前主打的一个功能是薪水测试,短简历可以准确测试出求职者去跳槽的公司拿到的薪水,并且误差一般不会超过3%,此功能已经申请了专利。用户只需填写短简历即可体验薪水预测及求职服务,薪水数据库的获得渠道主要来自创始人储浩个人资源、已有用户提供以及其他渠道(不便透露),对于隐私性较高的薪水数据的积累是相当困难的,但是短简历团队很努力,目前已扩充到四十多万的准确数据。 短简历希望提供更多有效的服务和功能,让求职者在选择机会时有更多可以参考的依据。 同已有招聘网站类似,短简历也同时支持“长简历”,以供招聘方更好的选择人才,而平台方也会定时匹配岗位推送给求职者,这个频率由求职者决定。 创始人储浩曾在全球第二大的人力资源服务公司做猎头,团队成员来自于百度,阿里,高德等国内知名互联网公司。对于未来,储浩告诉猎云网,初期主要的精力还是在优化产品功能上和积累薪水数据上,把用户服务做深做透,做到用户求职时不用动脑子也能做出最优选择,还没有准备横向发展以及走商业模式。现在已获梅花创投和华璟海纳资本合投的A轮融资。   在网络招聘市场,主要有传统招聘公司(前程无忧、智联招聘)、新型招聘公司(猎聘网、拉勾网)、职业和商务社交网站(Linkedln领英、大街网、天际、人和、优士、若邻)、分类信息网站(赶集网、58同城)几大阵营。传统招聘网站人口红利逐渐消失,很多依然在用“广告”模式做招聘做,服务意识较差。信息依然不对称,简历得不到反馈,企业难以找到想要的人才。   披着互联网外衣的传统思维依然占据主流,需要找到能让用户求职需求和企业用工需求迅速匹配的更好方式。短简历的核心竞争力是清晰可见的,也是直击求职者痛点的服务,以后会逐渐扩大覆盖的行业,也会推出APP。但如上文提到的,不论是何种类型何种时期的招聘网站,都在面临不小的挑战。   来源:猎云网
    资讯
    2015年01月19日
  • 观点
    2014中国教育行业大数据白皮书 来源:百度
    观点
    2015年01月19日
  • 产品
    搜狗搜索推“微信头条” [摘要]搜狗CEO王小川称,“现在我们能做到的,是竞争对手更加无法实现的。” 1月19日消息,搜狗公司今日正式发布搜狗搜索移动客户端3.0,宣称这一客户端具有本地生活、扫码比价、微信头条三大功能。   搜狗称,搜狗搜索移动客户端3.0上线的“微信头条”,得到来自腾讯的支持,通过搜狗搜索对微信大数据分析处理及运用,通过微信登陆、身份标签、智能推荐和收藏分享,能让用户在海量微信公众号内容中迅速找到自己感兴趣的热点内容,获得个性化的阅读体验。   搜狗搜索移动客户端3.0“微信头条”,宣称运用搜狗搜索的技术处理能力,通过支持微信账号登陆,识别用户兴趣图谱,完善分类和自动身份标签技术,关注用户使用行为反馈,及对微信大数据的整合分析,不断跟进用户兴趣变化,来智慧地满足用户的差异化阅读需求。   搜狗搜索称,基于对微信公众号内容的大数据分析,搜狗搜索移动客户端3.0“微信头条”,对推荐内容的分类创新性地采用时政控、段子手、科技咖、八卦精等性格属性。   这一方面符合社会化平台自媒体的发布特点,另一方面用户也可以通过身份标签,迅速找到自己感兴趣的内容,提升信息获取效率和阅读粘性。   而根据用户身份标签,“微信头条”还可以个性化推荐相应的话题和内容,既保证在了解用户兴趣基础上的精准,也能实现规模化的个性推送,缩短了用户繁冗筛选的过程,在碎片化时间实现深度阅读,而不是对生活快镜头剪切式的仓促浏览。   搜狗搜索“微信头条”还可实现频道定制,并支持微信账号登陆,微信文章收藏,以及一键分享至社交网络等功能。   搜狗CEO王小川表示:“微信头条”的上线,是搜狗与腾讯合作不断深化的结晶。基于搜狗与腾讯基因的互补,以及来自微信的支持,为搜狗搜索注入内容,增强搜狗差异化优势。   王小川称,“现在我们能做到的,是竞争对手更加无法实现的,有助于搜狗差异化布局移动搜索更进一步,从而实现紧握移动搜索正面战场主动权的战略目标。”   腾讯科技讯(乐天)
    产品
    2015年01月19日
  • 资讯
    为小公司而生的律师匹配服务 Lexoo 获 40 万美元融资 在我自己的创业冒险旅程中,我得出了这样一条结论,无论你是成功还是失败,肯定能赚钱的只有两种人,云服务提供商和律师。关于前者,价格和竞争形势都相当的透明。然而律师费就远非如此了。这正是英国创业公司 Lexoo 正在着手解决的问题。   为了帮助实现这一愿景,这家提供了自称为“律师匹配”服务的伦敦公司刚刚完成了 40 万美元的种子轮投资,投资方为 Forward Partners——一家 由尼克·布里斯伯恩(Nic Brisbourne)领导 的风投公司及创业公司“工厂”——以及乔纳森·麦凯(Jonathan McKay,JustGiving 董事长)。   “对于小公司来说,找到一名优秀律师并在此过程中不挨宰是件难事,”Lexoo 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丹尼尔·范·宾斯伯根(Daniel van Binsbergen)解释道,此前他曾是一位专注于金融与并购领域的律师。“名牌律师事务所通常都很棒,但管理费用繁杂,因此每小时收费很高。对于小公司而言,很难知道哪一位律师真的能干,是否擅长这一领域。最后,如果你采用一名推荐律师的话,很难判断你给出的价格是否合理。”   为了解决这一难题——可以将此视作网络将市场变得更加高效透明的经典案例——公司可以根据工作类型需求,通过 Lexoo 平台获得一批精选律师队伍的多方报价。在 Lexoo 平台发布工作后,你会从多个胜任该工作的律师收到富有竞争力的报价,通常在 24 小时内。   “我们确保只有真正擅长于特定法律领域的律师才能为某件工作报价,每一位律师加入平台之前,我们都会对他进行面试,”范·宾斯伯根说道,“客户可以将报价和律师履历进行比较,做出更加明智的决定。我们的卖点在于,帮你找到曾在大型律师事务所摸爬滚打的资深律师,只不过他们现在因为生活方式的原因选择在家工作或者在小公司工作。这一点使得他们的常规报价只有之前每小时费用的一半左右。”   为此 Lexoo 不收取客户费用,不过律师需要将任何通过这一平台拿到的工作报酬的 10%作为佣金付给这家创业公司。   Lexoo Scores $400K For Its Lawyer-Matching Service For Small Businesses During my own startup adventures, I came to the conclusion that, succeed or fail, the only people guaranteed to make money are cloud providers and lawyers. With regards to the former, pricing and competition is fairly transparent. But legal fees, not so much. That’s the problem UK startup Lexoo has set out to solve.   To help with that mission, the London-based company, which offers what it calls a ‘lawyer-matching’ service, has just scored a $400k seed round from Forward Partners — the venture firm and startup ‘foundry’ headed up by Nic Brisbourne — and Jonathan McKay (Chairman of JustGiving).   “It’s difficult for small businesses to find a good lawyer and not get overcharged in the process,” explains Lexoo co-founder and CEO Daniel van Binsbergen, who previously worked as a lawyer focussing on finance and M&A. “Brand name law firms are usually great but have a lot of overheads and therefore high hourly rates. With smaller firms it is hard to know which lawyers are actually good and specialised. Finally, if you go with a recommended lawyer it is hard to judge whether the price you are quoted makes sense or not.”   To tackle this — in what can be considered a classic example of how markets can be made more efficient and transparent by moving them online — Lexoo enables businesses to get multiple quotes from a curated line-up of lawyers, based on the type of work required. After posting a job, you receive multiple and competitive quotes from the qualified lawyers on the platform, usually within 24 hours.   “We make sure that only lawyers who are actually specialised in a certain area of law are invited to quote for a job and we screen and interview every single lawyer before they can join the platform,” says van Binsbergen. “Customers can then compare the quotes and lawyer profiles and make a much more educated decision. Our sweet spot is finding lawyers who trained at the largest firms but for lifestyle reasons are working at home, virtually or in a small office. This enables them to usually charge only 50 per cent of their previous hourly rates.”   To that end, Lexoo is free for clients, but lawyers pay the startup a 10 per cent commission on any work they obtain through the platform.   来源:techcrunch
    资讯
    2015年01月19日
  • 硅谷
    企业级匿名分享应用 Memo:为员工之间坦诚交流架起桥梁 在过去的一年,我们看到大量匿名应用在手机上纷纷出现,允许用户与附近的人或是社交圈子里的人分享信息。但到目前为止,其中大多数匿名应用都专注于消费者市场。   一款名为 Memo 的新应用希望可以从企业级市场分得一杯羹,让公司员工可以与同事匿名、私下分享信息。   Memo 由纽约市一家名为 Collectively 的公司开发,该公司寻求以全新的方式“让工作变得更具人性化”。Memo 背后的创意与其他众多匿名分享应用的创意一样,即只要不让用户在帖子中暴露自己的身份,他们会更为坦诚地分享在实名状况下不敢公开的事情。   为了保证用户确实在某家公司工作,Memo 要求他们在注册时必须提供公司的电子邮箱地址,或是通过 LinkedIn 来验证他们的雇员身份。在身份验证步骤完成以后,Memo 会向用户提供唯一识别代码,但除此之外,不会保存其他任何身份信息。   一旦上述步骤全部完成,用户可以在公司内网与其他员工在私下交流。他们也可以与其他用户公开分享信息,但必须由 任职单位“ 验明正身”。   Collectively 首席执行官莱恩·延森(Ryan Janssen)表示,Memo 的目标是让公司的员工之间进行更坦诚的交流。他认为,不少大公司的高管经常不与普通员工接触。   延森在接受我电话采访时说:“一些企业之所以陷入困境,是因为他们不倾听员工的声音。”但他也暗示,员工们也不敢分享他们对发生在公司内一些事情的看法。   延森说:“管理层具有双重角色…一方面,他们被认为应该为公司内的交流提供便利,但另一方面,他们还决定着员工们的命运。这两种角色恰恰存在着矛盾。”   为了测试这种假设,Collectively 去年秋天首先面向惠普、IBM、亚马逊和花旗集团等大公司的员工推出 Memo。该应用被数千名员工下载到手机,当作私密移动留言板在这些公司中使用,如今 Memo 已经完全开放,所有人都能下载。   Memo 没有权限访问在这些私密留言板上进行的任何对话。Collectively 希望采用的商业模式是,推出一系列管理层可以使用的工具,包括分析工具、情绪分析工具,以及能对员工之间分享的消息作出回复的解决方案。   即便如此,有些公司仍然对员工在 Memo 上面匿名分享的事情感到不满。延森说,已有两家员工使用 Memo 的公司向 Collectively 发来“停止通知函”(cease-and-desist order),另外该公司还收到了其他多家企业发来的“措辞强烈”的电子邮件。   此外,延森告诉我,还有三家公司的员工“收到了一份备忘录,警告他们不要使用 Memo,这种做法真是具有讽刺性”。延森表示,他并未看到这些备忘录,只是通过 Memo 的信息反馈栏听说的。   有些公司还试图通过拦截身份验证电子邮件或是发自员工收件箱的邀请函,不让本公司员工使用 Memo。不过,延森认为企业的这种反应其实是件好事。在收到这种电子邮件以后,延森可以与一些公司坐下来谈一谈,找到更好的合作办法,同时研究 Collectively 应该推出哪些工具,帮助这些企业对员工在 Memo 中反映的事情作出回应。   虽然 Memo 迈出了不错的第一步,但很显然,在企业接受了有关员工在公司内部匿名分享信息的创意之前,Memo 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Memo Brings Anonymous Group Sharing To The Enterprise Over the last year, we’ve seen a bunch of anonymous (or anonymish) apps crop up on mobile phones, allowing users to share messages with people nearby or those in their social circles. To date, though, most of those apps have been focused on the consumer market.   A new app called Memo hopes to capture some of the enterprise market, enabling employees to share anonymously and privately with their coworkers.   Memo was created by a New York-based group called Collectively, which is looking for new ways to “help make work more human.” The theory behind Memo, like that behind many other anonymous sharing apps, is that by removing a user’s identity from a post they would be much more honest with the things they chose to post.   In order to ensure users work at a certain organization, Memo requires them to sign up with a company email address or verify their employment by connecting through LinkedIn. After that verification takes place, Memo provides users with a unique user ID but doesn’t save any other identifiable information.   Once that’s all done, users can share privately with other employees within their company’s network. They can also share publicly to any other users, but they are identified only by the company they work for.   For CEO Ryan Janssen, Memo’s goal is to open up more honest communication within an organization. All too often, he believes, senior management in many big companies is out of touch with the average worker.   “Companies are suffering because they aren’t listening to their employees,” Janssen told me in a phone interview. But he suggests employees are afraid to share what they really think about what’s happening in their organizations.   “Managers have this bifurcated role… On the one hand they are supposed to facilitate communication throughout the company, but they also determine employees’ futures. Those roles are in opposition to each other,” Janssen said.   To test out this hypothesis, the company made Memo available to employees within organizations like HP, IBM, Amazon, and Citigroup last fall. The app was downloaded by thousands of employees and used as a private mobile message board in those companies, and now it’s being opened up so that anyone can download it.   Memo doesn’t have access to any of the conversations that happen within those private boards. The business model it hopes to employ is to roll out tools that management can use that could include analytics tools, sentiment analysis, and ways to respond to messages that employees share.   That said, some companies aren’t happy about the things their employees have been sharing anonymously on Memo. Janssen says he’s received two cease-and-desist orders from companies with employees on Memo and some “strongly worded” emails from a few other organizations.   In addition, he told me employees at three other companies “received a memo not to use Memo, which is a little ironic.” Janssen says he hasn’t actually seen those memos, just heard about them through the app’s feedback form.   While some companies have tried to shut down use of Memo by blocking verification emails or email invites from hitting employee inboxes, Janssen thinks the backlash is actually a good thing. As a result of the emails he’s received, Janssen has been able to set up meetings with a few companies to figure out how he can better work with them and which tools he could implement to help them respond to employee feedback in the app.   It’s a good first step, but there’s obviously a long road ahead before companies get comfortable with the idea of anonymous sharing in the enterprise.   来源:techcrunch    
    硅谷
    2015年01月19日
  • 新创
    搜索难用、个性推荐不准?达观数据以此切入大数据服务 几乎每见一个创业者,我都会听到一次 “…,然后我们用大数据做用户精准画像 / 智能推荐 / 金融征信…”,其中有多少人举着大数据的旗、干着基础数理统计的事,大家心知肚明。 大数据背后的技术算法是核心,创业公司搭一个基础大数据的 “台子” 至少要请 4 个工程师,即使程序员的月薪降到 12k,也意味着每年至少 50 万元的成本。在创业初期,产品、商业模式都需要不断打磨、改善的情况下,分出精力和财力去做这件事,不一定划算。 所以这种服务交由第三方企业来做是趋势,但由于价格高、服务不容易产品化、标准化,导致不容易区分服务的水平。另外,一家第三方服务商在不同应用场景上也有不同的表现,做得好坏主要还是看应用场景以及是否能结合客户业务来提升其业绩。 最近刚刚拿到来自真格基金、众米资本和掌门科技集团1000 万元天使投资的 “达观数据科技(官网)”,主要的应用有三:数据挖掘分析、搜索性能优化、通过用户画像做精准推荐。同样以智能推荐为核心,较为成熟的国外公司是Taboola。 在数据采集方面,大数据公司通常会用爬虫抓取网络信息,并打通第三方应用 SDK、Java Script 接口来获取一些浅层数据,比如日活、月活、用户留存率等等。而除此之外,达观还要求其客户向其打通更深层的 js 数据,比如用户点击行为、收藏记录、付费记录等等。 在此之后达观为客户提供最基础的服务是数据分析,比如用户在应用搜索栏和个性推荐栏中的转化率分别是多少。该公司也推出了一个免费的 APP “达观公众号”,为微信公众号运营人员提供数据分析工具,希望以此积累数据和用户口碑。 而达观核心的应用场景则是搜索优化和智能推荐,前者如关键字补全、自动纠错、相关搜索、中英文自动串联识别,这些体验我们能在 Google、百度等搜索引擎中感知到,中小企业很难做好却又非常需要,这就是为何知乎要引入搜狗来提供搜素技术(知乎的搜索体验一直饱受诟病)。 智能推荐的应用也不难理解,早期以 Amazon 为典型的商品推荐算法用户早已司空见惯,比如用户在某电商买了辆自行车,随即便推荐坐垫、头盔等相关产品,常见的算法原理有 “与你类似的人喜欢什么” 以及 “从你喜欢的东西推测出你还会喜欢什么”。许多创业公司都是通过为产品打 tag 的方式强行关联相似产品,体验不一定好。 达观在引擎架构研发中使用到了点击模型,通过与用户的隐性交互如点击反馈,可以对结果进行调优:将符合用户偏好但位置靠后的 item 提取至前,或者将不符合用户意图的 item 降权减分。 以电商推荐系统为例,这里引用该公司技术人员江永青在其微信公号发布文章中的论述: 协同过滤算法中,如果没有显性的评分机制,就需要收集点击的行为来作为正向的评分。不同类型的点击(如查看、加购物车、加关注等)可以生成不同维度的二维相似度矩阵,最后推荐的结果由这些矩阵计算生成的中间结果加权得到。 不过江永青也表示点击模型存在一些挑战和难点,包括位置偏向、冷启动数据不足、感知相关性与数据无关、无法覆盖长尾点击数据、故意点击作弊、Session 手机难。 大数据服务的量化标准是为客户带来多少业绩提升,达观数据 COO 冯佳妮向 36 氪列举了一些案例,其中比较突出的是文学网站 “潇湘书院”,该公司根据用户浏览、点击、购买等记录做出一套新的推荐系统,较之前提升了 300%的下单购买率、85%的点击率,年费大概为几十万元。 达观数据自 2015年5月 创建、10月 上线达观公众号产品,至今已累计服务 8000 个自媒体用户。 而其面向大 B 客户的服务则按照 SaaS 的形式收取年费,每笔从 20 万元至 200 万元不等。冯佳妮表示,已经在和一些电商企业洽谈数据打通事宜,比如某国内女性经期管理应用、同仁堂旗下的保健品电商品台,还有一家 FA 机构。该公司也将于今年上半年和复旦大学计算机学院合作组建 “大数据实验室”,与科研机构联合做政企服务,相关政府单位已经提出文化场所选址规划、管辖范围内企业运营情况分析等需求。 做企业深度服务的订单周期较慢是正常现象,但达观面临的主要问题还是如何获得更多客户,不得不解决的问题有两个: 需要提供统一接口,满足普通企业的基础需求,客户提出个性化需求后只需做简单的改动而不用重头再来。冯佳妮表示未来希望做成类似云服务的产品,让客户按需选择服务。 目前达观团队有 20 余名,因人手不够的问题只好将一些找上门来的客户暂时搁置,即使该团队有不少技术大牛,但人才稀缺是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达观数据成立时间只有 7 个月,核心的三位联合创始人全部出自盛大: CEO 陈运文为复旦大学计算机博士,曾担任盛大文学首席数据官,腾讯文学高级总监、数据中心负责人,百度核心技术研发工程师,国际计算机学会(ACM)会员,中国计算机学会(CCF)高级会员,在国际顶级学术期刊和会议上发表多篇 SCI 论文,多次参加 ACM 国际数据挖掘竞赛并获得冠军荣誉; CTO 纪达麒为原腾讯文学数据中心高级研究员、盛大文学技术总监等职务;  原搜狗广告技术部和百度技术部高级工程师;拥有北京邮电大学计算机硕士学位; COO 冯佳妮为原盛大云计算公司运营总监、安普丹华国际咨询公司高级咨询师,多次获安普丹华公司 Top-Sales 荣 誉;拥有山西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和商务英语双学士学位。 注:该团队正在招募各类人才,有意者可联系 Hr@datagrand.com    原创文章,作者:暮雨,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36kr.com/p/5042353.html
    新创
    2016年01月19日
  • 观点
    全球独角兽数据:共 229 家独角兽,近一半在加州,中国 33 家 Spoke Intelligence 和 VB Profile 今日发布了一份有关 “独角兽” 公司的研究报告,报告显示,目前全球有 229 个独角兽(估值超过 10 亿美元的公司),其中有 21 家公司的估值超过 100 亿美元。 其中有 98 家独角兽是在消费者消费类领域,尤其是在零售和共享经济市场。零售领域的独角兽包括阿里巴巴、在线艺术品电商 Etsy。共享经济市场上的知名独角兽有 Airbnb 和 Lyft 等。而在企业技术基础设施或相关垂直领域的独角兽有 112 家,这些公司覆盖的行业包括金融科技、医疗科技、清洁科技和物联网领域。 Spoke 的 CEO Phillipe Cases 表示,独角兽在科技领域无处不在。物联网领域的独角兽包括 Nest(被 Google 收购)、无人机制造商大疆、无人驾驶汽车技术商 Jasper Technologies。 全球独角兽的地理分布情况 有 101 家独角兽的公司的总部位于美国加利福利亚,23 家位于纽约,33 家在中国,欧洲的独角兽公司只有 13 家,主要在德国和英国。印度 5 家,新加坡 2 家。详细分布情况请看下图。值得一提的是,不管是从独角兽的数量看,还是从所创造的价值来看,欧洲都排在比较靠后的位置。全球独角兽的平均投资回报率是 7 倍,但欧洲独角兽的投资回报率只有 4.5 倍。现在欧洲也没有一家估值超过 100 亿美元的独角兽。 不管从投资还是创业公司数量上看,世界正在慢慢变平,正如信息和沟通一样。 2015:属于独角兽的一年 2015年 很显然是独角兽的一年。在这一年里,有 81 家公司成功加入独角兽俱乐部,其中包括一家估值超过 100 亿美元的独角兽。值得一提的是,2015年 的新晋独角兽公司里,40%的公司在美国境外。这意味着,高估值的创业公司正在全球遍地开花。Spoke 对 “独角兽” 的定义是这样的:估值超过 10 亿美元,公司创立时间不长于 25年。25年 是一个很长的时间跨度,在所有的独角兽里,有 75%的独角兽是在过去 10年 中创办的。 Cases 表示,创立独角兽是需要花一定的时间的,平均需要花 6年 时间才能成长为独角兽。而投资要想从中退出,则需要花更长的时间,有 75%的独角兽还没有完成投资退出。已经完成投资退出的 52 家公司里,大约有一半公司被收购,一半公司上市。 Spoke 的数据显示,要想成长为独角兽,需要同时具备好的创业想法、强大的执行力和绝佳的时机。平均成就一家独角兽大概需要 6年 时间,此外,每家公司平均至少还需要 9500 万美元的融资来帮助自己成长为独角兽。 关于独角兽,还有其他一些因素值得探讨。2015年 的投资环境里,市场利率很低。大量投资机构都在加强投资,而对投资者有利的退出条款使得创业公司获得风险投资像银行贷款一样简单。这些因素都导致了创业公司的高估值。实际上,很多公司的实际情况是无法支撑起这么高的估值的。对于很多的新晋独角兽成员,我们应对它们持谨慎的态度。2016年,这些独角兽公司的估值可能会受到影响。 另一方面,我们也不能因此低估了独角兽。如今有很多东西正在发生剧烈的变革,需要我们注意:移动技术公司的发展速度是超出我们想象的。有一点是很明显的:高投资将带来更高回报。目前,独角兽俱乐部的平均投资回报率为 7 倍,而估值超过 100 亿美元的独角兽的投资回报率更是高达 10 倍。 谁在投资独角兽? 投资独角兽的大多是世界顶级的投资公司,其中大部分位于美国,投资独角兽是这些投资公司的主要回报来源。红杉资本投了 37 家独角兽,Accel Partners 投了 29 家,Andreessen Horowitz 投了 28 家。Cases 表示,以独角兽的估值去投资的风险是很大的,其中 30%的投资退出低于独角兽的估值水平。不过通过投资组合,每年总体的投资回报率大概在 78%。 主投后期的投资者主要是传统的大投资公司,如高盛、T.RowePrice、Wellington Management 和 Insight Venture Partners。企业投资者主要有谷歌、软银和阿里巴巴。 本文参考了多个信息来源:venturebeat.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36kr.com/p/5042458.html
    观点
    2016年01月19日
  • 123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加入我们  | 那年今日  | 招聘科技峰会精彩回顾  | 上海科技峰会回顾  | 首届HR区块链峰会  | 2017HRTech年度颁奖  | people analytics  | 候选人体验大奖  | 友情链接  | HR科技极客大奖  | 深圳科技峰会精彩回顾  | HR共享服务平台  | 三支柱论坛2018  | 2018数字人力资源科技奖榜单  | 2018 数字人力资源科技奖  | 北京2018HRTechCon精彩回顾  | 2018HRTechXPO  | 2018TOP100人物榜单  | 2019年度活动计划  | 2018年度大奖揭晓  | 2018投融资报告  | 2017投融资报告  | INSPIRE 2019精彩回顾  | 2019海外活动计划  | 2019北京招聘科技论坛精彩回顾  | 2019深圳人力资本分析峰会精彩回顾  | 2019中国人力资源科技峰会上海精彩回顾  | 2019HR科技极客大奖  | 北京HRTechXPO未来馆精彩回顾  | 深圳·2019招聘科技创新论坛精彩回顾  | 2019候选人体验大奖榜单  | 中国人力资源科技云图  | 招聘科技云图  | 2019上海招聘科技创新论坛精彩回顾  | 深圳7月19日HRTechXPO精彩回顾  | 2019HRPA上海站精彩回顾  | 2019中国人力资源科技创新奖  | 深圳·2019中国人力资源科技年度峰会精彩回顾  | 2019北京HR科技峰会精彩回顾  | 2019数字人力资源科技奖榜单  | 2019HRTechChina TOP人物榜单  | 2019HRTechTOP人物列表  | 2020中国人力资源科技十大趋势  | 2019HRTechXPO-上海精彩回顾  | 2020HRTechChina品牌活动计划  | 2020HRTech云图入口  | 共同战疫专题  | 2019年度评选榜单  | 2020招聘科技创新虚拟峰会精彩回顾  | 助力企业共同抗疫专题  | 2020年度候选人体验大奖(中国地区)榜单揭晓  | 2020HRTech虚拟峰会精彩回顾  | 提交业务需求  | HR专业直播  | 2020HR科技年度峰会·上海精彩回顾  | 2020HR科技年度峰会·深圳  | 2020中国人力资源科技创新奖榜单  | 2020员工体验中国峰会上海精彩回顾  | 2020数字人力资源科技奖(DigitalHRTech® Awards 2020)获奖榜单重磅揭晓  | 2020中国人力资源科技影响力TOP人物揭晓  | 2020中国人力资源科技影响力TOP人物榜单  | 北京·2020中国人力资源科技年度峰会  | 上海站精彩回顾-2020HRTechXPO未来人力资源科技论坛  | 影响力品牌50强  | 2020HRTechXPO未来人力资源科技论坛·北京站精彩回顾  | HR科技云图认证服务  | EXInstitute.cn  | 2021年度HRTech活动计划安排与评选奖项计划  | 中国人力资源科技发展十大趋势  | 2020年度大奖榜单  | 员工体验研究院  | 2021HRTech创新品牌30强榜单  | 员工体验指数测评  | 2021升级版员工体验旅程图下载  | 2021员工体验大奖榜单  | 2021员工体验中国指数:73.4  | 2021候选人体验大奖榜单  | 2021HR科技创新奖榜单  | 2021人力资本分析大奖揭晓  | 2021数字人力资源科技大奖榜单  | 2021HRTechChina影响力TOP人物榜单  | 详细榜单-2021HRTech影响力TOP人物榜单  | 2022年论坛活动计划  | 中国人力资源科技影响力品牌50强(Brands 50 HRTechChina Influence)榜单  | 2022年度中国人力资源科技发展十大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