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今日【07月04日】
  • 资讯
    “云”时代网络安全的中国突围 正如业内专家所指出的,作为一种崭新的互联网模式,云计算将会是新一代也是今后很长时间的基本模式,自问世起,便受到了人们的广泛关注。云计算以现有的分布式网络为基础,用户数据的存储和运算都是在“云”上完成的,鲜明地体现了“网络便是计算机”的理念。   云计算的出现和广泛应用,不仅降低了运算成本,还极大地改变了用户以桌面为核心的使用习惯,并改变了信息获取和知识传播的方式,给人们带来了前所未有的便利。从某种程度上说,“云”时代的到来,不亚于一场革命。   “云计算掀起了一场新的互联网革命,云计算通过集中供应的模式,打破了地域和时空的限制,真正形成了信息化。通过云计算,人们可以大大提高运算效率,从而把时间和精力更有效地投入到主要工作中。”业内专家如是说。   随着跨国巨头在云计算领域咄咄逼人的“圈地运动”和某些国家在云计算领域的加紧布局,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就此展开。如果我们不具备“自主可控”的云计算能力,那么我们将不得不借助于相关跨国巨头的云计算中心进行存储和计算数据,这将对中国的网络国家安全构成严峻挑战。   工业和信息化部总工程师张峰在近日召开的2014年中国计算机网络安全年会上说:“2014年是我国接入国际互联网20周年,如今我国已成为名副其实的网络大国。然而,互联网的发展也给经济社会带来一系列挑战,网络安全问题日益复杂,云平台、社交网络、移动互联网等新技术新业务快速发展,不断带来新的安全风险。”   尽管与美国相比,中国目前云计算基础较为薄弱,许多研究都还处在起步阶段,一些应用技术也还不成熟,而中国信息安全产业还处在重重包围之中,但“云”的理念已经弥漫各行各业,并迸发出无限的生机和活力。   正如北京天融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裁于海波所说:“只有关键基础设施的软硬件上自主可控了,才称得上安全。20年的中国信息产业的发展,已经取得了巨大成就,比如中国安全厂商在防火墙、防入侵、防病毒这3个安全的体系关键产品或者核心产品上已经处于市场的主导地位。”   “云计算”的战争刚刚拉开序幕,如果我们能够抓住机会,在新一轮信息变革中赢得主动权,缩小与发达国家的差异,乃至于实现超越。反之,就有可能被“云计算”主导的新信息化时代所抛弃,进一步拉大差距。   尤为重要的是,经过多年信息化建设,我国信息化基础设施已经达到了相当的规模和水平,而且拥有全球最广阔的市场,如果充分发挥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就完全有可能成功建设出我国自主可控的云计算平台。   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说:“在这新一轮技术变革中,中国具有人才和市场优势,中国可以凭此达到其他很多发展中国家所无法实现的突破和超越。”   近年来云计算这一概念频繁出现在互联网以及媒体上。云计算是基于互联网的相关服务的增加、使用和交付模式,通常涉及通过互联网来提供动态易扩展且经常是虚拟化的资源。云是网络、互联网的一种比喻说法。过去在图中往往用云来表示电信网,后来也用来表示互联网和底层基础设施的抽象。目前社会上对于云计算还没有确切、统一的定义。一般认为,云计算是一种新兴的共享基础架构的方法,是此前网络领域几项重要理念与技术——分布式处理、并行处理和网格计算的发展,或者说是这些计算机科学概念的商业实现。推动它发展的是各类设备互联、实时数据流以及信息搜索、开放协作、社会网络和移动商务等Web 2.0 应用的急剧增长;同时,数字元器件性能的大幅提升及价格下降带来的全社会计算机拥有量的大规模增长,既刺激了对于大规模资源进行统一管理的云计算的需求,也成为支持它发展的物质基础。   云计算的根本特点,是它发展起来一种智能算法,可以动态管理几十万台、几百万台甚至几千万台计算机资源所具有的总处理能力,并按需分配给全球用户,使他们可以在此之上构建稳定而快速的存储以及其他网络服务,而所有数据处理都是远程的,用户无须知道资料存储在哪里,也无须知道计算在哪里进行。云计算被视为科学技术领域的又一次革命。   云安全是继“云计算”之后出现的“云”技术的重要应用,是网络时代信息安全的最新体现。云安全是我国企业创造的概念。它融合了并行处理、网格计算、未知病毒行为判断等新兴技术和概念,通过网状的大量客户端对网络中软件行为的异常监测,获取互联网中木马、恶意程序的最新信息,推送到云端进行自动分析和处理,再把病毒和木马的解决方案分发到每一个客户端。云安全技术应用后,识别和查杀病毒不再仅仅依靠本地硬盘中的病毒库,而是依靠庞大的网络服务,实时进行采集、分析以及处理。云安全已经在反病毒软件中取得了广泛的应用,发挥了良好的效果。   【文章来源:CIO时代】
    资讯
    2014年07月04日
  • 观点
    “实验楼”会是IT在线教育的黑马吗 想在线学习IT?大多数人第一时间想到的,可能是提供视频直播点播的网站。也有些人为了快速实践上手,选择像CodeCademy这样的在线编程网站。     不同于CodeCademy,实验楼并不需要为每一门课程开发编译环境,因此成本大大降低。内容方面,它除了支持编程外,涵盖更广泛的IT技术实践。创始人石磊告诉我,实验楼的愿景,是创立一种全新的IT学习和认证模式,让IT学生和从业者都能通过在线实验来获得技能和证明,让高校和培训机构都将机房移到实验楼的云环境中,让IT MOOC(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都能通过实验楼为学生提供视频配套的上机练习及考试环境,让IT书籍或ebook都能有在线的配套实验,让求职简历上都贴有实验楼的实践和评测记录链接,让企业都认可实验楼提供的真实可靠的IT能力证明。     以下是我和石磊的对话实录。     您怎样看待视频、在线编程教学等模式? 石磊:视频模式无法提供动手实践,缺乏很好的交互性和学员数据的收集,高质量的视频课程成本也很高,随着越来越多的免费开放MOOC出现,收费视频模式的市场份额会逐渐减少。在线编程可以为学员提供基础编程知识的学习,但无法覆盖整个IT技术体系,不够贴近真实业务环境。     实验楼的实验教学模式正是对当前模式的一种有效补充,提供实验实践的环境,实时监控学生学习状态,提供完整的IT课程体系,从而完善IT在线教育生态系统。     实验楼未来每一门课程都要配专人制作吗? 石磊:是的,实验楼的学习模式是一种创新,但要留住用户核心还是课程内容,这也是我们工作的重点。不过相比视频课程的录制,我们不需要专业的培训师,一些有丰富实践经验的工程师是我们课程制作的主体。除了专人制作之外,我们还会寻求一些其他的内容提供商,比如出版社、高校、在线教育网站及慕课,为他们的技术书籍、专业课、在线视频课程提供配套的实验,把学习IT技术的三种方式阅读文档、观看视频和动手练习三者有机结合起来,建立一种全新的IT学习和认证模式。       一门课程上线要经历哪些步骤?有考虑过与视频方合作吗?边学边练的效果或许更好。 石磊:嗯,有考虑过。但目前我们还未找到合适的合作伙伴。内容合作主要是由视频网站提供实验素材制作实验,实验楼的角色会是一个服务平台,合作伙伴在我们的平台上制作并发布自己视频配套的实验课程。一门课程上线经历需求调研,框架设计,课程文档编写,虚拟环境制作,内部测试,邀请测试,预上线,上线几个步骤,每个实验都包含一份攻略化的文档和一个配置好的虚拟环境,因此课程文档编写和虚拟环境制作是最核心的两个步骤。     在更高端课程的设计上,还将做哪些努力? 石磊:首先,形式上高端IT实验课程我们会做成项目方式,完成这门课程的所有实验,学员就可以完成一个软件或者一个网站,实验楼会记录下整个项目过程以及项目的成果,作为学员能力的证明;其次,内容上我们坚持以就业求职为导向,从企业真实业务场景和当前热门技术挖掘项目需求来设计实验课程。最后,可以提供针对个人水平的定制化指导,实验楼的实验教学模式是一种创新,可以获得并记录学员每次实验的操作过程,从中挖掘最真实的学习效果,从而可以因材施教,提供最合适的定制学习计划,而这一点视频培训是做不到的。     实验楼由琛石科技团队制作。团队成员以工程师为主,极少数市场人员负责SimpleCloud及SimpleLab软件销售,工作重点已转向实验楼在线教育。   【文章来源:动点科技】
    观点
    2014年07月04日
  • 观点
    在线招聘,垂直向左猎头向右 抢滩者的成功 2014年的招聘圈,足以验证当年《天下无贼》中黎叔的一句戏言:21世纪什么最贵? 是人才!     “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社交招聘的开山鼻祖Linkedin终于开始了抢滩登陆战,2月正式宣布进驻中国大陆市场。这家成立于2003年,全球用户量已达3亿(大陆地区500万)的职业社交网站,早在2012年的营收已经逼近10亿美金(数据显示为9.71亿),年度首次超越老牌招聘网站Monster(曾为全美最大招聘网站)。在2013年的拉锯战中,Linkedin更是一骑绝尘,达到了15.29亿美金,将竞争者甩开了数条马路:monster当下的市值仅剩5亿美金,而linkedin则直逼200亿大关,成为百亿俱乐部的头牌会员。股价的表现则更加直观,monster的股价仅为linkedin的1/30。     是什么样的坚船利炮让战局斗转?linedin大获全胜的根源又意味着什么? 市场大环境的回暖发酵是必不可少的先决条件。设想08年之后如果全球经济一蹶不振,那么互联网招聘也注定成为一镜空影。可经济这事儿是最容不得假设的。但为什么唯独linkedin借了这东风赚的盘满钵满?除了被大家剖析了无数次的商业模式和产品形态的不同,其根本的不同,则是“初心”。     上一个时代发展起来的以monster为代表的传统招聘网站以企业为核心,一切产品和商业行为逻辑皆以此为出发点,树立雇主品牌,为企业提供人才简历成为唯一的愿景。而代表职业社交的Linkedin,则以个人用户的职业品牌为核心,为个人用户提供职业发展机会并树立职业品牌力, 充分重视个人用户价值的初衷与互联网行业自身的发展阶段形成了完美的契合。自然,linkedin战胜了Monster,网络招聘的2.0版本取代了传统的1.0模式。     而国内鲜活的案例似乎在否定着着一切,哪一个才是更真实的我们? 智联招聘,三大传统招聘门户的代表之一。在坚守了近20年之后,日前成功在美上市。20年,散去了太多,领跑者和大多数追随者都已遍体鳞伤,横尸荒野。当潮水再次退去,人们惊奇的发现,智联不仅活了下来,而且不是裸泳。仅就此点而言,智联招聘是值得钦佩的,其上市的意义恐怕是大于早年间的前程无忧。在这场历时悠长的马拉松中, 智联用自己的坚持跑赢了第一个赛程,当日市值7.24亿美金。     然而智联在下一个赛季的成绩会是如何,笔者不敢妄加揣测,唯有默默祝福。是否真的如外界诟病“躺在遗产上等死”,抑或不断通过类似收购jobDB这样的输血造血行为让自身重新焕发活力? 能把这一切看清楚并能付诸行动的,恐怕只有智联的最大股东SEEK了。毕竟,陨落的monster似乎已经宣告了什么。     没落并不意味着消失,仅仅是消失的前奏而已。高歌猛进的勇者在任何一个时代都不会缺乏。如同资本主义的初期会萌发君主立宪和民主共和一样。变,不但有变化,也会有变革。     新生代的力量 喧嚣而杂乱既是无序,也是旺盛的生命力的体现。     垂直招聘,职业社交,移动大数据,猎头服务乃至基于微信微博的圈子招聘等各种商业形态一时间在国内的在线招聘领域喷涌而出,又无一不标榜自己是最先进的模式,代表着未来的方向。可无论是活在新闻联播里,还是活在互联网上,活着才是最重要的。对网络招聘业的创业者们尤为如此:有价值,被认可,才是生存之道。     对招聘领域的创业者来说,职业社交的创业之路是“一直在模仿,从未被放弃”。虽然国内LinkedIn的效仿者们没有得到本土市场的认可,而且一派凋零残乱的景象,但不妨碍这个领域中创业者的激情燃烧。尤其伴随美国近期一系列像Jobvite、BranchOut、HireRabbit等寄生于Facebook而生的招聘网站崭露头角,基于社交网络大数据匹配的职业社交再次被推上了台前。它们通过社交媒体中的信息给人才添加标签、做出识别,然后再根据识别后的结果与职位需求的属性进行匹配,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精准匹配和深度信息的问题。在国内,人才雷达、易聘、脉脉APP等一系列公司应运而生,人人旗下的经纬网更是直接收购了一支大数据挖掘团队去改善原有产品,使其能与社交信息更加匹配。而刚刚上市的新浪微博也宣布将进行微博社交招聘。繁芜纷杂之下,总感觉有一种雾里看花的景象,一切明明都很清楚, 却又总踩不准点儿。而国人这些年刚学会的隐私权也将成为挑战此类创业团队成功的重大因素之一。       让我们把目光重新投向新兴军团的主力: 垂直招聘和猎头招聘。 垂直招聘网站其实兴起多年,各领域的专业招聘网站多如牛毛,只是代表企业匮乏,受地域,资源和企业自身条件的限制,大作为较少,更谈不上名气。还有一个潜在的原因,垂直招聘的划分维度又是什么?地域?专业?人群?似乎也没有一个标准答案。早年间在垂直招聘领域的创业企业,如做酒店人才的最佳东方,已经在新三板上市的万泉河(股票代码:430434),已经为超600万民工服务过大谷打工网。这些企业的运营情况其实已经真实反应垂直招聘的市场,只是垂直就意味着细分,出了行业,几乎不为人所知而已。     在2014,风头最盛的垂直招聘网站当属拉勾网了。先是获得了贝塔斯曼的500万美金A伦投资,继而不断提出了去猎头化,将垂直进行到底的口号。拉勾似乎是模仿是美国IT领域招聘网站Dice.com起家的,在不足几年的时间将垂直招聘的口号喊的响亮也实属难得。善于利用媒体进行炒作,是拉勾的鲜明特色之一。譬如近日来拉勾网又搞了“巴菲特午餐”的中国版。     在热衷媒体炒作的同时,拉勾似乎表现出了强大的进攻性。早先拉勾网董事长许单单讲到,未来拉勾的市场份额将有超过30%来自传统招聘网站,而剩下60%以上的份额将来自现在的猎头市场。 去猎头化,似乎成了拉勾的一个奋斗目标。     为什么要干掉猎头?显而易见,垂直网站的价值就是求职者与企业的直接对接,去掉一切中间环节。如同传统行业在电商时代逐步取消代理商的道理一样,一切阻碍垂直和直接的中间环节都将被取消。这大约就是垂直招聘网站要喊出“干掉猎头”口号的初衷。     而这个想法一旦形成, 一方面能快速向合作者亮出“身份牌”,一方面找到了一个传统行业的“落后代表”-猎头,作为进攻的靶子,再者又可以赢得媒体和大众的眼球,所以干掉猎头的口号,就越喊越响亮了。     其实,在笔者看来,垂直就是垂直,其价值和特色是其鲜明的生命力,在未来 垂直的作为来源于每个行业的自身的特殊性。譬如广告行业的麦迪逊鼓吹(现在叫麦迪逊邦),谁又能说它不是一个垂直招聘网站呢?     但猎头行业会怎么样发展,恐怕不是垂直招聘网站决定的。如同万科董事长王石所言:淘汰你的不是互联网,而是你的同行。2014,比垂直网站更火的就是猎头网站了。     在占领了楼宇电梯,地铁车身,乃至高铁的椅背之后,做猎头生意的猎聘网高调宣布已经完成C轮融资。7000万美金的额度成为5年来招聘网站最大的一笔融资。根据猎聘的官方数据,其注册用户已经超1100万。营销口径上号称简历质量远远高于智联和前程无忧。猎聘网展现给网络招聘业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Ceo戴科彬的本色出演似乎也收效不菲。     无论是从猎聘的融资规模,还是其现实运营状况。垂直网站唱衰猎头的论调似乎都站不住脚。用圈子里习惯的话说,猎聘是奔着上市的节奏去得。     诚然,虚假职位的困扰不仅让求职者深感头疼,也成为猎聘网自身发展的心腹之患。而在多数企业HR眼里,猎聘更像一个新的51job或者智联招聘,改变的仅仅是商业形态和行为模式。有效,但又不那么有效。     但不管如何, 猎聘都已经成为互联网招聘领域的一块新招牌。     猎头招聘的另一个搅局者则是猎上网。虽然和猎聘只有一字之差,但商业模式却千差万别。猎上网是脱胎于传统猎头公司,创始人辛小蝶此前是一个如假包换的传统猎头。这点直接影响了猎上网的商业风格。     猎上网号称国内首家唯一对结果负责的招聘网站。其直接的价值就是通过猎头聚合的力量,为企业提供精准的候选人。     猎上网和猎聘网一样,首先都集聚了大批的猎头,所不同的是,猎头在猎聘网上主要工作是发职位,收简历,是在做信息流的事情。而猎头在猎上网上则是在“做单”:如同淘宝的买家和卖家,猎上网上的企业是买家,猎头是卖家。猎头把简历发给对应企业的对应职位,企业通过网站对人才进行审核,约面试,发offer,完成入职等工作。猎头也通过猎上网进行职位寻找,流程跟进,甚至收款等行为,变成了线上的业务流转。     这大约是猎上网的巧妙之处。不仅如此,在上线一年多的时间里,很多大型互联网公司已经开始与猎上网合作。譬如360,携程以及他的竞争对手去哪儿。作为IDG投资的企业,猎上网还为IDG投后的大批创业企业提供招聘服务。     到底是什么驱动着猎上网的快速发展?调查结果显而易见:钱。     猎上网的策略跟今年风行的红包撒钱模式不一样。猎上网只是很巧妙的将企业支付的猎头费“还给”了与之合作的猎头公司或者顾问而已。传说李嘉诚做生意的法则是“人六我四”,这样招致了大批合作伙伴的持续合作,猎上网正是采取了这样的手段,总体上按照28原则进行分配。     但笔者在调查之初依然不能理解这个模式为什么会吸引趋之若鹜的合作者,反倒是一家与猎上合作的猎头公司老板揭开了谜底:1,客户。多数猎头公司接单能力与找人能力是成反比的。猎上接得客户对一般猎头公司来说都是平时不敢想的大单,在28的分配比例下,干嘛不合作?2,收款保证,猎头公司都是小公司,在财务制度上一般处于弱势情形,猎上解决了应收款的问题,也解决了猎头公司很大一部分的管理成本。3,效率和专业:当一个平台能提供足够多得同类职位供应的时候,猎头们再也不必担心手里的简历无处安放了。效率的提升,不过是一个附属品。而当聚合效应发挥其价值,猎上给企业带来的招聘效率和效果也得到了充分体现。     平台优于个体,这是网络时代不争的事实。但凡事一利必有一弊,如果每个人都利用猎上这个平台去做单子,那猎头公司还有存在的价值和意义么?猎头行业是否将步入一个新的“个体网络经纪人”的时代?当笔者将这个问题抛给上面的猎头老板时,他的回答居然是: 怕,恐惧。不过那是2013年的事情了。当时的心态矛盾到了极致,合作能赚到钱,但合作也能毁掉团队。 据说今年猎上网已经全面关闭了在职顾问的个人合作通道,只和猎头公司与soho猎头进行合作。在笔者看来,猎上的新策略,的确是适应现实环境的一步好棋。
    观点
    2014年07月04日
  • 观点
    下一个大事件:企业互联网 文| 丁辰灵 据内部消息,微信计划在订阅号、服务号后推出企业号,杀入企业服务市场。据说在账号完成认证后可以将员工微信导入、微信打卡、微信报销、微信会议等功能都可以在微信上完成,以此布局基于互联网的企业级软件行业。消息一出,一片赞誉,但丁哥本着业界良心,对不了解企业互联网市场的朋友们要浇一浇凉水。本文将全景扫描企业互联网的服务市场!     消费互联网如火如荼,京东、聚美优品纷纷上市,阿里黄雀在后。无论是娱乐、电子商务、互联网金融,都是在C端消费者发力。而企业互联网市场却一直不温不火,缺乏关注。风险投资不愿投钱,企业的互联网服务市场也就依旧不成熟。2014年开始,企业互联网服务市场开始有所升温,移动互联网和云计算的爆发给企业互联网带来了飞跃转型的契机。     无论你是一个企业的CEO、还是人力资源经理,CIO、或者是一个普通的销售、项目经理,你都应该仔细阅读本文。文章写的是企业互联网服务的市场格局,实际上也就是帮助大家普及如何用最新的互联网工具提升企业运营和管理的效率。     企业互联网服务市场在国外已发展成熟 我们都知道中国互联网有个Copy to China现象,就是把美国成熟的新互联网模式复制到中国。但在企业互联网服务市场,这就变得很有挑战。因为相比较消费者C来,中国的B跟美国的B相差更大,市场更不成熟;而相对成熟的市场又很容易被美国公司的解决方案所服务。就拿Word这个软件来讲,WPS干了这么多年,也到不了微软的一个零头,以至于雷军最后需要通过小米来打翻身仗。美国服务餐饮企业的订座软件OpenTable,在中国没有一家企业能干成这个事情,连大众点评都干不了,可见中国企业互联网服务市场成熟度跟国外的相差程度。     既然我们说国外已经形成了成熟市场,让我们看看这个领域内都有哪些知名的玩家们。     IBM——整合硬件、软件、业务咨询和IT服务,提供完整、全面的业务解决方案。其“让我们共建智慧的地球”的口号征服了各种高大上企业客户。具有传统的硬件优势,在大型服务器领域占有极高话语权。     甲骨文oracle——全球最大的企业软件公司,总部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红木滩,1989年正式进入中国市场。甲骨文的产品包括服务器,数据库及软件工具(主要竞争对手是IBM、微软),企业应用软件(主要竞争对手是德国SAP)和Oracle职业发展力计划。     SAP——成立于1972年,总部位于德国,是全球领先的企业管理软件解决方案,其产品是全世界排名第一的ERP(企业资源计划)软件,可以为各种行业、不同规模的企业提供全面的解决方案。     黑莓BlackBerry——黑莓是加拿大的一家通讯公司,独家提供BBM/BIS的通讯服务,具有安全、稳定、可靠的特点,2001年因快速传播911事件的现场图片一举闻名,并迅速赢得美国商务人士青睐,在苹果手机问世之前是美国政商界最受欢迎和信赖的通讯工具。这几年随着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的发展,黑莓开始走下坡路。     微软 MicroSoft——比尔盖茨创立的全球最大的软件公司,在个人桌面操作系统方面占据绝对的优势;但在企业服务层面一直被Oracle这样的厂商压制。微软的Office软件是全球企业使用最频繁的文字处理软件,微软甚至推出了基于云端的 Office 365 希冀进一步加强企业的云办公服务。     Yammer——2008年推出的一个企业社会化网络服务,有投票、聊天、活动……的功能,是“企业社交”类产品的先驱,开启了国内以明道为代表的一批模仿者。Yammer后被微软并购!     SalesForce——Salesforce 属于近年异军突起、是全球按需 CRM 解决方案的领导者。有另外个名词大家更熟悉SAAS,Salesforce算开创了软件即服务的先河。它拥有业界无可比拟的客户成功率。当前,全球有 29,800 多家公司和 646,000 名注册用户正使用 Salesforce 的强大功能分享客户信息,以及开发具有更高收益的客户关系。     国内企业IT服务的发展 前文叙述了国外比较成熟的企业互联网服务市场,那么中国的市场又是怎么样的呢?实际上,中国企业目前在互联网服务方面的发展依旧比较缓慢。大部分企业无非是两样,第一是金蝶,用友这样的传统ERP式财务软件。我们可以简称为传统软件,也就是自己建服务器,做重型应用。其他厂商还有“办公自动化”口号而崛起的泛微、致远等,他们做的是协同办公(OA),还有王志东(新浪创始人)早年个人主导开发的国内首套商用协同软件“竞开协同之星”(GK-Star)和竞开系列协同软件。这些都属于传统软件范畴。除此之外,企业的另外一个必用的工具就是Office系列了。然后再通过QQ或者Email等方式进行沟通。可以说,大部分的企业的IT系统都是这样的。     QQ因为娱乐化的本质会很多企业老板很头疼。对于腾讯来讲,一度用RTX这样的套装软件来打企业市场,以此和个人市场进行分离。RTX最后还是被腾讯放弃了,最根本的原因是套装软件依旧属于传统软件范畴,需要安装,缺少云端能力,出了问题无法进行到位及有效的客户服务。恐怕没有读者会质疑腾讯的云端能力,但RTX确实没有在这方面发力。     实际上企业互联网是目前企业服务市场的一块蓝海。应该说从各类传统的套装软件往互联网化的转变过程中,现在正是一个方兴未艾的时期。各家已经开始兵刃相见,前年就曾发生过IMO状告腾讯的故事,缘由是以企业即时通讯切入到企业服务市场的知名厂商IMO认为腾讯抄袭了IMO的产品。为此双方甚至把产品发布会开到了同一个酒店,两边员工几乎发生肢体冲突。IMO这家公司,是金沙江投资的。金沙江合伙人丁健亲自看中的项目。丁健在这个领域找了很久,终于找到了原来在中国电信做企业互联网服务平台-商务导航的乔月猛,那个时候乔带领他的团队已经在电信级企业IM市场拼杀了数年。     企业互联网服务市场的四种代表模式 重点探讨下目前国内各家厂商都是如何切入到企业互联网市场的吧!   模式一:Yammer模式——基于员工个人社交关系进行分享 以Yammer这样的企业社交模式切入到企业服务市场的,是国内知名的创业团队“明道”,老大是任向辉,也是梅花网的创始人!明道在企业互联网化的解决方案是通过Yammer模式来进行企业内部沟通、协作和知识管理等目标。Yammer模式是什么呢?用户可以想象为企业版的Twitter,或者企业版的微博!在明道上,员工能够分享项目进度、团队协作等各种关于工作的信息流。     Yammer模式的优点可以说就是微博模式的优点,但是也有在中国水土不服的地方。首先就是文化,在美国相对层级较少,员工和老板之间较为平等,Yammer这样的平台有生存空间。但在中国,上下级往往级别森严,特别是传统企业。明道也一直在号召用明道的协作方式来替代传统的沟通方式,但我觉得那是一个文化问题,除非是创业公司,不然很难改变。第二个潜在问题是收费不易,Yammer也有类似问题,最后被微软收购。     明道无疑也在求变,用明道老大任向晖自己的话说:Social现在成为了底层框架,真正产生用户价值的是任务,通讯,知识沉淀。初期明道和Yammer比较像,现在的相似度更接近下文说的Asana。     模式二:Asana、trello团队协作模式 在美国,Asana、trello等团队协作工具很流行,通过简单的协作、沟通和分享,实现团队交互与任务管理的协作。包括项目、任务文档、事件、活动流、通知和日历等。在中小研发、设计等类型的团队中很受欢迎。     现在追逐这个概念的国内创业团队有不少,像是worktile、teambition、tower.im、组织力和纷享科技等等,不少团队还拿到了投资,他们在努力寻找除了yammer模式之外新路。但目前这些模式还处于探索中,用户体量还都非常小,是否会在国内水土不服还有待观察。     模式三:以即时通讯为入口切入企业协同——IM+企业协同 以IM服务切入2C市场的,腾讯可谓是一个成功典型。在PC互联网,QQ是独一无二的流量入口,而即使是在垂直领域里生存的阿里旺旺和YY语音,后者也已撑起了一个上市公司。微信出来后,腾讯又手握移动互联网的大船票,哪怕去年股价大涨,折算下来微信的价值仍在600亿美金;而流量远不如微信的陌生人聊天软件陌陌,也以15亿美金的估值刚做完新一轮的融资。     由此可见,聊天——即时通讯(IM)服务——是中国人的刚需,PC时代我们离不开QQ,移动时代我们离不开微信,这跟美国人很不一样,老外可能更喜欢电子邮件。所以,要想在中国占领企业互联网,不可能无视IM。借IM切入企业服务市场——其实也就是切入到企业经营的日常沟通执行中——实现“企业协同”。据这个模式的领先者imo的对外公开数据:企业平均每天有近乎全员的87%的使用率,使用时间超过9个小时。(可见中国基本是每个企业都加班的)目前,其客户端已经融入流程审批、在线考勤、网络存储、电子白板、远程协助、视频会议等企业协同工具,入口战略初现端倪。     imo的产品形态是一个企业版的QQ,但没有QQ的娱乐功能。Imo通过客户端的形式,能提供不逊于QQ的稳定的即时通讯、视频对话、文件传输等服务。对企业来说,imo可管可控,可以按部门来分配账号,也可以在员工离职后回收账号。Imo还开发了很多小组件,比如员工位置组件能绘制企业的员工位置图,方便找人。针对企业有多个管理系统的现状,Imo支持所有MIS系统的接入,企业都可以在Imo上一次登录,启动任何系统或软件,甚至是办公软件Word。除了强大的PC端版本,imo很早就推出了自己的手机版,支持实时语音聊天,其使用体验酷似微信。     模式四:轻量级在线OA模式 时至今日,传统的OA应用对中国各行业各规模的企业来说都不陌生,但部署、操作之繁琐也是让企业员工印象深刻。为此,免费的、在线的、而且操作简易的OA产品开始吸引了一些人的注意,今目标就是其间代表。     今目标,是为企业和组织打造的一套目标管理软件,不仅为企业和组织在互联网上创造一个专属的网络办公环境,而且引入协同概念协助企业管理、帮助每一个职业人自我管理与成长。     在今目标企业工作平台上,已经集成了20多种企业工作所需的工具和应用,涉及到企业内部的人员沟通、观点分享、信息发布、文档管理、知识积累、信息搜索、团队协作、工作主线、企业社交和综合办公等方面的应用需求。在今目标最近的版本中,还强化了即时通信的功能。看得出来,今目标也希望借助IM打通企业服务,往统一平台方向走。但其IM系统离电信级能支撑亿万在线的级别还有不少距离。     小结 企业服务市场很明显已经开始成为了一块肥肉,连微信都杀入开始要分一杯羹。中国企业服务市场注定和美国不同,这是和两国的信息化程度以及文化不同所决定的。首先可以确定的是,这块市场美国企业很难做的好。其次,我们也很怀疑腾讯这样的娱乐帝国能服务好企业市场。事实上在不久之前的百度联盟峰会上,百度创始人李彦宏也提到了对企业级互联网服务市场的看好,但他也认为BAT三家都做不了这个事情。所以我觉得这个市场注定是属于新的血液。微信是个很好的工具,但微信的问题除了娱乐化的基因外,另外一个弱点是只有移动端,而目前几乎所有80%的企业信息系统仍然是基于PC的,而基于PC的QQ显然不适合办公。BAT可以连接一切个人服务;而一切企业服务,未来势必要由专业的企业服务巨头来接管。     在Yammer、团队协作、即时通讯+企业协同、轻量OA这四种切入模式中。未来最有可能是以企业IM为中心的软件大融合。未来企业互联网的盈利模式,不可能只是按人头收取的软件授权费,真正赚钱的将是未来针对企业的各种服务;无论是专业的视频通话,云存储,各种企业行业应用、乃至对接到外部的外卖送餐甚至企业采购系统,这些服务才是真正持续赚钱的商业模式!Imo等企业已经在做类似的事情,这才是未来的想象空间吧!  
    观点
    2014年07月04日
  • 资讯
    在线学习平台 Zaption 被 Workday 收购 ,将于9月30日暂停服务 Zaption 是一个教育互动视频制作平台,在 Zaption网站上,老师和公司都可以在网站上发布视频,或者将现有视频用户教学。6月30日,该公司宣布被人力资本管理软件公司 Workday 收购。Zaption 的服务将于9月30日关闭。具体收购详情没有披露。   在 Zaption 的网站、iOS app 和Chrome app 中,老师可以使用其提供的工具在视频时间轴上嵌入题目,学生观看学习时,视频会在有题目嵌入的地方自动暂停,学生完成屏幕中或屏幕右侧的小测验后,即可继续观看。付费版本有更多高级功能:老师可以建立学习小组,还可以看到每个学生的视频观看进度和答题数据分析,制作完成的视频甚至可以被转移到站外,比如学校的 LMS。   Zaption 团队表示,Workday 服务于很多全球范围内的大型公司和教育机构,有更好、参与性更强的学习体验,很高兴自己的技术能成为 Workday 应用的一部分,包括非常值得期待的 Workday Learning 的一部分。   Zaption 成立于2012年,公司位于旧金山。曾在2015年获得150万美元种子轮融资,投资人包括NewSchools Venture Fund、Redcrest Enterprises、 Scion Capital 和 Telegraph Hill Capital。   本文参考信息来源:venturebeat.com
    资讯
    2016年07月04日
  • 资讯
    职位搜索引擎Simply Hired被日本招聘巨头Recruit Holdings收购 今年5月份,我们曾报道过全球最大的职位搜索引擎之一Simply Hired将于6月26日停止运营的消息。当时有消息说Simply Hired的部分资产已经被收购,但当时并不知道其中的详情。今天,我们知道了Simply Hired停止运营的真正原因:Simply Hired的资产已经被位于日本的招聘巨头企业Recruit Holdings收购。Recruit Holdings手里有很多招聘求职类的网站,其中比较著名的有招聘信息搜索引擎Indeed.com。   收购Simply Hired的资产后,Recruit计划继续运营Simplyhired.com这个网站。针对收购Simply Hired的资产,Recruit Holdings专门发布了一则声明,声明具体内容如下: Recruit Holdings今天宣布,公司已经收购了Simply Hired的资产,收购协议从今天开始正式生效。http://www.simplyhired.com 这个网站将作为职位搜索引擎继续运营,但只作为Indeed旗下的一个发布合作方。Recruit未来将通过自然增长和并购的方式巩固自己在人力资源市场的领导地位。 目前,求职招聘行业的公司应该说是进入一个并购高潮期。上个月,招聘公司Monster刚收购了类Tinder模式的移动求职应用Jobr。前不久,微软斥资262亿美元收购了LinkedIn。   作为全球最大的职位搜索引擎之一,Simply Hired 于 2004年 正式上线,用户可以在网站上搜索成千上万的职位公告板和公司招聘网站。Simply Hired 把各种地方的招聘信息加以整合并一体化,为求职者提供一站式服务。求职者既可按职位类别泛泛浏览,又可按地点、职位类型、对学历和工作经验的要求,缩小搜索范围。它的使命是让用户以最简便高效的方式找到最理想的工作。   在此之前,Simply Hired共获得过超过 3400 万美元的融资,投资方包括 Dave McClure、Foundation Capital、Guy Kawasaki、Fox、IDG Ventures 和 Ronald Conway 等。Simply Hired的用户遍布全球 24 个国家(说着 12 种不同的语言),网站的月独立访客为 3000 万,平台上有 70 万家发布招聘职位的公司,可搜索的职位数量有 600 万个。目前市场上和Simply Hired模式类似的公司包括 Monster.com、Indeed和 Glassdoor 等等。Monster 今年发布的 Q1 数据显示,自己平台上目前有 5 万家发布招聘职位的公司,不过并未透露职位数量。Indeed 此前曾表示自己目前的月活跃访客有 1.8 亿。   本文参考了多个信息来源:www.recruit-rgf.com
    资讯
    2016年07月04日
  • 观点
    为它跟谷歌打了6年官司,终因不赚钱打算杀死?围观甲骨文花式作妖 编者注:甲骨文(Oracle) 在六年前就起诉了 Google ,称 Google 用于市场策略的移动操作系统在使用 Java 平台的时候并没有得到 Oracle 的授权。现在据法庭的一份档案显示,Oracle 要求 Google 赔偿专利损失费 93 亿美元。而如今,甲骨文公司又不声不响地撤掉了这项社区技术的资金和开发人员支持,尽管许多消费者和企业合作伙伴已经在这项技术上投入了大把的时间并编写了大量的代码。究其原因也简单的很:这技术,不挣钱啊!原文《How Oracle’s business as usual is threatening to kill Java》,网易科技编译。   甲骨文干这事儿也不是第一次了,对于那些被甲骨文收购的开源项目,这样的结局似乎成了一种宿命。从OpenSolaris到OpenOffice.org,都是这样的命运。这回轮到了Java头上,更准确的说,是Java企业版(Java Enterprise Edition,Java EE)。OpenSolaris和OpenOffice.org两个名字大概很多人都没听说过,但Java EE可是每个人都接触过的,作为一种服务器端技术,Java EE在全世界驱动着数以百万的网站和企业应用。甚至在许多不是基于Java的应用中,Java EE也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   甲骨文的律师已经就安卓系统Davlik编程语言的Java接口问题在法庭上和谷歌打了好几个月的官司了。这期间,甲骨文的Java开发进度明显减慢了,Java EE更是完全处于停滞状态。这完全停止开发进度让依赖Java平台的企业和Java社区里的许多用户都深感不安,要知道,这些人中有许多就是甲骨文最大的几个客户。   一些曾在甲骨文参与Java EE开发的员工曾在Java社区上透露,他们已经被分配到了别的部门。一些Java EE开发者们想要自立门户建设Java平台的言论也不是一两天了,他们想要自己实现java平台,摆脱对甲骨文手中这个20年历史的软件平台的依赖。尽管如此,尽管公司内负责管理Java标准的成员明确要求甲骨文就Java EE的未来做出规划,甲骨文仍然是一言不发。   Java社区独立选举的社区进程执行委员会成员Geir Magnusson就表示:“甲骨文在玩火。说来也是讽刺,现在竟然有一家公司让我们怀念起Sun来。”(译注:Sun是最初开发Java EE的公司,后来在2009年被甲骨文收购。)Magnusson觉得去猜测甲骨文的动机根本不可能,因为管理层的决策方式非常不透明。但如果非要从那些与甲骨文内部Java开发团队走得近的人透露的消息猜一下的话,可能甲骨文是要放弃Java了,毕竟它也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了。况且在公司正在法庭上和谷歌打官司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减少对Java EE开发的资金和人力支持了。   甲骨文对此事出奇的沉默,这让许多Java社区的成员担心甲骨文是不是不只要放弃Java EE,而是要扔掉整个Java平台。一个自称“Java EE守护者”的组织正在试着通过公共关系和联名请愿的方式给甲骨文施压,让它要么重启Java EE的开发,要么就让Java EE免费开放。但让甲骨文放弃Java这一大知识产权希望实在是渺茫,特别是现在谷歌在法庭上打赢了官司,甲骨文还准备再次上诉。   曾经在甲骨文从事Java宣传工作的Reza Rahman担任“Java EE守护者”的发言人,他说道:“我们目前从甲骨文听到的唯一消息是来自Java EE规范制定团队的,他们说目前无法继续进行自己的工作。然而他们并没有说他们现在正在干什么,或者在开发什么。”   Rahman相信甲骨文对Java不管不问会对全球IT业产生巨大冲击,无论长期还是短期都是这样。他解释道:“Java和Java EE是普适的技术,全球IT业的许多内容都基于它。整个Java生态系统是在过去的20年间逐渐形成的,它的开放标准受到了多家供应商的支持。可以说许多人的生计就依赖于Java了。”如果没有继续的资金支持和发展,整个Java生态系统的每个部件都会逐渐变得落后,全球IT行业也会随之减慢发展的脚步,直至找到合适的Java替代品。   当人们联系到甲骨文Java开发团队成员以及甲骨文客户,想要他们提供相关信息的时候,都受到了拒绝。他们大多害怕甲骨文会追究他们的法律责任。甲骨文的媒体部门也对Java的相关话题三缄其口,邮件和电话一概不回。   甲骨文作为商人的本性被人们编成了许多笑话,比如在“12个Java开发者的噩梦”评选中获得第四名的笑话是“你热爱开源运动、热爱分享,但你在甲骨文工作。” 封锁 人们希望甲骨文能够改变颁发Java使用许可的方式,但都遭到了拒绝。最近的一次尝试来自Java社区进程组织(Java Community Process,JCP),也在今年被甲骨文的律师们否决了。公司的法律团队表明,在当下谷歌的诉讼还没有结束的状态下,甲骨文是不会对许可方式作出改变的。   与此同时,JCP为监督Java标准变化所做的努力也逐渐被甲骨文的OpenJDK开发人员破坏掉了。   OpenJDK的开发人员在没有联系JCP的情况下直接给Java平台添加了新的功能。JCP和非甲骨文员工的OpenJDK社区成员都对这种行为感到担忧,如果将来JCP被甲骨文架空,那就不好玩了。来自JCP的Milinkovich表示,随着OpenJDK的开发成果越来越多,同样是开源项目的一部分,JCP作为Java行业的领军组织之一,其地位也受到了威胁。但Milinkovich也说道他目前还不担心这一点:“作为开源社区的组织者之一,我相信开源的力量。我们需要澄清OpenJDK社区的角色,以及他们会给开源社区带来怎样的贡献。当然,对Java标准的影响也要说清楚才行。”   与此相比,Java EE可能取消的议论显得更加激烈。自打甲骨文刚开始减少对Java EE的开源版本,GlassFish,的资金和技术支持,人们的不满就不绝于耳。即便没有了商业支持,Open Glassfish仍然会在甲骨文员工的主导下进行开发,并与2013年6月12日和Java EE 7一同发布。在随后的一年里,Java EE有进步的,在2014年,JCP处理的关于Java标准的请求大多是关于Java EE的。而在同年的JavaOne峰会上,甲骨文和JCP更是共同宣布了Java EE 8的开发。他们设立了一个目标,那就是在2016年9月份完成标准制定。   云服务变成了新宠 在2015年,甲骨文加快了将工作重心转到云服务销售上的速度,Java开发部门的预算再次受到削减,特别是Java EE和GlassFish团队,削减更是严重。与此同时,甲骨文宣称Java EE 8的标准制定工作要推迟到2017年上半年才能完成。   在2015年八月份,Java EE团队正在紧张地处理一项涉及多个开发项目的问题时,却突然被公司叫停。甲骨文总裁发现数据库等中间件产品的销售额在2016年第二季度出现了下降后,决定关闭Java EE的大部分开发进程。这一举动吹响了在甲骨文董事们的领导下,全公司转向以云服务为中心的号角。甲骨文前高级副总裁Cameron Purdy因为主张重新给Java EE团队注资而被公司董事会革职。   甲骨文的预算削减给那些密切注视Java项目,特别是Java EE的人带来了很大影响。Java团队解决的问题数量出现了明显的下降, 而提交到各个项目的代码数量也比以前少的多了。原定于2016年第一季度推出的Java Server Faces新标准也没有了消息,具体推迟到什么时候推出也没有信。   在4月份,JCP执行委员会终于正式讨论了Java EE开发停滞的问题。代表伦敦Java社区的Martijn Verburg表示Java EE的进程在11月份就有停滞的迹象。他说:“现在看来,甲骨文旗下的Java EE JSR开发已经基本停滞,或者是完全停止了。一些甲骨文内领导相关标准开发的人已经公开承认自己已经被公司分派到其它项目上去,没有时间开发JSR了。”   开源运动的好机会 甲骨文对此举没有做任何解释,这无疑给Java社区和生态系统带来了很大的负面影响。Verburg表示:“一些主张独立的人已经开始讨论重拾Java EE开发,以及考虑更换Java EE领导权的问题。”没有了甲骨文的表态,各个公司只能根据自己的现有框架去应对客户们的新需求,这无疑会让Java社区变得更加分散。   Verburg声明:“我们需要甲骨文的官方消息!”如果甲骨文对JCP关于Java EE的请求不管不问,就表明他们根本不重视JCP。   截至目前,甲骨文仍然没有发布任何公开声明。大部分社区成员依然很失望。即便是一些金融服务公司的JCP代表都对此表示担忧。Java EE守护者团队建设了一个抗议网站并组织了一次请愿活动。在最近的JCP执行委员会会议上,Verburg更是感叹道:“甲骨文对此不管不问,显然是对Java生态系统没兴趣了。”他同时表示自己的公司不会再依赖于Java EE,因为未来甲骨文随时可能叫停Java EE的开发。多么讽刺啊,JCP委员会成员公开表示他们不能再依赖于Java EE了。   Milinkovich 坦言甲骨文终究还是那个甲骨文,他评论道:“甲骨文的一大特点就是作出决定后坚决执行,有人说这是优点,也有人说这是缺点。因为甲骨文公司庞大,这些决定需要一段时间才能生效。我觉得甲骨文在推动JavaOne开发的同时应该给java EE制定好路线图,不然就太说不过去了。”   残局 我们有很多理由相信甲骨文不会让Java EE彻底消失,其中一个就是他们自家的许多产品也依赖于Java EE。尽管Java EE对甲骨文来说不如Java SE有战略意义,但它仍然直接或间接地位甲骨文70%的软件授权和支持收入做出了贡献。   来自Java EE守护者组织的Rahman 表示他希望甲骨文能够对舆论压力做出反应。他说守护者组织的活动才开展了几个星期,现在就说甲骨文永远不会有反应还为时尚早。如果甲骨文现在回心转意的话,事情还没有发展到无可救药的地步。其他人则不认为甲骨文会做出积极回应,Magnusson 表示甲骨文不是一个习惯被别人推来推去的公司。   当然,甲骨文王完全可以砍掉Java EE而且不让任何其他人接手。这种动作的影响远远不止于企业用户,而是会动摇甲骨文对Java整体的信心,要知道Java现在可是物联网的最佳选择。   Rahman说道,甲骨文摆脱java的最好办法就是把Java平台整个捐给Eclipse Foundation, Apache, ECMA, 或者W3C这样的组织。这样一来希望继续使用Java的用户和企业还可以接着开发。但连他自己都怀疑甲骨文决定放弃java EE之后还会这么好心的把它捐掉? Java启示录 如果甲骨文真的决定走“毁灭一切”的路,被来就落后的安全补丁开发就会完全停止。数千计使用Java EE的服务器和云服务都会受到威胁,他们最终不得不替换掉植入的Java EE组件,或许那些抛弃甲骨文JCP的公司会出资开发一个新的开源项目来替代Java。许多公司已经在考虑这种情况,作为最后一根稻草,其它厂商已经开始讨论开发一套独立的Java API的方案。如果事情真的走到这一步,JCP也会加入他们。   鉴于这些原因,甲骨文更有可能选择让Java社区进程委员会的成员来领导Java EE的开发,而自己则保留Java SE的领导权。因为Java EE依赖于Java SE核心,这样一来甲骨文依然保有对Java平台的控制权。即便IBM或Red Hat接管了Java EE标准制定,也不能威胁到甲骨文的地位。   同时Rahman相信继续开发Java EE会给甲骨文带来更多利润。他认为能否成功的管理Java是决定甲骨文在云服务中取得开发者、顾客以及行业信任的关键。作为成功推广Java的公司,如果能亲手把Java带入云服务,将会是战略性的胜利。但话说回来,想要甲骨文为了商誉继续开发java EE恐怕比较困难。特别是现在公司正和谷歌在法庭上战的不可开交,此时动摇对Java这一知识产权的所有权不是在打自己的脸吗?请愿活动估计也会收效甚微,前Sun公司首席开源官(chief open source officer)直截了当地说道:“一场不能威胁甲骨文营利的请愿活动是没有效果的。”   考虑到现在甲骨文的利润额继续上升,而公司的两名联合首席执行官目前是科技行业薪资最高的两名高管,想要赢得他们的注意力相当困难。在这一切有所改变之前,我们唯一能确定的就是Java EE会一直站在悬崖边上。
    观点
    2016年07月04日
  • 人物
    专访乾通易才总裁陈颖:专注于移动HR管理,只做垂直纵深 6月29日,HRTechChina记者采访了乾通易才总裁陈颖女士。陈总作为人力资源外包领域专家,拥有10年以上人力资源外包销售管理经验,致力于人才开发管理、行业外包服务产品研发。目前,其全面负责公司整体业务体系及运营工作。在整个采访中,陈总不仅为我们介绍了乾通易才的产品,团队,也从专业角度为我们分析了移动HR管理行业的发展现状,竞争格局。 乾通易才总裁陈颖女士   2014年凭借在人力资源的外包管理行业上的资深的经验,成立了乾通易才,基于云计算、SaaS服务、移动互联技术,致力于为企业客户提供人力资源管理的一站式云服务平台和移动管理工具。将传统服务云技术、大数据分析等手段,为客户提供“绩效管理、社保服务、薪酬激励、人才规划、培训发展、员工福利”等人力管理云平台。   目前,公司主要的产品有乾通嗖嗖,以及微蜂。据陈总介绍,乾通嗖嗖是一款针对外勤人员移动绩效管理软件,它可以帮助企业查看外勤人员是否真正去了指定地点,还可以及时了解真实的终端情况。针对移动岗位的人员,做人员管理,绩效考核,考勤时间管理;微蜂,它是针对于人力资源的选用育留,为所有在职的员工提供一站式的人力资源管理服务。从招聘,入离职,到薪资,社保计算,再到劳动服务的支持。   HR行业也进入了互联网的时代。在早些年前,Google已经提出了“BYOD——带着设备来上班”,这是最早的移动办公的雏形。随着现在智能化手机越来越强大,你我在一天的时间中会花费更多的时间在看手机。陈总认为,在管理的时候,随时下达,随时沟通,敏捷决策就很重要。所以又出现了新的概念“ZMOT——零秒接触,保持联系”,这决定着是否能够通过移动端,第一时间且有效地通知到一线的每一个员工;在企业内部,是否能做到事前监督,事中跟进,事后考核尤为重要,这决定了员工是否会及时得到奖励,及时得到肯定。陈总也同样认为,移动HR管理软件的出现就是帮助HR行业快速发展,真正走入互联网的时代。如何真正地增强员工的粘度,让他们能够统一思想,统一企业文化,按照公司大的方针政策,一步一步来走好他这个职业的发展的路径。在产品上,乾通易才也秉持着能够为员工提供一站式的,最敏捷最便捷的员工服务,员工体验。   在谈到国内移动HR管理行业发展现状,陈总认为“供,需”双方都在发生着改变。第一部分是指原有的ERP的厂商,不管是国外老牌的企业还是国内的厂商,都在不断的转型。这些厂商开始将整个的技术架构和他研发的产品完全地移动化,安全往云,往SaaS的方向做迁移。第二点,管理者的管理角色正逐渐转变成服务角色。尤其HR的岗位,在工作思想上也有很大的变化。由原来的人事部转变成Bussiness Partner,作为一个合作伙伴,所以他在职能上也发生了转变。所以如今的人力资源云产品的应用,也由原来的管理角色转变成为管理,服务,更好地帮助和支持员工的一个角色。也就是说,供和需都在转变,变成一个合力,推动着移动HR管理行业的变化。   谈到当下移动HR管理行业竞争格局,陈总认为作为新兴移动HR管理产品的公司,乾通易才区别于其他国内外老牌的EHR厂商,基于只专注在人力资源这一个领域,只做垂直纵深,只做跟人,跟移动管理相关的产品的应用。也据HRTechChina记者了解,乾通易才携手了SAP展开了合作,成为了战略性合作伙伴的关系。陈总认为,未来的行业竞争格局走的是融合,竞合的关系,她也希望和期待看到真正地实现人力资源生态圈,为更多企业,客户做更好的服务,同时也能增强市场的竞争力。   据了解,乾通易才的乾通嗖嗖和微蜂这两大产品线的应用范围覆盖了中国地区,在华员工的两大工作性质,即移动岗和固定岗位。尤其是对中,小,微企业提供一站式标准的人力资源管理服务。由国家工商总局全国小型微型企业发展报告课题组分析显示,截至2013年年底,全国各类企业总数为1527.84万户。其中,小型微型企业1169.87万户,占到企业总数的76.57%。将4436.29万户个体工商户纳入统计后,小型微型企业所占比重达到94.15%。这个市场和人口的红利是直接显现出来的,非常巨大。对于微蜂和乾通嗖嗖在整个人力资源,尤其是在中小微企业方向的一个发展,陈总认为是前景无量的。而且对于乾通嗖嗖和微蜂,团队有着非常深厚的人力资源及项目运营管理经验,真正能够在行业内打通线上和线下的数据流,管理好每一个员工,提高员工的满意度,也是其目前一个更核心的优势。
    人物
    2016年07月04日
  • 投融资
    英国医疗招聘初创公司Network Locum获530万英镑B轮融资 上周六,总部位于英国伦敦肖尔迪奇区的医疗招聘初创公司Network Locum对外宣布获得530万英镑B轮融资,这充分说明即便在英国脱欧之后,年轻的英国科技公司依然有可能获得风投资本的青睐。   你可能难以想象,2015-16年间,仅在在寻找临时医生和护士这件事上,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服务提供商投入的成本就高达约37亿英镑。英国卫生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曾多次激烈批评那些“医疗人力资源机构”,认为他们收费过高。   Network Locum的医疗平台管理软件旨在帮助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内的诊所和医院寻找自由职业的临时医生,而且可以按需预约。这个平台上囊括了总计约4万名寻找工作的医生,现在,医疗机构不用再为招聘机构支付昂贵的猎头费用,只需登录Network Locum平台即可满足自己的寻找医生的需要了。   另一方面,Network Locum希望成为医生手上的“Uber版医师招聘平台”,目前英国已经有15%的普通全科医师(General Practitioner)使用这个平台寻找工作,这不仅可以更高效地利用医生资源,而且还能让医生获得更多收入。   这笔最新一轮的投资来自风险投资公司BGF Ventures,截至目前,Network Locum公司的融资总金额达到了850万英镑。该公司联合创始人兼CEO Melissa Morris,之前曾在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内工作,也在麦肯锡担任过医疗行业顾问,她说道: 英国脱欧之后,我感到很害怕,因为担心公司会受到影响,但是却受到了不止一家风投公司的青睐。我们甚至得到了比期望值更高的回报,公司估值甚至比A轮融资时翻了一倍还多,要知道,我们A轮融资在八个月前才刚刚完成。   Morris手下有45名员工,她表示计划利用这笔投资驱动更多销售,推动市场营销推广,并加速公司产品规划设计。据悉,该公司刚刚从英国最大的外卖订餐网Just Eat挖来了他们的销售主管David Warburton。   BGF Ventures风投创始合伙人Simon Calver在一份声明中说道: 一周之前,英国出人意料的公投退出了欧盟。但即便如此,BGF Ventures对于这笔投资依然非常有信心。事实上英国国内本身就有一个科技投资人网络,他们依然愿意、也准备好了对英国科技圈里的创业者进行投资。对于科技社区而言,英国离开欧洲的确会带来很多问题和挑战,但是这并不影响我们投资那些有前途的科技公司和个体创业者。   值得一提的是,自从英国公投离开欧盟之后,不少英国科技公司都获得了风险投资,不过Network Locum是目前为止融资规模最大的一家公司。   本文来自翻译:www.businessinsider.com
    投融资
    2016年07月04日
  • 观点
    Zenefits,一个 SaaS 独角兽倒下的样本 摘要: 过去两年一度被硅谷捧为「独角兽」甚至「超级独角兽」的明星公司如今也剩下了 Uber 和 Airbnb,Zenefits 的前途如何,谁也不知道。 根据《财富》最新的报道称:硅谷 HR 创业公司Zenefits估值已从45亿美元下降至20亿美元。但这并非是最新的融资估值,而是调整现有股份的价格。   该消息来自 Zenefits CEO David Sacks 写给全体员工的公开邮件,过去的几个月,Sacks 紧锣密鼓地与投资者们谈判,重塑双方的信任关系。   强势崛起 作为 2014、15 年最炙手可热的企业级市场独角兽,Zenefits 一度被认为有望成为硅谷近五年来最具价值的企业级创业公司。   成立于 2013 年的 Zenefits,其核心业务就是一款卖给中小企业人力管理部门使用的 App 以及其后的一系列服务,涵盖了企业内部人力资源部门所操心的所有事情:员工离职、入职、社会保险、医疗保险等等都打包其中。   有意思的是,Zenefits 的绝大多数服务和产品都是免费使用,但唯独在保险服务会收取费用。公开资料显示,当企业人力部门通过 Zenefits 为员工购买医疗保险后,Zenefits 会向保险公司收取佣金,Zenefits 通过每位「受保个体」获得约 450 美元佣金。   这一商业模式让 Zenefits 从企业级产品尤其是企业级 SaaS 产品里脱颖而出,吸引了诸多媒体和投资人的注意。   2014年年初和年中,Zenefits分别完成了A轮和B轮的两轮融资,融资额分别为1500 万美元 6650 万美元,投资机构包括 a16z、小马基金都诸多知名机构。   B 轮融资后,Zenefits 的估值达到 5 亿美元,而在 2015 年 4 月的 C 轮融资完成后,其估值已超过45亿美元,不到一年的时间估值增长了近 10 倍,也成为史上成长最快的 SaaS 类企业。   《福布斯》曾称 Zenefits 要比 Uber 和 Airbnb 更吸引人,而 Business Insider 宣传该公司是一家值得托付职业生涯的公司。   风投的宠儿 这背后的原因颇有些硅谷风格。   在美国,政府规定企业必须为雇员提供医疗保险,目前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自保险,另一种是向商业保险公司购买。   前一种属于财大气粗的大公司,比如 Google,他们把保险公司踢开,自己为员工提供保险。而后一种则是广大中小企业的做法,Zenefits 要做的,就是通过「免费」的人力资源管理软件进入中小企业的保险市场,成为隐藏在保险公司与中小企业之间的「隐形中介」。 创始人和曾经的 CEO Parker Conrad 这样的做法对于传统保险中介来说无疑是一场灾难。他们开始祭出法律的旗子,指责Zenefits提供免费软件的做法违反了各州的保险业法律,即保险中介不得提供任何免费的优惠,吸引人们买保险。   对 Zenefits 来说,一边是一个巨大的市场:2013年,美国保险市场规模约为2.1万亿美元。2013年,尽管受经济不景气影响,美国商业健康险仍然快速发展,总保费约为8500亿美元,同比增长6%。另一边则是「旧势力」——传统保险中介、各州政府法律的阻挠……   细心的你或许可以发现,Zenefits 遇到了一个和 Airbnb、Uber 一样的「困境」,然而却是硅谷投资人最喜欢破解的一个困境。   2015 年 a16z 投资 Zenefits 后,其合伙人之一的MargitWennmachers 公开表示: 如果由于可能的监管障碍而忽视所有机会,那么我们就不会看到 Google 、Facebook、亚马逊、Airbnb和Lyft。   a16z 曾经还聘请了Facebook前律师 Ted Ullyo 组建一个新部门,帮助所投资的公司尤其像 Zenefits 这样的公司应对监管障碍。   谁坑了 Zenefits? 然而 Zenefits 并未倒在政府监管之下,而是自己将自己坑了。   2015 年 11月,Zenefits 涉嫌让未经授权的销售人员非法成为保险代理人,销售医疗保险的事件被引爆,事件最终导致该公司创始人兼 CEO Parker Conrad 引咎辞职。2016 年 2 月,新上任的 CEO David Sacks 公开承认,Zenefits 的软件产品有欺诈成分,能够帮助未经授权的销售人员非法成为保险代理人并销售医疗保险: 这款程序在 Zenefits 中被命名为 「Macro」,它可以利用作弊程序帮助想要成为保险代理人的销售人员完成 52 小时的法律规定培训时长,用户通过这款程序可以直接跳过本该是强制完成的培训课程,直接进行证书的签发环节。   此事件前后,Zenefits 就传出销售额无法达到预期的传闻。   尽管去年完成融资后,Zenefits 加大招聘力度,希望能广铺销售快速提升销售额,员工数量也从 2014 年的秋季的 400 人激增至 2015 年的1640人。但大量销售并未带来业绩的提升,反而是人力资本的快速上涨以及公司文化的迅速「崩盘」。   《华尔街日报》称,销售中负责大企业的团队常常达不到指标,团队文化也跟 「兄弟会」差不多。去年夏天,一位员工曾发群邮要求大家不要在公司总部的楼梯间里喝酒、抽烟和发生性行为。 本质上说,Zenefits 并未有真正的技术创新,其前几年高速成长不过是借着美国联邦政府出台法律规定,如果企业不给员工卖保险将受到法律制裁。而其业务模式也是劳动密集型,通过大量销售抢占市场,更像是一种当下最流行的「商业模式创新」。   HBO 热播美剧《硅谷》的编剧、资深科技记者 Dan Lyons 体验过创业公司的种种「不靠谱伎俩」,在其新书《我在初创公司里的糟糕经历》里,Dan Lyons 描述了这种模式: 虽然人们依旧把这个行业称为“科技行业”,但事实上,如今技术已经不是关键所在。我有一位朋友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在科技行业工作,曾是一位投资银行家,目前为初创公司提供咨询服务,他表示:“如今,发明伟大的技术已经无法得到回报。关键是商业模式。如果你的公司能够迅速扩大规模,市场便会给你回报。关键在于迅速把公司做大。不需要盈利,只要扩大规模就可以。   上述一系列打击之后,Zenefits 所面临的挑战是如何重建信任,一方面是与投资人的信任关系,另一方面则是客户。   而投资人关系最重要,毕竟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根据 Sacks 的邮件,Zenefits 对参与 2015 年 5 月 C轮融资的投资机构持股比例做了调整,从约 11% 上升至 25%。C 轮投资方也将获得永久的董事会席位,而公司董事会将成立专门的合规委员会。A 轮和 B 轮投资方持股将有小幅调整,抵消股份的稀释。   《财富》的文章称,a16z 已经接受了该协议,其发言人表示:「这是一种特别的情况。我们之前从未见过这种情况,而我们也不希望看到这种情况的再次出现。」   事实上,过去两年一度被硅谷捧为「独角兽」甚至「超级独角兽」的明星公司如今也剩下了 Uber 和 Airbnb,想通吃消费和企业级办公市场的 Dropbox、Evernote 早已风光不再,宣称新型血液技术终将改变世界的 Theranos 已成过街老鼠。   而 Zenefits 是否能活下来,或许连 David Sacks 以及投资机构都没有把握,更何况,几次裁员后,Zenefits 仍有约 900 名员工,接下来的路将非常艰难。   作者:赵赛坡 来源:钛媒体 链接:http://www.tmtpost.com/2402642.html
    观点
    2016年07月04日
  • 12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加入我们  | 那年今日  | 招聘科技峰会精彩回顾  | 上海科技峰会回顾  | 首届HR区块链峰会  | 2017HRTech年度颁奖  | people analytics  | 候选人体验大奖  | 友情链接  | HR科技极客大奖  | 深圳科技峰会精彩回顾  | HR共享服务平台  | 三支柱论坛2018  | 2018数字人力资源科技奖榜单  | 2018 数字人力资源科技奖  | 北京2018HRTechCon精彩回顾  | 2018HRTechXPO  | 2018TOP100人物榜单  | 2019年度活动计划  | 2018年度大奖揭晓  | 2018投融资报告  | 2017投融资报告  | INSPIRE 2019精彩回顾  | 2019海外活动计划  | 2019北京招聘科技论坛精彩回顾  | 2019深圳人力资本分析峰会精彩回顾  | 2019中国人力资源科技峰会上海精彩回顾  | 2019HR科技极客大奖  | 北京HRTechXPO未来馆精彩回顾  | 深圳·2019招聘科技创新论坛精彩回顾  | 2019候选人体验大奖榜单  | 中国人力资源科技云图  | 招聘科技云图  | 2019上海招聘科技创新论坛精彩回顾  | 深圳7月19日HRTechXPO精彩回顾  | 2019HRPA上海站精彩回顾  | 2019中国人力资源科技创新奖  | 深圳·2019中国人力资源科技年度峰会精彩回顾  | 2019北京HR科技峰会精彩回顾  | 2019数字人力资源科技奖榜单  | 2019HRTechChina TOP人物榜单  | 2019HRTechTOP人物列表  | 2019HRTechXPO-上海精彩回顾  | 2020HRTechChina品牌活动计划  | 2020HRTech云图入口  | 共同战疫专题  | 2019年度评选榜单  | 2020招聘科技创新虚拟峰会精彩回顾  | 助力企业共同抗疫专题  | 2020年度候选人体验大奖(中国地区)榜单揭晓  | 2020HRTech虚拟峰会精彩回顾
 Hotline: 021-31266618   Email:hi@hrtechch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