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work
    硅谷合同工越来越多,科技巨头想尽办法降低成本 (原标题:Silicon Valley's dirty secret: Using a shadow workforce of contract employees to drive profits) 10月24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随着零工经济(gig economy)的不断发展,美国科技公司合同工与正式雇员的比例正在悄然发生变化。谷歌、Facebook、亚马逊、Uber和其他硅谷科技巨头如今都雇佣了数千名合同工,负责包括销售、编写代码到管理团队以及测试产品等各类工作。据统计,今年谷歌自创建20年来合同工人数首次超过了正式雇员人数。外包已经成为硅谷公司的流行做法。 不仅是硅谷如此。随着上市公司想方设法削减人力资源成本,抑或是在劳动力市场趋紧的情况下聘用到有需求的人才,这一趋势正在不断上升。美国劳工统计局(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的数据显示,美国9月份失业率从8月份的3.9%降至3.7%,为196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自由职业工作平台Upwork 2017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目前约有5,730万美国人从事自由职业,这占到美国劳动力总数的36%。据加州大学圣克鲁斯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ta Cruz)的研究人员估计,仅在圣马特奥和圣克拉拉两个县,就有大约3.9万名工人以各种形式受雇于科技公司。 Facebook和Alphabet的发言人拒绝透露他们所雇佣的合同工数量,但Alphabet的一位发言人列举了雇佣合同工或临时工的两个主要原因。其中一个原因是,公司没有或不想在某些特定领域积累专业知识,比如医生、餐饮服务、客户服务或班车司机等。另一个原因是,当工作量突然激增时往往需要临时工,或者需要人手顶替休假员工。 “归根结底,TVC(临时工、外包商和合同工)是员工队伍的重要组成部分,但他们不是谷歌正式员工,也不知道全职谷歌员工所掌握的公司机密信息,”该发言人表示。 Facebook媒体关系总监安东尼·哈里森(Anthony Harrison)表示:“我们的合同工是Facebook社区的重要成员,我们致力于为所有帮助Facebook将世界融合在一起的人提供安全公平的工作环境。”亚马逊和Netflix的发言人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高薪岗位对外包的需求更大 合同工可以帮助降低公司正式员工的数量,而且由于合同工不需要公司为其提供医疗等相应福利,可以帮助节省数百万美元用于雇佣和留住人工智能等高端领域的人才。从更大的层面上看,合同工越来越多可以被视为另一个不平等扩大的迹象,因为这一现象造就了一个底层工人阶层。从表面上看,这些工人都是在全职工作,但并没有享受到全职工作的好处。 加州大学圣克鲁斯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ta Cruz)研究人员克里斯·本纳(Chris Benner)和凯尔·尼尔林(Kyle Neering)在2016年进行的一项研究显示,2001年圣克拉拉县的信息产业规模翻了两番,但自1990年以来科技产业增加的工作岗位数量却很少。在过去的24年里,科技产品或服务公司的直接就业岗位仅仅增长了31%,平均增长率为1.1%。部分原因可能与外包工作的兴起有关。 受影响的不只是行政或“蓝领”工作。招聘人员表示,10年前多数外包岗位都是行政类职位,而如今,外包增长最快的反而是高技能得“白领”职位。经济学家劳伦斯·卡茨(Lawrence Katz)和艾伦·克鲁格(Alan Krueger)在2016年进行的一项研究中发现,与工资较低的工作相比,工资较高的工作更容易被外包出去。这种“另类”工作安排在年龄更大、受教育程度更高的合同员工中越来越普遍。 Instacart湾区招聘顾问Cheryl Liew表示,“现在的招聘市场竞争异常激烈。我不确定以前是不是这样。你发送100封邮件,也许只得到10封回复。劳动力市场对人才的需求远大于供给。由于人才短缺,公司更愿意实施短期招聘。” 在硅谷,关于人才的竞争尤为激烈。诸如谷歌、Facebook和亚马逊等大型科技巨头往往会通过支付更高薪酬吸引大量人才,让初创企业和小公司陷入困境。 “随着就业率屡创历史新高,房地产价格的飙升,加之很多知名科技公司的总部都位于硅谷,当地关于人才的竞争异常激烈,这使得许多中小企业扩大人才投资方面处于非常艰难的境地。”自由职业平台Upwork营销高级副总裁里奇·皮尔森(Rich Pearson)如是指出。 零工经济的增长动力 推动零工经济增长的因素有很多,低成本就是其中之一。这种不断增长的服务经济造就了一大批兼职的灵活劳动力。Uber、Instacart、Upwork、Task Rabbit、Fivrr等平台让很多美国人更容易获得一些额外收入,或者成为全职合同工。 对于合同工,公司所获得的回报主要是财务成本的降低。合同工无权享受医疗保险、401(k)、伤残保险或其他福利。其岗位也可以根据需求适时进行相应调整。公司可以通过外包应对暂时的需求激增,或者通过灵活外包获得一项小众技能来开发新的产品。 “很多时候,我们可能没有招聘一名全职员工的预算,但我们可以聘用合同工,”硅谷一家大型科技公司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经理表示。这位经理说,合同工往往会从事诸如人力资源等对公司核心业务影响较小的工作。 因为可以察觉到这种风险,合同工有时会与雇主保持一定距离。出于安全考虑,他们会佩戴不同颜色的徽章,不会受邀参加一些敏感的公司会议,也不能享受公司郊游、自助餐厅免费食物或免费通勤等公司福利。 当然,硅谷的大多数公司确实倾向于将表现优异的合同工“提升”为全职员工。这位经理表示:“不管他们是全职员工还是合同工,公司都在花时间和金钱来培训他们。” 对提供外包服务的合同工来说,“没有限制” 因为就像有很多人被系统利用一样,也有很多人在利用它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越来越多的工人自己选择独立。对于数据科学家等人才市场最抢手的技能,甚至可能会发生竞购战。在这些需求旺盛的地区,合同工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项目,获得更高薪酬,然后休假或转到另一个项目。 市场研究和咨询公司Ardent Partners研究副总裁克里斯·德怀尔(Chris Dwyer)说,“有6个月期限的首席财务官或2年期限的首席执行官,他们可以做需要做的事情。然后这个人继续转战其他公司,开始新的项目。 十年前,合同工经常被用来顶替休假雇员。现在,公司更有可能在非常抢手的领域雇佣临时工,比如掌握某些“热门”计算机编程语言的程序员或数据科学家,以开发人工智能或机器学习程序。因为公司别无选择。Beeline公司高级副总裁布赖恩·霍弗迈耶(Brian Hoffmeyer)说:“这意味着企业要想涉及相关领域,就必须使用承包商。”其所在的企业是一家帮助其他企业管理临时员工队伍的科技公司。 安东·阿尼斯莫夫(Anton Anismov)是加州雷德伍德城(Redwood City)的一名自由软件开发人员。他说,作为一名自由职业者,他有机会建立自己的人脉网络,学习销售、营销和产品设计等其他技能。 “作为一名自由职业者,我可以选择按小时工作,所以这当然意味着更高的时薪。我想说,你的收入可以增加两倍。” 阿尼斯莫夫说,“我喜欢学习新东西。对我来说,这比打乒乓球或花几个小时吃午饭要好得多。这实际上取决于作为一名自由职业者你想要得到什么。对于我来说,就是没有限制,更加自由。” 对合同工的态度需要改变 随着合同工数量的增长——在硅谷的一些公司或某些部门,合同工与正式员工的比例可能已经持平或超过一半——公司不得不改变对待合同工的方式。 “对于如何对待合同,一些公司的观点相当过时,” 霍弗迈耶说,“这种观点已经过时,我们看到公司层面正在开始改变,相应法规的出台也将开始改变这一点。” 软件公司Catalant联席首席执行官罗布·比伯曼(Rob Bieberman)表示,“不同颜色徽章之类的东西是一种残余的旧式思维。”其公司主要帮助其他企业招聘商业策划、财务以及研究等领域的合同工。 一些合同工正在就同工不同酬进行斗争,公司也在改变。今年早些时候,SurveyMonkey在发现员工觉得公司在合同工方面做得不够之后,开始为其圣马特奥总部的所有合同工提供全面福利,其中包括医疗、牙齿保健和视力计划,以及带薪休假福利。 尽管所有企业不太可能在短期内向合同工提供医疗保健、股票期权或401(k)计划等福利,但那些拥有越来越多合同工的企业关于合同工以及正式员工的界定越来越模糊。例如,公司可能不会执行不允许合同工在自助餐厅免费用餐的规定,也不会执行关于不允许合同工参加某些业余活动(比如棒球比赛)的规定。很多事情也取决于管理者的判断力,以及他们希望如何对待合同工。 随着合同工数量的增加,全职员工的平均聘用期也在下降。现在,在硅谷公司一劳永逸地找到稳定工作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一些管理人员甚至会把在一个岗位连续呆四年视为危险信号,认为员工在其他地方找不到工作。 “永久就业——不再有这样的事情了。这条线将变得越来越模糊,”Beeline的霍弗迈耶如是指出。   原文链接:硅谷合同工越来越多,科技巨头想尽办法降低成本
    Upwork
    2018年10月25日
  • Upwork
    自由职业者平台 Upwork 公开 IPO 文件,计划募资 3000 万美元 编者注:早先UPWORK秘密递交了IPO的文件(计划估值10个亿)http://www.hrtechchina.com/23345.html 世界最大的自由职业工作平台 Upwork 近日公开招股文件,宣布即将登陆纳斯达克交易所,股票代号为 UPWK,计划公开募资 3000 万美元。公司表示募资资金的一部分将用于贷款偿还。 Upwork 成立于 2014 年,由两个在线工作平台 Elance 及 Odesk 合并而成。平台注册用户中,雇主约有 475 万名,自由职业者约 37.5 万名,技能涵盖开发、文案、营销等等。自 2017 年 7 月至 2018 年 6 月的 12 个月时间内,Upwork 平台促成了近200 万个工作外包项目,业务总量达 15.6 亿美元,平台总营收为 2.29 亿美元。 Upwork 与 Freelancers Union 联合发布的《2017 美国自由职业报告》显示,美国国内的自由职业者约有 5730 万人,占全美劳动力的 36%,为美国经济贡献 1.4 万亿美元,同比增长 30%。按照目前的增长速度,2027 年自由职业者将成为美国劳动力中的多数。 自由职业的趋势意味着用工灵活度的增强,劳动者们在时间规划上的掌控力增强了,而企业能够将雇佣转化为外包,减少人力资源上的支出。在外包模式下,供需无法对接是最为显著的问题之一,而 Upwork 一类的平台能够帮助自由职业者与企业找到彼此。 然而,对于 Upwork 的自由职业平台模式,社会上也不乏质疑之声。 一是自由职业者缺乏雇佣合同的保护,难以维护自身权益。二是供大于求,自由职业者不得不降低价格以获得订单,进而导致自由职业者获得的回报整体偏低。三是自由职业者的工作质量与效率难以保证,为解决这一问题,Upwork 在上个月推出了一项颇具争议性的功能“Work Diary”,记录工作者的击键频率与电脑截图以管控工作效率,这一功能使许多用户感到了被冒犯。 尽管争议尚未平息,但市场规模的扩大正在促使创业者们加快脚步。与 Upwork IPO 几乎同步出现的另一条新闻是,来自以色列的竞品——自由职业平台 Fiverr 计划于明年 IPO,估值 10 亿美元。 Upwork 是今年蜂拥上市的众多创企之一。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有前景的创企都选择保持私有化,而眼下越来越多的企业转向 IPO,从公开市场募集进一步发展所需的资金。仅本周内公布 IPO 文件的知名企业就包括 Upwork、数据搜索 SaaS 公司 Elastic 和 中国综合性团购平台美团。 本文参考了多个信息来源:["https://techcrunch.com/2018/09/06/upwork-ipo/"]  36KR  邓三三
    Upwork
    2018年09月08日
  • Upwork
    零工经济先驱Upwork将上市-Gig economy pioneer Upwork set to go public 文/Rachel Ranosa 文章导读: Upwork,以前称Elance-oDesk,是一个全球自由职业者平台,企业和自由职业者人士可以远程连接和协作。 2015年,Elance-oDesk更名为Upwork。它位于加州山景城和旧金山。 全名是Upwork Global Inc. 全球自由职业市场Upwork正准备上市,预计将是2018年下半年的“大型IPO”。 据Recode报道,Upwork秘密提交了上市文件,曾考虑估值10亿美元。 Upwork收费方式:1、自由职业者接活佣金 2、客户发活佣金 Upwork用户数量:1600万自由职业者。 Upwork预计将成为2018规模最大的IPO之一,原因: 美国自由职业者的增长 Upwork和自由职业者联盟的一份2017年报告估计,超过5700万(36%)的美国人,通过自由工作向美国经济贡献了1万亿美元。 研究表明,到2027年,当大多数美国人成为自由职业者时,就业模式转变将会加速。 Upwork首席执行官斯特凡•卡斯里尔(Stephane Kasriel)表示:我们正处于第四次工业革命时期,工作发生变化,自由职业者将扮演更加的重要角色。 英文原文: Upwork, the global marketplace for freelance jobs, is preparing to go public in what observers anticipate to be the ‘marquee IPO’ of the last half of 2018. A pioneer in the online gig economy, Upwork confidentially filed papers for its stock market debut, Recode reported. The company initially welcomed the idea of a billion-dollar valuation despite financial setbacks and a price restructuring that allegedly drew flak from freelancers. If all goes according to plan this year, however, the group is set to be the latest in a string of high-profile, high-value tech companies floating on the stock market. Upwork is the byproduct of two other freelance jobs portals, oDesk and Elance, which merged in 2015. Freelancers earn from one-off projects posted on the site. The company snips off a percentage from the gig worker’s income while also charging job posters a transaction fee. While details of the IPO are yet to be disclosed, industry observers such as Bill Murphy of Inc. believe it is “virtually certain some people are going to clean up” and cash in on the stock market launch. At present, Upwork reportedly hosts US$1bn worth of gigs on a platform said to be used by 16 million freelancers. Part of the reason Upwork is expected to be one of the year’s biggest IPOs is the growth of the freelance workforce in the US. A 2017 report from Upwork and Freelancers Union estimates more than 57 million (36%) Americans are contributing US$1tn to the economy through independent work. The shift to alternative modes of employment, such as gigs and other independent work, is expected to accelerate by 2027 when a majority of Americans will have become freelancers, the study suggested. “We are in the Fourth Industrial Revolution – a period of rapid change in work driven by increasing automation,” said Stephane Kasriel, CEO of Upwork. “But we have a unique opportunity to guide the future of work and freelancers will play more of a key role than people realize.”
    Upwork
    2018年08月01日
  • Upwork
    数字化科技时代我们的工作会变成什么样? 编者按:前不久很多人都在讨论机器人写稿这件事,事实上,在去年洛杉矶的一次地震中,最早发出的稿件就是洛杉矶时报的机器人写到。科技发展的速度很快,我们的传统生活方式都受到了影响,一些人也会担忧未来他们的工作会被机器人取代。   到底数字化科技时代我们的工作会变成什么样?《Business Reports》的主编 Nanette Byrnes在本文中表明了她的观点。   数字科学技术正在改变我们所做工作的性质,这对未来的工作意味着什么?   大约在五年前,机器人就可在资深律师的指导下有效地接管法律事务中耗时的任务,这项任务之前从初级律师、律师助理等人负责,和机器人相比传统的人力更加耗费财务、人力和时间。机器人的学习和任务结构化的过程如同查询单词一般,它更擅长构建法律备忘录。   在牛津大学的研究中表明:和机器相比,人类的工作更多涉及创新思维性、灵活性、创造性以及关乎社会技能的工作;机器人时代会影响到我们的工作类型,类似于教师、编舞和精神类的社会工作者他们的工作可能是安全的,但相对来讲,电话销售和编制类的工作更容易被取代。   除了影响工作类型之外,未来的数字技术和移动技术也正在改变着我们做事的方式(在家或远程)和我们的竞争对手。Upwork是一个在线自由工作职业者的平台,它 50%的企业客户的总部在美国,但它实际上只有 20%的员工,它的大部分员工都是远程工作者,它面向全球征集人才。   TaskRabbit、Uber、Airbnb和 Upwork 都属于一类性质的平台,它们为自由职业者提供了一个新兴的劳务市场和工作模式,Sangeet Paul Choudary将这种现象称为 “网络工作时代”,他表示,之前员工需要对公司及其发展负责,但未来,他们更多需要对自身的发展负责,不过他们承担的风险也相对变大。他们依靠平台推进自己的业务发展,需要培养让客户满意的声誉。   就像移动技术和医疗的结合,它可以改变人们看病的方式,帮助人在家通过智能设备自主进行简单的医疗检查,但它不会影响到医生这个职业。   在未来的数字化科技时代,机器人必然会取代人类的一些工作,部分工作也肯定会消失,但科技也同时为人类创造新的就机会。  
    Upwork
    2015年10月08日
  • Upwork
    自由职业市场Elance-oDesk将品牌更新为Upwork,增加类Slack的协同功能 曾经相爱相杀的自由职业交易市场Elance和oDesk在2013年末握手言和,并于2014年11月获得了3000万美元的新一轮融资。最近,oDesk全面改版,不仅名字改为Upwork,还增加了沟通和协同功能。   根据官方博客的介绍,新版会优化自由职业者更新资料的体验,将自己的状态迅速改为“马上可以工作”、“寻找工作”、“不寻找”,从而帮助甲方更快地找到合适的人选。同时在网页版和iOS移动端加入了即时聊天的功能,即使不使用Upwork的用户也可以使用该聊天应用。如果是比较大型的项目,也可以使用Upwork Enterprise组建团队,并以一种类似Slack的方式协同工作,如下图。 根据Upwork提供的数据,在原先的Elance和oDesk平台上进行交易的自由职业者总收入数额超过10亿美元,如此庞大的用户基数,对于其服务的推广很有利。2014年Elance-oDesk曾经提出过IPO的意向,据CEO Fabio Rosati估计,未来全球自由职业市场规模可能达到2万亿到3万亿。   来源:36氪  作者:糖醋   扫一扫,关注“HRTechChina",聆听人力资源科技的声音!
    Upwork
    2015年05月0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