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特朗普能让硅谷如此悲伤和愤怒?

2016年11月10日 16162次浏览
cefx2ho1yh3iln6u

硅谷对特朗普获选美国总统什么反应?

创办了 Y Cominator 并被称为硅谷教父的 Paul Graham 在Twitter上说:“我知道政治家通常无法实现他们竞选时的诺言,但这是第一次我‘希望”这会发生。”

Y Combinator 现任 CEO Sam Altman 说:“今天我们哭泣、绝望和害怕。明天我们回来接着工作建立我们想要的世界。”

而孵化器 500 Startups的创始人 Dave McClure 在葡萄牙里斯本 Web Summit大会的舞台上当众说:“如果你们现在还没生气,你们是不是有问题。” 根据 Recode的报道,McClure 随后向观众大叫:“我很恼火,我很伤心,我觉得很丢人,我觉得很愤怒。”

Zynga 的创始人,也是 Facebook 的早期投资人 Mark Pincus,则直接在 Twitter 上将特朗普和希特勒相提并论:“这是不是当年人们第一次意识到希特勒真的可以掌权时的心情?”

Hyperloop 的创始人 Shervin Pisheva 则说,他要考虑发起一个运动好让加州脱离联邦。

除此之外,一堆硅谷投资人和创业者都通过 Twitter、Facebook 等表达了自己的失望与愤怒。(部分整理在文末)

尽管美国股市没有出现预期的大动荡,但科技股多少都下跌了一下。到收盘时,亚马逊下跌了 2.01%;特斯拉下跌了 2.50%;Google、苹果和 Facebook 的股价也都有少许下跌。

特朗普对硅谷的敌对情绪众人皆知。 在竞选期间,他就不止一次攻击过科技公司。例如在苹果拒绝 FBI 给涉嫌恐怖袭击的疑犯 iPhone 解锁的要求时,特朗普直接号召大家抵制苹果的一切产品;特朗普还批评过 Facebook,说这些科技公司雇佣了太多外国程序员,而这些职位本该开放给本国失业者;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也被特朗普攻击过,后者说贝索斯购买《华盛顿邮报》是为了避税。

但除了特朗普的这些口无遮拦的攻击之外,硅谷更担心的是他很有可能出台的一些列不利于硅谷科技发展的政策。这些政策简直可以列成一个清单:
停止发放面向外国人的工作签证(H-1B)
特朗普的主张:所有工作岗位应该先开放给美国人,之后才能雇佣外国人。

硅谷的恐惧:雇佣外国工程师是科技公司低成本获得高质量人才的方法。雇佣本国人可能会造成成本上升、雇员质量下降,因此失去全球竞争力。
提高关税,减少进口,促进更多制造业回流美国
特朗普的主张:制造业搬回美国能带来更多就业;

硅谷的恐惧:对于苹果等有硬件产品的科技公司而言,它们在产品价格上会处于劣势,以至于无法在全球市场进行竞争;对于亚马逊等电子商务公司而言,消费者会发现这些网站上的商品价格不再诱人,销售额也许会因此下降。
对无人驾驶、无人机、人工智能等相关领域的负面态度
特朗普的主张:人工智能等相关技术应用会让更多人失业,不能予以支持;

硅谷的恐惧:在政策阻碍下,无论是技术研发还是产品化,可能都要花更多时间,甚至完全无法上市。
反对网络中立,赞同在互联网上对公民搜集隐私
特朗普的主张:为了保护国家安全,个人隐私可以牺牲;

硅谷的恐惧:特朗普是否会公器私用,滥用收集到的数据和信息。

除了政策给硅谷带来的不利外,有人也担心硅谷会成为继华尔街之后被人们所仇恨的另一个代表。新美国智库(New America think tank)的 Barry C.Lynn 在接受 The information 采访时说:“硅谷是第二号敌人。所有反对华尔街的那种愤怒会很快转向。”

一些乐观情绪也还存在。一些人认为,特朗普鼓吹为大公司减税的政策,同样也能让硅谷大公司受惠。

而 Ted Ullyot,著名风险投资机构 Andreessen Horowitz 的法律政策事务合伙人,在《财富》上的一篇文章中说,总统的行政权有限,因此无论是交通部、美国联邦飞行局(FAA) 这样的政府部门,还是各州政府自己的立法和行政部门, 都能更具体地左右科技政策,因此特朗普的影响不会像大家想象得那么有灾难性。

但他也提到,总统有任命各个行政职能部门负责人的权力。因此特朗普也许会通过对负责人的任命来左右科技政策的制定。

人们或多或少还希望 Peter Thiel 也许能让特朗普对硅谷的政策更友善点。他是硅谷唯一一个高调支持特朗普的人,在大选前不但给特朗普了百万政治献金,还特意在大选前出来讲话并接受记者提问,以解释自己支持特朗普的原因。(具体请见《Peter Thiel 又投对了一个黑天鹅:特朗普》)

但这也依然无法改变硅谷现在的忧伤。更多硅谷投资人和创业者的评论如下:

  •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我没喝酒但我现在依然难受得像宿醉一样。”——Josh Elman,风险投资公司 Greylock 合伙人

  • “如果特朗普赢,我要宣布资助加州独立运动。”——Shervin Pisheva,Hyperloop 创始人

  • “Wow,特朗普会控制 NSA。再想一下吧,你们这些人究竟在干什么?”——Dan Tentle,网络安全公司 Carbon Dynamics CTO

  • “我很惊讶和失望。但这是人们的声音,我们需要接受结果,一起工作,让这个国家接着前行。”——Steve Case,AOL 创始人

  • “如果你爱美国,请明早起来接着为真理、宪法、包容、基本的体面和智慧而抗争。”——Gabe Rivera,科技新闻汇集网站 Techmeme 创始人

  • “接下来的四年,将是对宪法更强大还是拥有宪法的人更强大的终极测试,就像国父们曾思考过的那样。” Bret Taylor,Facebook 前 CTO,Quip 创始人,Twitter 董事会成员

  • “我们只能希望特朗普邪恶、充满仇恨和只想报复的性格,只是他为了吸引注意力而表演出来的……或者他也许会进化些。”—— Jason Calacanis, Engadget 和 Launch Incubator 的创始人,Uber 的早期投资人

  • “保持镇静,接着写代码。”—— Chris Anderson,3D Robotics 创始人,《长尾理论》作者,《连线》杂志前主编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