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工经济
    2021年预测:12个值得关注的人力资源发展趋势 2020年是一个多事之秋。虽然疫情笼罩在我们头上的阴影似乎散去,但无法否认它给我们的生活和工作方式留下了印记。理所当然,其影响将持续更久,也会影响未来。 今年,企业被迫以前所未有的方式进行调整和转变。这对人力资源专业人士来说尤其具有挑战性,因为几乎人力管理的每一个环节都被颠覆了。所有的团队都转向了远程工作,绩效评估也通过视频电话或Skype进行。在线团队协作工具变得比以前更加重要。人力资源经理们以优雅的姿态和顽强的毅力处理了这一切令人头疼的问题。 展望2021年,人力资源团队将继续在业务增长和员工参与度等方面保持至关重要的地位。以下是2021年的一些未来人力资源趋势预测,以帮助人力资源专业人士为未来的时代做好准备。 让我们来看看2021年最值得关注的人力资源趋势: 1. 远程工作 早些时候,远程工作似乎是一种奢侈品,只有少数公司能够提供。事实上大多数时候,员工能每周一到两次选择在家办公。然而,如今许多公司已经决定在部分或是大多数情况下,完全采用远程工作模式。 根据世界经济论坛的数据,98%的人愿意在余下的职业生涯中远程工作。人力资源团队正在制定远程工作政策,以应对各行各业不同工作情况。人力资源技术供应商也在准备解决远程员工的绩效管理、安全在线访问薪资信息、纳入休假管理功能等问题。 转为远程工作也影响了雇主和员工的心态。一个重要的数据似乎在下降,那就是 "出勤率"。以前,许多员工为了给人留下良好的印象,会在工作中停留更长时间--远远超过办公时间。由于远程工作的出现,这种方式正在慢慢减少。 不过,预计在2021年许多公司会继续选择远程工作,至少到能安全打开办公室大门的时候。   2. 混合型工作场所模式 在2020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工作间、开放式楼层、会议室和办公楼都人去楼空。进入2021年后,随着混合型工作场所模式的出现,这种情况将发生改变。 混合工作场所模式允许员工灵活地选择办公室或远程工作。员工不需要一直被限制在一个特定的地点。只要生产力和责任心不受影响,他或她可以选择在家里、协同办公空间甚至咖啡馆工作。 混合型工作场所模式让员工可以减少通勤时间和成本。因此,他们可以更好地工作,这对组织的产出有直接、积极的影响。 混合工作环境是一个组织减少开支、照顾员工福利和提高生产力的最佳方式之一。独特的混合工作场所模式提供了结构和灵活性无与伦比的结合,这种趋势值得关注。   3. 虚拟入职流程 疫情发生后,企业在招聘流程上踩了刹车。但员工的招聘和重新上岗工作已经开始。等到2021年开始,随着新工作岗位的产生,这方面会出现一些变化。 入职流程将走向虚拟,公司必须提前想好办法。人力资源团队将需要想办法让他们没有见过面的员工入职,他们可能也没有见过同事。 以下是一些帮助你制定虚拟入职流程的方法: 为不同类型的员工设置单独的入职模板。一个组织可能会雇佣不同类型的员工,比如高管、全职员工、承包商,甚至是国际雇员。因此,必须为所有类型的员工创建特定的模板。 人力资源团队必须确保满足所有的合规需求,并满足当地的监管要求。 你可以向准员工发送一封电子邮件,说明如何使用该软件创建一个新的账户。员工可以填写所需的表格,提供必要的文件,并在必要时进行电子签名。 人力资源团队必须定期与新员工签到,让他们感到自己是受欢迎的,是组织的一部分。还必须鼓励团队成员与新员工接触,了解他们的个人情况。 人力资源团队必须要求新员工对虚拟入职过程进行反馈。此外,还要关注满意度,以便利用这些信息来改进流程。 HR必须明白,虚拟入职流程可能很棘手。如果实施不正确,员工可能会感到与组织脱节,这可能会直接对留存率产生不利影响。   4. 零工经济和自由职业者 世界各地的许多组织在疫情期间进入了裁员模式。他们已经意识到远程工作的无限可能以及雇佣自由职业者或承包商的优势。 聘用自由职业者可以减少招聘新员工的时间和金钱。您可以从全球范围内选择人才,他们在多个领域都有很高的技能。 自由职业者可以填补一个临时职位或根据需要在特定项目上工作。有时,他们甚至可以作为顾问长期受聘,以填补难以填补的职位。 人力资源团队必须跟踪公司雇佣自由职业者的成本,看看这对他们来说是否是一个可行的解决方案。   5. 提升技能 虽然许多企业在2020年关门大吉,但一些有韧性的企业通过提供新的产品和服务来生存。随着时代的变化,人力资源团队必须研究如何对员工进行再培训或提高技能。现在是时候引入新的计划,以确保员工拥有正确的培训和知识来应对未来的任何挑战。 公司必须优先考虑并投资创建全面的学习和发展计划。有时,员工也可能决定跳槽到其他职业发展途径。人力资源团队如果想留住有才华、有价值的员工,就必须灵活处理。   6. 数据驱动的人力资源 人力资源团队要处理大量的数据,而人力资本分析也会用到这些信息。在2021年,人力资源团队可以使用分析技术来获得他们收集的数据的洞察力。这些数据驱动的洞察力对公司及其领导者来说是有价值的,它们可以被用来对劳动力做出更明智的预测和决策。 人力资源团队可以使用这些数据来了解员工的生产力习惯,他们认为最有益的工具等。其他一些可以应用分析的指标还有缺勤率、流失率、录用率等。 除了评估团队绩效,人力资源专业人员还可以利用这些数据来了解这些数字背后的原因,并提出可操作的解决方案。例如,通过了解员工辞职背后的原因,人力资源团队可以制定更成功的员工保留计划。   7. 员工参与度 对人力资源团队来说,最大的挑战之一是让员工保持快乐、参与和高效。一个组织必须努力向员工展示他们的身心健康对他们的意义。除非员工感到被重视,否则几乎不可能让他们一直保持激情、专注和投入。 以下是一些保持远程员工参与度的方法: 在福利方面要灵活,如果需要的话,为员工提供全面的福利。 将心理健康咨询作为员工健康计划的一部分。 公司可以考虑提供灵活的时间安排、育儿假等福利。 为了帮助员工解决财务压力,可以考虑为他们组织财务教育网络研讨会。 企业应注意加强企业社会责任战略(CSR)。如今的员工都希望为自己生活的社区做出更多的贡献,有所作为。拥有强大的企业社会责任战略可以有效地作为一种招聘工具,因为今天的员工更倾向于为提供志愿服务机会的组织工作。   8. 员工健康 今年,员工健康已经成为关注焦点。公司领导特别强调要更经常地与员工联系。他们还通过视频电话或虚拟活动做出了大量努力,定期与他们进行沟通。随着员工将身心健康放在首位,公司意识到需要支持员工的努力。 以下是照顾员工健康的一些要点: 人力资源团队必须研究如何创建健康计划,以促进快乐的工作场所和优秀的组织文化。 公司必须询问员工想要什么,而不是提供咖啡机、室内游戏等免费的东西。 公司必须找到为员工提供情感和精神支持的最佳方式。 他们还必须创建健康计划,让员工实现工作与生活的平衡。   9. 员工监控 企业总是希望确保员工处于最佳生产状态。公司一直在使用虚拟考勤器、电脑使用跟踪器等工具来监控员工的日程安排。其中一些工具是用来跟踪员工的生产力,有时他们也会使用工具来了解员工体验或监测员工的参与度。 在2021年,数据收集的趋势将出现上升,监测远程工作的任务将增加,人资源团队还必须收集有关员工健康和安全的数据。 他们必须遵循最佳实践和公司政策,以确保员工信息和数据得到负责任的使用和处理。   10. 多样性和包容性 根据麦肯锡公司最近的一份报告,2015年至2020年期间,女性在C-suite中的比例从17%增加到21%。然而,妇女在工作场所的比例仍然低于男性。在2021年,建立一支性别平衡、文化多元的员工队伍的变得尤其重要。 包容性和性别多元化的组织能最有效地为企业文化带来积极变化。麦肯锡还指出,当女性在领导层话语权强大时,该公司利润可以高出50%。 各公司正在研究如何提高组织对多样性、包容性和公平平等的认识。他们也一直在采取一些行为和计划,推动性别和种族平等。在2021年,我们将会看到更多的这些举措。   11.组织文化 组织文化对一个组织的长期发展起着巨大的作用。积极的、定义明确的公司文化决定了公司的身份。它还有助于建立公司的使命,让员工对公司有目标感和归属感。 文化不是可以自动形成的东西,也没有可以集体复制的公式。事实上,员工可以分辨出组织在建立工作场所文化方面是仅仅是口头上说说,还是真正的重视。 公司还必须记住,现在为维护公司文化而采取的措施,是疫情结束后员工会长久记住的。让员工参与进来,并始终保持沟通畅通,将有助于提升员工未来的忠诚度。   12. 重返工作空间 许多行业由于业务性质无法选择在家工作,例如医疗保健、制造业、酒店业、零售业等。在这种情况下,人力资源团队如何确保员工工作时的健康安全?人力资源团队又必须采取哪些措施来确保能为他们提供一个高效和高品质的工作空间? 要知道,员工对走出家门感到忧虑是很正常的。当他们恢复在办公室工作时,他们也可能会担心亲人和自己的健康。 以下是公司可以采取的一些步骤,以帮助员工在重新回到工作空间时感到安心: 制定严格的协议和安全措施,让员工感到安全。 实施和执行社交距离准则。 确保员工能够获得必要的基本医疗设备。 实践并执行所有推荐的公共卫生准则,保持工作场所的消毒。 人力资源部门对一个企业的运行方式和发展程度有着巨大的影响。人力资源专员必须转变思路,以全新的视角来迎接2021年所有的挑战。无论在什么情况下,运行一个敏捷灵活的人力资源部门对于组织管理和发展都是至关重要的。   作者:All Things Talent 原文标题:Top 12 HR Trends to Look Out for in 2021
    零工经济
    2020年12月25日
  • 零工经济
    Facebook正在组建团队准备强势杀入零工市场 编者注:疫情后全球各地的人们对于零工的兴趣高涨了很多,以至于以色列的以任务为核心的零工平台Fiverr今年至今在美股的涨幅达到820%(截止12月23日的数据),市值更是从近10多亿美金直接涨到76亿美元的市值。成为全球人力资源行业不可忽视的新势力!同样上市的Upwork 涨幅也超过200%,市值逼近50亿美元。所以Facebook觉得是一个巨大的机会! 据The Information报道称,Facebook正在建立一个团队,将打造一个服务功能,将用户与自由职业者连接起来,完成家庭维修工作和其他小任务。 这款类似TaskRabbit 任务兔子的服务工具将在Facebook Marketplace上上线,用户可以在这里互相出售或交换商品。 Facebook表示,该公司在2016年推出Marketplace,并在两年内积累了8亿全球用户。在最近的疫情期间,许多美国人转向自由职业。Upwork发现,今年夏天决定进入零工经济的人数比正常年份多24%。 据The Information报道,这家社交媒体巨头正在寻求打造一项服务功能,将打杂工与寻找家庭维修或自由职业者工作的用户联系起来。报道称,该公司正在组建一个团队,专注于这项新举措,但Facebook也可能决定最终放弃这项努力。 据报道,这些服务工具将入驻Facebook Marketplace,这是一个用户可以互相出售或交换商品的地方,类似于Craigslist。Facebook表示,该公司在2016年推出Marketplace,并在两年内积累了8亿全球用户。Facebook可以通过从交易中抽成或针对用户的消费行为投放广告来实现服务盈利。Facebook没有立即回应Business Insider的置评请求,但公司发言人Lisa Revelli向The Information证实,该公司正在探索 "零工经济产业"。 本周早些时候,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和48个州检察长对Facebook提起反垄断诉讼,指控该公司收购WhatsApp和Instagram以中和竞争。这两起诉讼都寻求将Whatsapp和Instagram从这家社交媒体巨头中分拆出来,并要求Facebook在未来收购前获得政府批准。 Facebook进军零工经济也是在州政府的一项重大投票倡议之后,禁止加州将Uber和Lyft司机列为 "雇员"。Uber、Lyft和其他零工经济公司已经与几个城市争夺其自由职业者根据法律分配的权利。加利福尼亚州的法律固化了零工工人不能享受联邦或州规定的员工权利,如最低工资、带薪休假或企业医疗保险。 Uber将这一法律视为重大胜利,首席执行官Dara Khosrowshahi表示,该公司将 "更大声地倡导 "类似的立法。 在COVID-19流行和随后的经济衰退期间,许多美国人加入了零工经济。Upwork发现,今年夏天决定进入零工经济的人数比正常年份多24%。 作者:Allana Akhtar  来自彭博社
    零工经济
    2020年12月24日
  • 零工经济
    【美国】零工技术平台WorkWhile种子轮融资350万美元,为零工经济带来更多灵活性和福利 2020年12月19日消息,Euston与联合创始人Amol Jain合作推出WorkWhile并获得350万美元种子轮融资,意在希望创造一个更好的系统。此次融资由Khosla Ventures领投,Stitch Fix创始人兼CEO Katrina Lake、Jennifer Fonstad、F7、陈思琪(音译)、Philipp Brenner、Zouhair Belkoura和Nicholas Pilkington参与。 虽然最近围绕着零工经济有很多争论,但Jarah Euston认为,现在是时候重新思考劳动力市场中占比最大的一部分--零时工了。 对雇主来说,零时工通常会有很高的流动率和缺勤率;而工人们则不得不面对无法预测的工作时间表,他们往往难以获得满意的时间规划。 Euston解释说,WorkWhile是一个将零时工与班时相匹配的市场---雇主确定他们希望招人填补的班次,而工人则可以选择他们想工作的时间。这意味着雇主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增加或减少劳动力,而工人们则可以主动规划自己的工作时间。 "通过集中劳动力,我们可以提供双方都想要的灵活性,"Euston说。 WorkWhile以认知科学为基础,通过一对一的面试、背景调查和测试对工人进行筛选,目的是找出合格可靠的申请人。 雇主向WorkWhile支付服务费,而平台对用户是免费的。而由于这家初创公司的目标是与劳动力建立长期的关系,Euston表示,它还将通过提供额外的福利进行投资,首先是工作时赚取的病假积分,以及次日支付到借记卡。 "很难找到一份和雇主建立平等合作关系的工作,而不是成为一个完全按照雇主的要求做事的机器,"该平台上的工人之一Michael Zavala在一份声明中说。"WorkWhile正是我所寻找的,它能够为你创建属于你自己的全职工作时间表。" 考虑到大流行期间更广泛的经济和就业趋势,应该有很多人在寻找更多的工作。而Euston表示,她发现在雇主方面存在着 "太多或太少" 的极端局面--是的,一些公司不得不冻结或削减员工,但其他公司却迅速增长。其中就包括WorkWhile的客户---餐馆供应商Cheetah、送餐服务Thistle和园艺电商Ansel & Ivy。 "大多数零时工都是诚实可靠的,但有些人的个人情况比较困难,他们需要帮助,"Vinod Khosla在一份声明中说,"公司将这些员工视为高流动率和消耗品,但如果给予尊重和适当的支持,他们可以成为模范长期工。WorkWhile可以帮助你解决这个问题。"
    零工经济
    2020年12月21日
  • 零工经济
    深度解读:零工任务平台Fiverr市值一年700%增长的密码 编者注:2020年美国自由职业者的收入为1.2万亿美元,对美国GDP的贡献率为5%。这意味着自由职业未来市场将会登上主流平台,在市场中吸引到更多关注和投资,并且零工经济平台也将迎来一次带动整个行业发展的巨大机遇。 随着办公从线下转向远程,新的浪潮助推了自由职业者的增长,Fiverr希望承接1000亿美元的TAM。 Fiverr将传统的求职流程,交由自由职业者负责;这可以作为竞争优势,能在应对零散但不断增长的市场时发挥作用。 Covid-19为零工经济创造了巨大的机会,Fiverr(FVRR)将成为主要受益者。Fiverr的股价飙升了700%,但与其1000亿美元的TAM相比,其市值只有60亿美元。Fiverr在竞争激烈且分散的市场中,通过反击传统的求职流程,让自由职业者来负责,从而使自己脱颖而出。如果Fiverr能够利用这一点,并成功打入中小型企业(SMBs)市场,专业人士认为Fiverr将在3-5年内获得相当大的市场份额,比目前的水平有100-300%的上升空间。 零工经济 零工经济由独立承包商、临时工和合同工组成,工人拥有高度的自主权,按任务支付报酬,并与客户保持短期关系。 Upwork进行的年度研究《自由职业者前瞻:2020》报告称,2020年自由职业者为美国经济贡献了1.2万亿美元,占美国GDP的5%,自2019年以来增长了22%。自由职业者总数增加到5900万,占美国劳动力的36%,而2019年人数为5700万。 这场疫情迫使整个社会开始适应远程办公,许多人也将目光转向自由职业。因疫情开始自由职业的人中,有75%的人表示,这让他们的工作效率更高,他们更愿意远程办公,而不愿回到传统的办公室。 2019年同样的研究发现,自2014年以来,兼职自由职业者的比例下降了15%,然而同期全职自由职业者和全职员工以自由职业为补充收入的比例分别增加了11%和6%。这表明越来越多的兼职自由职业者转向全职自由职业,或者在从事传统工作的同时继续从事自由职业。 这些统计数字是针对美国的,然而,自由职业并不局限于任何地理区域或行业。 根据麦肯锡全球研究院(MGI)2016年的报告,美国和欧盟15国境内的独立劳动者约占劳动年龄人口的20-30%,即1.62亿人。在这1.62亿独立工作者中,有1.5亿人提供劳务,然而只有6%,即900万人通过数字平台提供劳务服务。这对于Fiverr这样的公司来说是一个市场机会,他们为自由职业者提供了一个向个人和企业销售数字服务的平台。 除了那些已经被归类为自由工作者的人,美国和欧盟15国有2.32亿离职/失业/兼职工作者,其中至少有1亿人希望重新加入劳动力队伍或增加工作时间。 那些从事传统的朝九晚五工作的人,也会参加兼职工作,以提高自己的收入来源。根据MGI的数据,如果那些从事传统工作的人能够追求自己喜欢的工作方式,30%-45%的人 "更有可能 "加入独立劳动力队伍。仅此一项就会使独立劳动力增加到2.68亿人(美国1.29亿人,欧盟15国1.38亿人)。 Fiverr Fiverr解决了自由职业者最大的阻力,那就是寻找客户。Fiverr改变了传统的人员招聘模式,反映了一种买卖数字服务的电子商务体验,这在市场上建立了买卖双方的相互关系。Fiverr与其竞争对手(Upwork、Toptal等)的区别在于,Fiverr将自由职业者视为创业者,而不是传统方式的自由职业者申请和竞标工作。Fiverr为自由职业者提供资源,通过Fiverr Learn、And.Co、ClearVoice以及工作流管理和分析工具,像管理企业一样管理他们的Fiverr账户。 商业模式 Fiverr为自由职业者提供了一个名为 "Gigs "的数字服务平台。这些Gigs横跨300个类别和9个垂直领域,包括图形与设计、数字营销、写作与翻译、视频与动画、音乐与音频、编程与技术、商业、生活方式和行业。 Fiverr通过从商品总量(GMV)中抽取一定比例的收入,即通过平台订购的交易总额,称为提成。这个提成率基于交易费和服务费。服务费来自于Fiverr为自由职业者提供的资源,以改善他们的业务。Fiverr将这种模式称为 "服务即产品"(SaaP)模式。这种SaaP模式表现出了惊人的增长,在19财年GMV同比增长37%,收入同比增长42%。 Fiverr 的护城河      Fiverr在自由职业者服务的在线市场世界中的反定位能力已经为其发展开拓了一条宽阔的护城河。大多数在线自由职业者采购服务都提供了与线下自由职业者采购服务相同的无聊搜索过程。这个过程包括自由职业者创建个人资料,申请雇主的职位,以及面试工作。面试结束后,自由职业者被迫等待工作是否是他的回音。Fiverr的做法正好相反。 Fiverr将自由职业者视为创业者。自由职业者推广自己的服务,设定一个固定的价格,让雇主来找他们。Fiverr提供以下服务,以确保自由职业者有足够的能力像管理企业一样管理自己的Fiverr账户。 Fiverr Learn和Fiverr Elevate:提供营销、企业管理、平面设计、网络开发、电子商务、photoshop等方面的教育内容。 And.Co:为自由职业者提供发票软件,将发票开具、跟踪、提案、任务管理、收入和支出跟踪简化为一个地方。 ClearVoice:为自由职业者提供内容和品牌创建。 卖家分析:Fiverr的平台还为卖家提供业务运营分析,以了解过去的表现和需要改进的地方。包括实时反馈表现、交付的及时性、完成率和响应度。 Fiverr专业版:这在上面已经讨论过了。这项服务有助于提高自由职业者提供的工作质量,以吸引中小企业更高质量的需求。 所有这些服务都能让自由职业者提高其提供的服务质量,并因此赚取更多的服务费。这将吸引那些需要高质量工作和拥有更高预算的大型买家。这就形成了一个飞轮效应,即更高质量的自由职业者供应会吸引更高质量的买家需求。随着供应质量的提高,买家会更满意,也可能会花更多的钱。随着需求质量的提高,自由职业者赚得更多,并有动力继续提供更高质量的服务。   网络效应 Fiverr的专有算法通过网络效应为公司提供了一条狭窄的护城河。 我们利用预测性人工智能技术,根据买家的购买历史和在我们市场上的其他活动,向买家推荐Gigs。我们的算法被设计为处理快速和持续增长的搜索查询。此外,它还被用来改善我们市场上供需之间的流动性,确保卖家能力和买家需求的平衡。我们以数据为中心,依靠严谨的A/B测试、买家和卖家研究以及其他来源的数据,为我们关于新平台改进的所有决策提供信息。 AI本质上意味着网络效应,因为随着更多的买家和卖家使用平台,算法可以更好地进行个性化选择,从而提高买家的参与度和每个买家的支出。然而,这些类型的网络效应的力量取决于算法的有效性。 我认为,重复购买者占收入的58%是衡量算法有效性及其提高买家LTV能力的一个很好的标准。买家更高的LTV与活跃买家和每个买家的支出持续增长相结合,将继续推动收入的增长。在最近一个季度(MRQ),Fiverr的活跃买家数量同比增长37%,每个买家的支出同比增长20%。   增长领域 在高度竞争和分散的市场中,反定位和网络效应是Fiverr继续增长的关键。随着远程工作的转变,Fiverr的增长已经加速,但为了保持这种增长,Fiverr将需要关注以下长期可持续增长的来源。 国际扩张:自2020年开始,Fiverr在国际扩张方面取得了实质性进展。Fiverr针对美国以外的人群推出了本地化网站。首先是德国和西班牙的本地化网站,最近是葡萄牙和巴西,并计划继续向欧洲、亚太和拉丁美洲扩张。 他们平台的本地化将允许德国的自由职业者与美国的买家进行无语言障碍的沟通和交易,改善买家和自由职业者的体验。Fiverr已经实现了额外的支付功能,支持外币交易,并允许以当地货币支付,为卖家消除任何外汇风险。 Fiverr的买家主要来自英语国家,但Fiverr计划向西欧、亚太和拉美扩张,这将为其业绩和用户群提供可持续的增长来源和地域多元化。 向高端市场发展:据Fiverr预计,仅在美国,每年的TAM市场总额就达1000亿美元,而这一市场在很大程度上仍未被开发。预计这一市场的大部分将由企业和中小企业占据。Fiverr估计,仅在美国就有3000万中小企业,而他们目前的活跃买家为310万,其中主要包括个人和极小型企业。 Fiverr抢占中小企业市场的方法是通过其自下而上的市场策略。这一战略包括针对小企业的个人和团队,预计将通过有机的、非付费的渠道带来买家的增长,消除对资本密集型销售团队的需求。 Fiverr已经开始提供服务以适应较大的项目,如Fiverr Business,以努力抢占中小企业市场。Fiverr Business是一个协作式项目管理工具,无缝整合了寻找自由职业人才的能力。Fiverr Studios是一款类似的产品,但却是针对自由职业者的。Fiverr Studios允许一群自由职业者结合他们独特的技能和经验来解决较大的项目,比如中小企业需要的项目。 Fiverr还为其自由职业者提供服务,以提高他们的工作质量。这些服务包括Fiverr Pro、Fiverr Learn、Fiverr Elevate、And.Co和ClearVoice。Fiverr Pro是一项由Fiverr对自由职业者进行人工审核并确定为 "顶尖人才 "的服务。如果自由职业者被批准为Fiverr Pro身份,他们就可以提供Pro Gigs,要求比传统Gig更彻底,价格也更高。这给自由职业者提供了一个以更高的报酬提供更高质量工作的机会,并将吸引预算更多、项目更复杂的中小型企业。 向高端市场发展并抓住中小企业买家群体,将带来更高的活跃买家和每次购买的支出,这将在可预见的未来转化为可持续的顶线增长。 类别扩展:Fiverr最近在平台上增加了第9个垂直类别,名为 "行业"。行业包括游戏、电子商务、建筑、图书出版、播客、政治、影响力和房地产等类别。随着Fiverr在其平台上增加更多的垂直行业和类别,它增加了TAM,增强了买家和卖家的体验,以及买家的终身价值(LTV)。所有这些因素对于推动长期收入增长和买家留存都很重要。 技术基础设施:CEO Micha Kaufman认为Fiverr是一家技术公司,而不是一家人事公司。因此,Fiverr持续投资于其跨平台界面及其专有的人工智能技术,以便为买家提供更好的个性化服务和推荐,提升买家体验。事实证明,对其专有技术的这种投资是有效的,2019年58%的收入由重复购买者贡献,而2018年为57%。 Fiverr在未来保持可持续增长的能力取决于其在这四个领域继续投资的能力。在许多竞争对手提供类似服务的情况下,Fiverr将不得不依靠其护城河来继续获得市场份额。 财务表现 Fiverr在Covid之后的收入飙升,最近一个季度的收入同比增长88%。基于前瞻指引,预计FY20营收同比增长75%,17年以来营收的CAGR为53%。管理层需要继续在国际扩张、向上市场销售、品类扩张和技术基础设施方面进行投资,以维持目前的收入增长水平。 毛利率一直保持强劲,MRQ为83%,而19财年为79%。由于在增长方面的持续投资,Fiverr尚未公布正的营业收入。然而,20财年营收的加速增长和活跃买家的有机增长,使得营业利润率为-1.9%MRQ,而19财年第三季度为-31.7%。 Fiverr在20财年首次实现了FCF正增长的季度,MRQ FCF为610万美元,代表着11.7%的FCF利润率,而19财年同期的FCF为-330万美元。第三季度不含股票补偿(SBC)的FCF为正值,为230万美元,FCF利润率为4.5%。 竞争格局 如前所述,Upwork(UPWK)为自由职业者提供了一个找工作的平台,但基于传统的求职流程,自由职业者必须竞标发布工作。Upwork也受益于疫情引起的远程办公的转变,营收MRQ增长27%,20财年指导意见预计同比增长88%。 核心客户的增长没有那么惊人,19财年同比增长18%,MRQ为15.3%,核心客户为13.9万,而Fiverr在19财年同比增长37.2%,基于20财年第三季度的活跃买家为310万。(重要提示:"核心客户 "仅代表自首次购买后至少花费5000美元且在过去12个月内有消费活动的客户。Fiverr的 "活跃买家 "代表任何在过去12个月内订购过演出的人)。 Upwork报告的客户支出留存指标在19年第一季度达到了107%的峰值,但此后慢慢走低,客户支出留存为100%的MRQ。同期,Fiverr成功将每个买家的花费提升了30%,从150美元提升到195美元。 19财年Upwork的总服务量(GSV)为21亿美元,同比增长18.8%,MRQ为6.861亿美元,同比增长25%。相比之下,Fiverr在19财年的GMV为4.01亿美元,代表37%的同比增长,MRQ为1.939亿美元,代表85%的同比增长。 即使是Fiverr近5倍的GSV,Upwork的拿货率也导致了19财年3亿美元的收入,而Fiverr的4.01亿美元GMV导致同期1.07亿美元的收入。由此可见,基于19财年,Upwork的拿货率为14.6%,Fiverr的拿货率为27%。 这两家公司为了利用大规模的TAM,都对业务进行了大量的再投资,但至今仍未实现盈利。不过,Upwork报告称,截至第三季度的20财年运营亏损为2300万美元,而19财年同期的运营亏损为1110万美元。Fiverr在20财年截至第三季度的运营亏损为880万美元,而同期19财年的运营亏损为2670万美元。两家公司在20财年都实现了营收的加速增长,但Fiverr在提高运营利润率的同时,也实现了管理,而Upwork截至20财年四分之三的运营亏损与19财年全年相比翻了一番。 提供自由职业者服务的市场是分散的,有许多不同的网站提供非常相似的服务。这导致自由职业者和买家的转换成本很低,并助长了Fiverr及其竞争对手的竞争环境。 估值 鉴于Fiverr的高增长和几乎没有公开上市的竞争对手,Fiverr是一家很难估值的公司。然而,相对于Upwork,Fiverr的价格相当昂贵。Fiverr的交易价格是销售额的37倍,而Upwork的交易价格是销售额的12倍。考虑到Fiverr相对于Upwork的表现,Fiverr的倍数高于Upwork是合理的。相对于Upwork,Fiverr在20财年之前一直保持着较高的收入增长、毛利率,并大幅提高了营业利润率。 Fiverr在高度竞争和分散的环境中运营,而且Fiverr还没有为其平台带来大量的中小企业,因此很难在这些水平上买入。这对公司来说既是风险,也是发展机遇。Fiverr和Upwork的市值加起来约为100亿美元,而FVRR估计仅在美国就有1000亿美元的TAM,也就是目前两家公司市值总和的10倍。以Fiverr目前的成长性结合自由职业者行业的发展,以25倍-30倍的销售额买入Fiverr是有道理的。   投资的风险建议 无法争夺中小企业市场:如果Fiverr不能成功地让大型企业从他们的平台上购买,将极大地阻碍他们的发展潜力。Fiverr将与Upwork、Freelancer和Toptal直接竞争这一市场,竞争将非常激烈。Upwork、Freelancer和Toptal目前为大型企业提供的自由职业者都是经过审核并熟练完成所需任务的。Fiverr提供类似服务的尝试是Fiverr Pro。Fiverr Pro有助于延续前面所讨论的飞轮效应,但如果Fiverr不能触及中小企业,带来更高质量的需求,以匹配更高质量的供给(Fiverr Pro自由职业者),这种情况就会被破坏。 在Fiverr的310万活跃用户中,绝大部分是个人和很小的企业,这是决定Fiverr能否有效触达中小企业市场的重要指标。成功抢占SMB市场是Fiverr发展的后盾,也是未来发展建议。如果在抢占SMB市场方面有疲软的迹象,则建议已经失效。 无法在全球范围内扩张:19财年70%的收入来自英语国家,跨界扩张对公司的长期发展至关重要。自由职业是一个全球性的趋势,不局限于任何一个地域,因此是Fiverr可持续长期增长的重要来源。 Fiverr与Upwork、Freelancers和Toptal的竞争是不分国界的。Fiverr需要继续提高平台上的工作质量,试图让中小企业在美国和全球范围内使用其服务。 跳过第三方关系:这种风险是任何经纪人的商业模式所固有的。Fiverr作为买家和卖家的中间人。他们有可能决定将他们的关系从Fiverr的平台上移开。Fiverr保持自由职业者参与的尝试是通过向自由职业者提供服务,帮助他们管理业务。 Fiverr为自由职业者提供的主要价值是一个寻找客户的市场。如果这一点被更便捷的方式提供同样的服务所破坏,将不利于Fiverr的长期潜力。 结语 即使在疫情消退后,自由职业经济仍将继续增长。Fiverr通过区别于其他平台提供的求职流程,深耕相关体验,为平台的发展提供机会。这创造了一种飞轮效应,促进了高质量买家和卖家的加入,并推动了活跃买家的数量和每个买家的消费。Fiverr利用这种飞轮效应强化了能让中小企业使用其平台而不是竞争对手的能力。而这将决定Fiverr护城河的持久性,以及公司在高度分散市场中发展的长久性。   作者: 帕特·帕特尔 以上由聪明的AI翻译完成,仅供参考!
    零工经济
    2020年11月23日
  • 零工经济
    Upwork股价上涨44%,自由职业平台在COVID-19时代的快速发展 编者注:自今年早些时候COVID-19大流行开始以来,数百万美国人失去了工作。在这种环境下,一个连接公司和自由职业者的在线平台本周暴火也就不足为奇了。 Upwork股价上涨44%,市场普遍看好 总部位于圣克拉拉的Upwork公司周三公布第三季度营收9670万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24%,其中市场营收增长26%至8800万美元。 该公司报告的GAAP净亏损为270万美元,每股0.02美分,比去年第三季度有所改善,当时Upwork的净亏损为350万美元,每股0.03美分。 Upwork股价周四收盘上涨43.57%,报29.03美元/股,比去年上涨近93%。 该公司预计下个季度的收入在9,600万美元至9,800万美元之间,全年收入在3.63亿美元至3.65亿美元之间。 "流行病正在推动工作方式发生实质性、结构性的变化,"首席财务官杰夫-麦康斯在周三的财报电话会议上告诉投资者。"我们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并有一个惊人的机会来支持自由职业者和客户在这个新的工作世界中实现他们的潜力。" Upwork曾预测,鉴于Covid-19大流行造成的宏观经济状况,第三季度客户支出可能会下降,但后来发现它高估了这一放缓。 裁掉三分之一销售团队,专注于企业客户发展 Upwork在转变发展策略,加倍向企业客户销售,这些客户平均每年在Upwork上花费100万美元。与此同时,作为发展计划的一部分,Upwork计划裁减三分之一的销售团队,裁员主要针对面向较小客户的销售团队。 "我们不会轻易做出这样的决定,而是充分考虑到对我们所有利益相关者的最佳利益。"布朗说。"这些行动不会改变我们近期或长期的增长预期。事实上,此举使我们的销售重点更加突出,我们的战略重点是获得更多、更大的客户,并实现每个客户更多的支出。" 布朗将企业销售团队描述为由“猎者”和“采集者”组成的团队,在某些情况下,他们会从大公司中找出现有的升级用户,建立关系,并将客户发展为真正的企业客户。 "这真的是一个落地和扩张的运动,可以以几种不同的方式开始,这取决于客户是否可能已经开始有机地使用Upwork,或者这种关系是否直接通过销售团队开发,"布朗说。"但这确实是我们的团队--管理方面--确实花了时间和精力来建立这些关系,并随着时间的推移帮助拓展这些客户。" 布朗说,Zendesk就是这样的企业客户之一,这是一家旧金山的客户服务软件公司,有4,000多名员工。 Zendesk今年早些时候成为了Upwork的客户,目前在会计、行政支持、工程和软件开发等七个类别中使用Upwork。 截至去年年底,Upwork约有570名员工,2019年在内部聘用了约1200名自由职业者。布朗周三指出,Upwork内部人才中约有三分之二是来自公司市场的自由职业者。
    零工经济
    2020年11月06日
  • 零工经济
    拒绝司机们变成员工,Uber们花1.84亿捍卫“零工经济” 小米之前是 Uber 的重度用户。 家在旧金山,公司也在旧金山,每天上班和同事拼 Uber,出去旅行也会使用 Uber。即使是新冠疫情期间,她都还用 Uber 出过几次门。 最近,她常常收到 Uber 发的邮件和短信,希望在 11 月的美国大选投票里对 Prop 22 法案投 “Yes”。这项法案的主要内容,是让司机能够继续保持“独立”的合同工身份,而不是成为公司的“正式员工”。   不仅是 Uber,小米还收到过 Lyft、Uber Eat、DoorDash 的邮件和短信轰炸,内容一致,对 Prop 22 投 “yes”,保护司机和外卖员“自由工作”的权利。 到今天,Prop 22 已经创造了一个历史,它已经成为美国历史上最昂贵的一张“选票”,包括 Uber、Lyft 和 DoorDash 在内的各大科技公司已经投入 1.84 亿美元,这还不包括反对者在这项法案上的投入。这么大的声势连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 Bernie Sanders 也站出来对科技公司的做法表示震惊。   Prop 22 让 Uber、Lyft、DoorDash 这样的科技公司联合起来,抛弃过往的竞争和对抗,一起动用所有的力量,试图赢下 Prop 22 的胜利。 对于 Uber 们来说:这是一场保卫商业模式的战 Prop 22 是什么呢?简单来说,它是由Uber、Lyft、DoorDash等等雇佣大量零工的科技公司联合发起的民间选票提案,想要让这些公司豁免加州2019年通过的第5号劳工法案(AB-5),从而不用将平台上的司机外卖员等当作公司的正式员工对待。 促使它诞生的导火索,是此前加州通过的第5号劳工法案(AB-5)。AB-5 定义了什么是“独立的合同工”:可以自己决定收入标准、并且直接面对用户。 如果用 AB-5 的标准,Uber、DoorDash 上的司机、外卖员们将不能再被定义为“独立的合同工”,而要被视作这些公司的“正式雇员”。这些公司们必须为他们提供带薪病假、医疗保险,退休养老等一系列正式员工福利。 这无疑是所有主打“零工经济”(gig economy)公司们的噩梦。所以这些公司们就发起了 Prop 22 法案,希望自己能够从AB-5中豁免,让司机外卖员们仍然保持“自由合同工”的身份,而不用被当成雇员。 San Francisco Bussiness Times 特地帮这些科技公司算了一笔账。如果 Pro 22 没有通过(即他们要遵从 AB-5 的规定),这些公司需要在人力成本上至少额外支出 30% 的花费。这对于本来就挣扎在盈利线上的公司来说,是一个非常“可怕”的消息。 根据 Uber 和 Lyft 内部的估算,如果他们将加州境内的“独立的合同工”变成“雇员”,他们需要为每个司机额外支付 3625 美元,Uber 在整个加州大概有 14 万的司机,Lyft 大概有 8 万,那么这意味着 Uber 每年需要额外支付 5 亿美元的费用,而 Lyft 则是 2.9 亿美元。 而且 2020 年受到疫情影响,出行的订单量大量减少,Uber、Lyft 已经大规模地缩减已有的业务线,裁员以维持公司的运作,一旦 Prop 22 不被通过,那么这意味着这些公司将会面对更加严峻的财务危机。 “如果把这些司机变成员工,这和传统的出租车公司有什么区别?” 每次大选投票前,Alice 都会花一点时间认真地研究每个法案。这一次,她在选票上对 Prop 22 投了“Yes”,虽然她并不是很喜欢这些大公司,绝大多数的时候她都会自发地选择站在工会这边。 让她做出这个决定的原因,是价格,而这背后其实是这些硅谷赖以生存的“创新模式”:Uber、DoorDash 们在供给端上让更多的个人司机走上平台,提供了更加个性化的服务,而用户并不需要支付额外的费用,甚至是更少的费用。 像 Alice 一样,很多消费者都在担心一旦 Prop 22 在这次大选投票的时候没有通过,“公司一定会提高费用,最后这笔钱肯定会从消费者身上出。” 在湾区生活 20 多年了,Alice 回忆到“从 Fremont 的地铁站到我家,如果打出租车,要 20 多刀,而用 Uber Pool,只要 3.6 美元”。她并不想要回到过去,尤其在硅谷这样的地区,公共交通非常的不方便,Uber、Lyft 的出现为当地人提供了很大方便。疫情期间,她也经常使用 DoorDash、Instacart 购买生鲜产品。   虽然绝大多数的人都表示如果价格差不多的话,还是会选择科技公司,“毕竟只要在手机上点一下,还是很方便。” 但华尔街的分析师也表示,一些价格敏感的用户可能就不再使用了,尤其是疫情结束之后,对于外卖公司可能是一个更大的打击。 这也是这些“零工经济”公司最大的担忧。 而且一旦 Prop 22 不通过,那么 AB-5 有可能被美国更多的州效仿,那么他们原先引以为豪的创新模式就不再有效,用户离开,估值大幅度缩水。 对司机们来说:这是一场反对剥削的战争 相较于之前,科技公司正在面临着更多的政府监管,Prop 22 只是这几年科技公司面临的许多“调整”之一。国会不断地举行听证会,要求各大科技公司在相关问题上做出解释,并且对于科技公司的收购和投资做出更加严格的规定。 不仅如此,民众、媒体也对于科技公司从早期的“蜜月”状态,到现在更多的是不满和怀疑。 小米非常清楚地能够感受到司机们对于 Uber 的态度变化时间线。最早的时候,司机们热衷向乘客推广 Uber,而现在更多的是抱怨,“今天,你不可能见过一个没有对 Uber 抱怨的司机。” 2017 年,Uber 的创始人 Travis Kalanick 还曾因为对一位抱怨的司机发怒而道歉,而最近的两三年,越来越多的人质疑这种“零工经济”的本质上是创造了一种新的“剥削”。 黄先生是一名兼职的 Uber 司机,他有自己的工作,他每天只开早上 5-8 点的高峰期,然后就去公司上班,每周一般能额外赚一个 150-200 美元,好的时候可以赚 250 美元。 过去几年期间,Uber 不断调低每公里司机可以赚取的收费,同时调整许多里程上的奖金。黄先生也听到过一些 Uber 司机说过,生意冷清的时候,只能坐在车上干等着,虽然开 Uber 5-6 个小时,最后平均下来每个小时的工资甚至没办法达到最低工资。但他很快地又补充到:“大家都为了钱,也没办法。” 这些司机的论坛里,你可以更清楚地看到司机们的艰难处境,例如有些乘客莫名其妙地给一星、路上出了一点事故,几单下来的钱还不够修车等等。 待遇越来越差,收入无法保证,让越来越多的司机们向科技公司们吹起“反抗”的号角。不仅仅是加州,在美国其他的地区也有相应的诉述,要求承认其“正式员工”的身份,提供相应的医疗保险等等福利;英国媒体也曾报道过这些司机们自发地组织起来,要求政府规范这一类的公司的行为。   所以很多司机们给 Pro 22 投了“No”,希望打破 Uber、Lyft 们的如意算盘,能给自己争取更多的基本保障和福利。 但同时,也有一部分司机担心这样的“反抗”行为会触怒公司,会让他们彻底在加州地区关闭业务,导致失业。 现在确实有一些科技公司们已经开始闻风而动了,尤其是那些可以提供线上服务的公司。在线英语外教平台的模式同样是招聘大量“零工”老师们远程上课,由于 AB-5 法案,从去年开始,他们停止招募在加州地区的老师,一些公司会要求老师在填写地区的时候,说自己在美国的其他地方。 没有人想要让“共享经济”消失 正如一位组织的司机所说的那样,“我投NO的原因并不是对于 Prop 22 不满,我只是希望这些科技公司们听见我们的声音,不能够随意调整基础薪水。” 由 Uber、Lyft 们所创造“共享经济”模式给了人们在工作上更多的自由选择,也给每个人创造了更方便的生活和出行,然而不得不承认的是,在他们打败出租车、主导市场之后,他们就开始不断侵蚀司机们的利益,来让自己的盈利最大化。 没有人想要让“共享经济”消失,或许与之前所有其他科技公司所要走的路一样,他们需要探索出一个新的“平衡”。 目前的 Prop 22 就是这些公司所提出的一种“平衡”:他们不希望为司机们提供全职员工的福利,但是也列出了一些改进措施,比如向一部分的司机提供工伤保护、提供最低薪酬保证、限制工作时长等 但司机们会满意这个平衡吗?这中间还有太多的细节需要推敲,这张 2020 年 11 月最“贵”的选票并不是终点。
    零工经济
    2020年10月17日
  • 零工经济
    共享员工和零工经济能否消灭组织边界? 疫情期间大家都注意到了盒马租借西贝、云海肴员工的新闻,引发了社会上对于“共享员工”的讨论。其实在疫情之前,“共享员工”就已经存在,例如我们身边经常看到所谓的“零工经济”,这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共享员工”。比如,一些家电行业在淡季时会让员工轮岗上班,那些暂时闲下来的员工,往往会去其他行业打零工。再比如说,在2018年,美团、UU跑腿、闪送等公司建立了共享配送联盟。联盟里的“共享配送员”不和任何平台签合约,但是能利用闲暇时间承接几个平台的订单。     有一种声音认为,这种工作模式会成为一种新趋势。但在我们看来,在互联网经济下,这种用工模式的规模虽然可能会不断增长,但不会成为主流。为什么这么说?要严谨地回答这个问题,恐怕需要一本学术专著才能说的清楚。我们在这里仅提供一个自己的案例研究,算是为这个无论在学术界还是在实务界都被广泛争论的议题提供一个略复杂一点的视角。 我们曾经对美团中不同雇佣方式的骑手进行过调研。大家可能知道,外卖平台一般是两种就业模式:众包 vs. 加盟(代理)商雇佣。这两种模式分别对应平台上的快送 vs. 专送服务。比如你在美团上点外卖,如果是稍微好一点的馆子和连锁店,一般都标着“美团专送”的字样,这些都是由加盟商完成的配送服务。他们一方面从平台承包某一个区域(最长约3.5km直线距离形成一片),称做一个站,站内的骑手和商户仅在这一片区域内提供配送服务,从而确保约35分钟内及时送达)。加盟商另一方面自己雇佣外卖骑手,同他们形成劳动关系,原则上要签合同、交社保。然后这些员工全职在平台上接单工作。 而众包模式就是我们一般了解的共享经济下的工作模式,类似于网约车的快车司机的个人承包制模式(independent contractor)。虽然在全世界的学界和司法判例上尚存在争议,但是在实践安排中,众包模式下的平台从业者通常不与平台形成劳动关系。在外卖平台上,众包骑手自己在APP上注册通过,就能在平台上自由接单。   我们的研究发现,两相比较,加盟商模式的优势不言而喻。这是因为加盟商企业可以通过公司的内部规章制度和HR(当然可能只是一些最简单的技术)来招募、培训、激励和留住骑手。比如要求骑手一天必须至少工作8小时,且在午、晚高峰的几个小时之内必须上线,并采取强制派单制(众包骑手则可以选择抢单制)。加盟商对其骑手有具体的休息休假的规定,这确保了在节假日和台风天一样有足够的运力来支撑外卖平台的运行。同时,组织还可以为骑手提供培训、互助以及团队合作的机会。如果某个骑手单子拿多了,或者突发意外,站内的其他骑手可以提供帮助、分担工作。最后,加盟商的骑手每天定时早会,站长会监督检查骑手的着装、仪表、装备消毒等方面的准备情况,同时提供信息分享。总而言之,这些机制试图通过雇佣关系和组织管理来实现高绩效,从而提升服务质量。   而在众包模式下,上述机制都是完全缺失的,骑手的追求也非常单一,就是多劳多得,获得更多的现金收入。平台也无法从众包骑手身上激发出太高质量的服务,所以只能面向相对低端的市场,在台风天和节假日也无法仅仅依靠众包模式来保障充足的运力。从现有调研来看,专送骑手的心理安全感更高,这里面既是雇佣关系相对于“共享经济”模式的优势,也有人力资源管理技术的作用,二者很难完全区分开来。 在组织行为学领域,员工的心理安全感被研究很多,它指的是员工认为在表现和展示自我时, 其自我形象、地位和职业生涯不会遭受负面的后果与打击的一种感知。既往研究表明,当组织中包含更多支持性管理, 给予员工更为明晰的工作期望, 并且能够允许员工自由地表达声音时, 员工就会从组织中感知到更高水平的心理安全感,并做出更高的工作参与;反之,心理安全感不高的员工对未来的预期较差,从员工行为的角度会增加压力、损耗健康,降低工作绩效,并带来更多的离职行为。   相较于有长期雇佣承诺的合同工而言,共享经济下的零工工作通常可以独立完成,很少有机会与自身社交圈外的人共同协作,由此造成与社会的隔绝感阻碍了劳动者的集体身份认同,工作不固定、收入不稳定、无法享受雇主提供的保险福利等不确定性更是显著降低了劳动者的心理安全感。例如Edison咨询公司在2018年12月发布的调查表明,零工劳动者面临着更大的焦虑:只有24%的全职工作者经济焦虑指数超过50,而依靠零工经济的人中有45%经济焦虑指数超过50。   从企业管理的角度,企业员工离职会带来许多隐性成本,如招聘成本、培训成本、管理成本、风险成本等。疫情过后,这些许多企业继续选择短期雇佣的岗位来说,招聘和培训的成本是巨大的。此外,增加隐性成本的同时,由于这类雇佣关系下的劳动强度往往都大于长期雇佣关系下的工作强度,这可能会带来潜在风险。因而,无论是从员工自身,还是企业风险管理,这类员工是否共享、怎么共享,都是值得商榷的。 所以很多职位,看起来似乎适合分享,比如外卖员、快递员、快车司机,但是由于这类职业的成长路径不清晰、管理不到位导致个体职场安全感下降,所以为了提升共享的质量仍然需要考虑增加管理投入才能提升就业者的安全感。那么更进一步思考,对于职业成长路径清晰的个体而言是否更适合做劳动力共享呢,例如专家型人才,这方面的前景,对于有志于从事人才租赁业务的企业(国外也叫专业雇主公司,简写为PEO)不妨多考虑一下。 总 结 由此一役,共享员工是否会成为主流,甚至完全替代传统的雇佣关系模式、消灭组织边界?我们觉得暂时不会,因为你可以看到许多共享员工显然心理安全感不足,还对长期雇佣关系有依赖。但是我们相信这一群体的数量会增加,这既是经济发展的需求,也是互联网下精细分工带来的必然趋势。 作者简介: 李育辉,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教授、博导,数据与案例研究中心主任。中国人力资源开发研究会理事,中国劳动经济学会职业开发与管理分会理事。研究方向为领导行为和团队创新、新员工适应性、组织文化与企业全球化发展、HRM大数据分析等。主持过多项科研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优秀完成人。已在Academy Management Journal、Journal of Applied Psychology、Personnel Psychology、《心理学报》、《管理评论》等期刊发表论文70 余篇,出版著作 6 部。为壳牌、GSK、中国建设银行、中国农业银行、中国银行、百度、阿里、远景能源、兵装集团、三一重工等百余家企业和事业单位提供过咨询和培训服务。 张皓,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助理教授,美国康奈尔大学工业和劳动关系专业博士,。主要研究方向是雇佣关系和战略人力资源管理,并特别关注数字经济下的新就业形式,。曾为阿里巴巴、美团点评等数字经济企业提供咨询服务。 来源:李育辉 张皓 工商管理学者之家
    零工经济
    2020年09月02日
  • 零工经济
    迎接数字时代新人才经济的冲击 日益增长的数字经济的最大挑战是在不断变化的商业环境中建立一支数字化的劳动力队伍。要做到这一点,任何组织都必须首先填补技术技能方面的人才缺口,这对于数字战略至关重要。要成功地获得、发展和部署人才,首先要制定一项战略,规定将开展哪些工作,如何完成,以及由谁来完成。 组织需要为人才创造一个引人注目的价值主张,其中包括获得新技能、发展机会以及奖励方面的培训。对于领导者来说,在一个日益增长的数字世界中保留人的角色对于未来的成功至关重要。很明显,数字时代要求商界领袖具备一系列不同的素质。那些充分了解技术和人是如何相互补充和创造价值的领导人肯定会站在数字变革的前列。 今天,领导者应该能够设定一个明确的目标,激励他们的员工有效地实现这一共同目标,并赋予他们创造更多价值的独立性。当员工在被领导者激励的时候有一个明确的既定目标来实现,他们就会做出更高层次的参与和承诺,并为工作带来更多的创造力,使他们自己和他们的组织能够在数字时代蓬勃发展。所有这些特点正迅速成为新兴人才经济的一个重要方面。   新人才经济 第四次工业革命对社会经济和人口方面产生了重大影响,因为它扰乱了几乎所有行业的商业模式,进而造成劳动力市场的重大变化,导致出现新的就业机会,同时部分甚至完全取代了其他行业。同样,旧工作和新工作所需的技能需求也改变了大多数行业,改变了人们的工作方式。 这种工作特征的转变和所需技能的变化正以快速的速度增长,极大地影响了工作的性质。新出现的不同工作模式、不同的就业合同结构(包括薪酬结构)以及对灵活性的日益强烈的热情也正在改变目前的工作关系。随着工作世界的继续转型,一个新的经济已经衍生出来,GIG经济正在成为这一变化的主要驱动力。 从定义上讲,零工并不是全职的,而是指缺乏组织长期承诺的员工。工作时间是不可预测的,安排通常是高度灵活的,完全取决于任何特定时间的需求。在过去的几年里,零工经济或自由职业获得了巨大的吸引力,特别是在年轻的劳动力中,极大地改变了传统的工作动力。 在零工经济中运作的组织通常使用新的在线数字平台直接连接用户,由更独立的员工提供服务,而不是更传统的员工。零工工人,通常是按完成的单个任务付费的,他们需要高度的灵活性、对自己工作的更多控制,并且在大多数情况下喜欢远程工作,对组织的承诺很少。 许多通过在线数字平台赚取收入的零工,每年只干几个月的活。造成这种情况的一个共同原因是,考虑到经济往往会不时发生变化,从事这项工作的劳动力中,有一定比例的人通常会从事传统工作。反过来,这又导致了其他新经济体的增长,如平台经济和共享经济,尽管这些经济体的特点与GIG经济有相当大的重叠。 最重要的是,新兴国家和发达国家不断变化的人口动态导致进入劳动力市场的青年人口比例激增。反过来,这又助长了城市化和国际移徙,因为许多年轻人开始工作时的就业形式不那么安全和稳定。 通常,年轻的受访者更喜欢灵活的工作时间,并发现拥有工作和完成任务而获得报酬的价值,而不是传统的就业形式,如收入稳定、向上增长的典型好处。随着他们对零工经济和创业生态系统的参与继续增加,许多组织开始转向日益增长的替代劳动力部门,并雇用更多的这些工人。 当前和未来的劳动力必须更加积极主动地管理他们的技能。考虑到技术的飞速发展、互联互通、协作和个人责任的增加已经开始改变我们的生活和工作方式。   新人才的影响与准备 数字革命正在对劳动力和人力资源组织产生非常重大的影响。主要变化包括正在进行的人口、技术、社会和文化变革。在这个技术变化速度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快的数字时代,人力资源和商业领袖应该开始通过合作和考虑最适合劳动力的工作模式来简化业务流程。 在这个数字时代,对人才的需求不仅仅是由技术需求驱动的;许多组织正在改变他们的商业模式,专注于更多以客户为中心的方法,并着手于整合数字运营,为此他们不仅需要有正确的数字技能,还需要有能力促进这些变化并以更灵活的方式进行协作。 今天,新一代劳动力对组织提出了更大的挑战,因为他们对雇主和工作的期望与前几代大不相同。具体而言,前几代人往往更重视安全和传统,而新一代则更多地受到个人幸福、实现愿望和认可的激励。同样,新一代希望有更高的灵活性、更灵活的职业道路、明确的工作与生活平衡以及明确的目标。 人才市场上不断变化的人口结构和技能要求使得顶尖人才对组织来说几乎是不够的,因此,许多组织都在寻找创新的方法来获取人才。许多组织正在利用日益复杂和多样化的人才生态系统,变得更加实验性。 组织应通过扩大现有人才渠道,建立更成功、更宽、更高质量的人才管道。人才库以及通过建立彼此之间的协作路径,使他们能够通过在组织内部和组织之间更有效地共享人才来利用人才生态系统。这类似于人才管理,例如人才的获取、发展和保留。这些社区受到合作、学习、网络、伙伴关系和许多其他因素的推动。 利用知识和个性化,使员工的价值主张一致,使员工的目标与公司的愿景、业务战略和经营模式同步,是组织在变革之旅中取得成功的一些关键因素。除了价值主张之外,许多敏捷和创新的组织正在开发新的人才获取模式,这些模式能够通过赢得人才战争和取得成功而反映当前的数字时代。 成功的人才获取模式应该建立在协作、共享和社区建设战略的基础上。人才争夺战只有通过采用这种新的、协作的心态,拥抱和利用开源人才生态系统所提供的竞争优势,才能获胜。当存在人才问题时,许多组织已经在对其劳动力进行投资,一旦该组织开始认识到人力和社会资本在该生态系统中的重要性,这种投资就会更加有效。   人力资源对未来的准备 在新的人才经济中,人力资源领导和专业人员需要集中精力帮助企业了解对未来的技能需求和准备,并确保为这些员工提供惊人的体验,从而使他们能够学习新的参与方式和持续不断的工作。学习与发展技术,鼓励与其他人和机器的合作。所有这些都需要一个新的环境,让他们能够工作、学习、激励和成长。 随着年轻一代的工人搬到更大的城市和更发达的国家去工作,劳动力在地域上变得更加多样化。此外,我们也注意到偏远工人在劳动力市场上的崛起。所有这些当然要求人力资源部门有一个明确的方法和框架,以便于其为新的人才、经济和工作的未来做好准备。 上图还描述了人力资源准备工作的四个主要要素,以帮助各组织做好准备。 通过投资于不同的员工学习和发展、交叉培训、横向调动和实习计划,为组织中的员工提供持续的学习和发展机会。 采用新的心态、技术和技能来领导工作世界,因为未来需要劳动力的技术和社会技能。 对重新设计业务流程和工作方式的需求,这需要在整个工作转变和职业发展过程中给员工带来紧迫感。 开始为人力和机器的两个不同部分构建协作工作环境,这是因为机器所执行的人工任务和活动的自动化和增强程度大大提高了。 人力资源组织迟早会在全球范围内看到这些变化,这应该会引发更多对福利、流动性、灵活工作时间和新的工作可能性的期望。由于技能的转变和工作的转变,不同技能水平的工人数量也将发生变化。这需要一些准备和平衡,这样才能不断提高员工的敬业度、留用率和生产力。 由于技术和商业环境的迅速变化,新的技能短缺正在增加,这在为组织找到合适的熟练工人方面带来了许多挑战。反过来,这又造成了劳动力市场的不稳定,特别是当我们考虑到就业转型的时候。人力资源部门所能做的缓解努力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业务领导人,因为他们是负责其员工队伍的人。 有必要与学习机构建立更多的伙伴关系,为所需技能提供更多的教育和培训。除此之外,提供更多的实习项目,加强人才储备,促进劳动力发展也是人力资源考虑的重要因素。   以上由AI翻译,仅供参考! 作者:Soumyasanto Sen 来源:digitalhrtech
    零工经济
    2020年03月25日
  • 零工经济
    赋予灵活的桌面式办公人员权力 我们现在的工作方式已经从过去被视为“办公室”的方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虽然对于那些坐在办公桌前的人来说,工作场所的技术不断发展壮大,但大多数工作场所的技术创新都忽略了美国最大的一批工人——无桌工作人员。 我们知道,在美国,工作场所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这已经是几年了,它正处于一个真正的变革时期。曾经的“办公室”被打乱了,技术创新使世界各地的劳动人口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一起,而我们之间的距离却越来越远。零工经济因颠覆传统的工作场所观念而应受好评。每天都有越来越多的公司如Uber和Wag出现,工人开始看到在他们的工作时间表中获得更大灵活性的可能性,同时仍能保持满足其需求的收入。 我们知道,推动改变办公室方式的关键词是灵活性。灵活性是当今最受欢迎的“工作津贴”之一。事实上,在最近的一项Quinyx调查中,工人们认为灵活性比健康福利更重要,85%的受访者认为更灵活的工作安排能提高他们的工作效率。全球演唱会经济正在向劳动力中的传统主义者表明,灵活性是可以实现的,而且在许多情况下,对企业的底线更有利。下一步,所有行业——甚至那些没有工作人员的行业——都要将这种灵活性的关键要素应用到自己的劳动力中。(了解更多:https://hrtechchina.com/) 我们今天的工作方式已经从历史上被视为“办公室”的方式发生了巨大变化。有无数的工作场所技术创新,例如Wi-Fi热点和消息传递应用程序,使员工能够在任何时候按需要轻松地工作。 虽然工作场所技术已经为坐在办公桌后面的人增长和扩展,但大多数工作场所技术创新都忽略了美国最大的工人群体:无办公桌的劳动力。 这些几乎是每个消费者每天与之互动的人,他们使我们的世界每天都在运转:零售工作者、医疗保健工作者、快餐店工作人员等等。他们的实际工作地点可能无法商议,但他们仍然希望自己能参与到灵活性运动中,并可以从中受益匪浅。(了解更多:https://hrtechchina.com/) Quinyx的同一项调查发现,对于无桌工人而言,安排工作所花费的时间会损害生产力:  受调查的劳动力中有41%  每周按照自己的时间表和其他团队成员的时间表花费最多  5个小时,而  24% 的工人 每周花费  5  到  10个小时以上。 32%  的受访劳动力表示与同事的协作是他们工作中最大的挫败感。 51%的人  说,他们每周最多花费5个小时尝试与同事进行协调或等待同事找回他们。 52%的人  表示与员工的交流非常具有挑战性。 这群工人迫切需要技术创新,以使他们重新控制自己的日程安排并帮助他们提高生产力。尽管过去提供灵活性对于雇主来说是个不错的选择,但事实是,具有灵活性的工人会更加投入和生产力。在当今劳动力市场紧张的情况下,它已迅速成为招聘和留住高层员工的必备条件。 成功的业务的主要关键之一是快乐的员工队伍。近来,在改善企业内部员工体验方面出现了强烈的运动,而为此做出具体努力的人们正在意识到这一点。由于无桌工人在公司工作中处于第一线,因此他们是您与客户互动的品牌的面孔。保持他们的参与度和生产力对于客户体验和品牌忠诚度至关重要,使这些员工具有灵活性对于提高生产力和参与度有很长的路要走。Quinyx的最新研究表明,消费者更有可能从一个快乐、敬业的员工那里购买产品,这意味着不能让无桌面员工保持敬业精神将使企业蒙受金钱损失。 现在是时候了,各种企业都应面对挑战,以赋予其员工灵活性的挑战。对有利于员工的技术进行投资最终将使您的业务受益。为人才而战只会变得更加艰巨,要想在顶尖企业中脱颖而出,首先需要从灵活性开始的强大收益。   以上由AI翻译,仅供参考! 作者:Erik Fjellborg Quinyx 来源:hrtechnologist
    零工经济
    2020年03月03日
  • 零工经济
    【HRTechChina专稿】2020年2月人力资源科技投融资小结 2020年2月,HRTechChina共收录了23家人力资源科技行业投融资信息。相较于1月份的投融资事件,2月份投融资事件有所增长。此次投融资事件分别为:国内有4家,国外有19家。同时,编辑又把人力资源科技行业再进行领域细分,本月收录的细分领域涉及:招聘、人力资源科技、SaaS、薪酬、零工经济、员工福利等几大类。本月种子轮、A轮为投资热点,共发生10起融资事件。本月融资金额从数百万美元到数亿美元不等,最高融资金额为1.5亿美元。以下为详细情况:   本月最大的一笔融资事件为: 【美国】全球化人才服务提供商Globalization Partners获得1.5亿美元融资 总部位于波士顿和圣地亚哥的平台全球化人才服务提供商 Globalization Partners Inc.获得1.5亿美元的少数股权投资,该平台使公司能够在170多个国家/地区聘用人才。投资后估值5亿美元,但是他们表示预计将达到10亿美元的估值,并在2020年底前成为波士顿最新的独角兽公司。本轮融资由Wincove Private Holdings和TDR Capital管理的基金领投,Sands Capital也参与其中。   本月国内的四笔融资事件分别为: 2019年回款增长四倍,「来也科技」完成C轮4200万美元融资 人工智能企业来也科技宣布完成C轮4200万美元融资。本轮融资由光速全球基金和光速中国成长基金联合领投,凯辉创新基金、双湖资本继续跟投。来也科技表示,公司目前也是国内RPA+AI赛道融资额最高的公司。根据公开信息,来也科技于2019年6月宣布与RPA公司奥森科技合并,当时“新来也”宣布完成了B+轮3500万美元融资。在此之前,公司曾于2015年宣布获得400万美元天使轮融资,于2016年底宣布底完成数千万人民币A轮融资,于2017年底宣布完成千万美元B轮融资。 蓝鹰立德获数千万元融资:助企业解决个税问题 已服务1/3全球500强客户 人力资源与个税技术解决方案提供商 “蓝鹰立德”近期获得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投资方为上海云砺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票易通)。本轮融资将主要用于解决方案的持续研发,以及个税业务的营销、服务、咨询团队建设。 线上家教品牌Snapask完成3500万美元的融资 总部位于香港的教育技术公司Snapask完成了3500万美元的融资。该轮融资迄今已获得的总资金超过5,000万美元,由新加坡的Asia Partners和韩国的Intervest等机构领投。该公司打算将这笔资金用于在东南亚(尤其是越南和新加坡)的进一步扩张,并专注于分析产品的开发,以推广自主学习技术和视频学习内容。 “石墨文档”获数千万美元融资:用户数超2800万 企业用户超37万家 云端Office办公软件石墨文档近日完成 B+轮数千万美元融资。本轮融资由宽带资本、方广资本共同领投,蔚来资本、华创资本跟投,Scale Partners 担任独家资本顾问。本轮融资将主要用于云端 Office 办公产品的进一步完善和性能提升,及新产品的开发,以更好的满足广大用户及企业客户的需求。   本月种子轮融资事件分别为: 【英国】实时在线活动平台Hopin获得了500万英镑的融资 总部位于英国伦敦的远程在线活动公司 Hopin,完成了500万英镑(合650万美元)的种子轮融资。这一轮由Accel领投,来自Northzone、Seedcamp、Web Summit的Amaranthine基金和Slack基金,以及angels Ilkka Paananen、Daniel Dines、Des Traynor、Carlos Gonzalez Cadenas和Andrei Khusid。与这笔资金一起,领导Accel投资的Luciana Lixandru将加入董事会。 【英国】零工经济薪酬服务平台Wollit获BBVA和Anthemis百万美元投资 近日,英国零工经济从业者薪酬服务平台Wollit宣布获得BBVA与Anthemis联合提供的100万美元种子轮投资。目前,该公司已经获得了英国金融服务管理局的审批,预计于今年夏天正式面世。近些年来,零工经济的崛起也孕育了不少从事相关金融创新服务的平台。比如与Wollit提供类似服务的SteadyPay和Trezeo,以及提供弹性保险服务的Zego和Collective Benefits,还有为零工经济从业者提供养老金管理服务的Penfold。 企业协同软件开发商Range获600万美元种子轮融资 据外媒报道,初创公司「Range」于近期完成600万美元种子轮融资,由General Catalyst领投,First Round Capital、Bloomberg Bet等机构跟投。 【美国】组织结构图自动化服务商ChartHop获得500万美元种子轮融资 ChartHop宣布进行了500万美元的种子轮融资,以通过与员工计划、建模和人员分析相关的组织结构图来帮助公司可视化员工。基于他们的网站声称可以进行劳动力规划和人员分析,他们更好地准备在多个HR技术类别中竞争,并与各个阶段的供应商竞争。大多数现代HCM技术都提供组织的可视化视图,然后与其他HR流程相关联。当前市场集中在技能再培训/技能提升/职业发展路径上,一些供应商将团队和内部“网络”可视化。 【法国】初创公司Flitdesk完成约108万美元的种子轮融资,提供灵活工作区管理方案 以简化灵活工作区运营为目标的法国初创公司Flitdesk已宣布完成一轮100万欧元(约108万美元)的种子轮融资,以启动其Beta版外的灵活工作区管理平台。本轮融资由法国商人Xavier Niel等著名天使投资人通过其基金Kima Ventures领投。   本月A轮融资事件分别为: 【美国】劳动力科技公司 1Huddle获得500万美元A轮融资 总部位于新泽西州纽瓦克的劳动力科技公司 1Huddle筹集了500万美元的A轮融资。该轮融资由Tribeca Venture Partners领导,Humbition,NRD Capital和Newark Venture Partners参与。该公司打算使用这笔资金来增加人员,加速增长并满足其产品的全球需求。 【印度】中小学学习应用Doubtnut完成1500万美元A轮融资,腾讯和红杉印度领投 据海外媒体报道,总部位于印度的Class 21A Technologies旗下的教育科技平台Doubtnut已完成了1500万美元A轮融资,本轮融资由中国公司腾讯领投。Doubtnut使用短视频帮助学生学习和掌握数学和科学概念,迄今为止已筹集了1850万美元,其新一轮融资对其的估值约为5000万美元。 【英国】为工作场所提供心理健康平台的Unmind获910万欧元A轮融资 英国Unmind完成910万欧元(约为990万美元)A轮融资,由Berlin-based Project A领投和Felix Capital参投。该轮融资将用于支持公司增长,以及完善心理健康的相关项目。 【澳大利亚】企业在线培训平台Coassemble获得440万美元的A轮融资 Coassemble是一家致力于全球品牌在线培训民主化的公司,它宣布了一轮由Equity Venture Partners(EVP)和克林顿资本合伙人(Clinton Capital Partners)领投的440万美元的A轮融资。在公司生命周期的很大一部分时间里,这一轮融资使Coassemble获得的资金总额达到了660万美元。 【丹麦】开源企业组织架构图提供商The Org获约845万美元融资,红杉参投 公司组织结构图提供商The Org近日已完成780万欧元(约845万美元)的A轮融资,由Founders Fund领投,红杉资本、Balderton Capital以及众多天使投资人也参与其中。本轮融资将用于扩展其研究团队,并做出业务延展。   本月其余融资事件分别为: 【加拿大】HR服务公司 TimeSaved 完成640万美元融资 加拿大科创企业 TimeSaved 希望用自己的解决方案来优化传统的 HR 流程。据透露,凭借独有的商业模式,该公司已完成新一轮融资,融资金额为800万加币(约合640万美元),投资机构是加拿大本土投资机构 Clio 。(Clio 曾于2019年9月投出了加拿大历史上最大的一个 D 轮融资项目,金额为2.5亿美元)。 【美国】入职自动化平台EmployStream获得了700万美元的B轮融资 EmployStream是总部位于俄亥俄州克利夫兰的入职自动化和候选人参与平台,已完成了700万美元的B轮融资。本轮融资由Plymouth Growth Partners领投,JumpStart、Rev1 Ventures、Ohio Innovation Fund和North Coast Angel Fund参与了该轮融资。连同这笔资金,普利茅斯成长伙伴合伙人埃文·乌弗(Evan Ufer)也将加入EmployStream董事会。 【美国】远程劳动力供应商和管理平台Instant Teams获得150万美元的融资 远程劳动力供应商和管理平台Instant Teams宣布获得了由Squadra Ventures领投的150万美元融资。该投资旨在为Instant Teams的持续扩展提供资金,而远程团队成员将巩固客户的成功、营销、技术和管理职能,并进一步开发其专有的远程劳动力管理平台。 【美国】数字采用平台Whatfix获得了3200万美元的融资 Whatfix宣布已获得3200万美元的C轮融资。红杉资本印度公司领投了这一轮融资,现有投资者参与了由富达(Fidelity)、F-Prime Capital和Cisco Investments支持的全球专有投资公司“八路创投”(八路创投)。Whatfix 计划使用最新的现金注入来推动产品开发,并通过加速公司向欧洲和澳大利亚等市场的扩展来满足DAS不断增长的需求。 【德国】企业数字化劳动力平台WorkGenius获得了700万美元的融资 WorkGenius是一家总部位于德国汉堡的技术解决方案提供商,为中型企业寻找、管理和支付自由职业者提供技术解决方案,该公司获得了700万美元的额外融资。 【美国】云端活动协作平台AllSeated获得440万美元的融资 全球活动策划公司 AllSeated获得了440万美元的融资。Liquidity Capita提供了这笔融资。该公司打算利用这笔资金在整个北美和欧洲继续发展。Allseated是一个易于使用的数字平台,它提供了无缝协作、终极组织和虚拟现实工具,以便在事件发生之前将其可视化。 【美国】员工福利体验平台HealthJoy获得了3000万美元的融资 HealthJoy是一个旨在让员工更容易使用医疗福利的平台,它已经在Health Velocity Capital领投的C轮融资中获得了3000万美元的资金。返回的投资者也参与其中,包括美国风险投资伙伴公司、芝加哥风险投资公司、Epic Ventures、Brandon Cruz和Clint Jones。这使得HealthJoy到目前为止的总资金达到5300万美元。 远程办公信息分散怎么办?共享收件箱公司「Trengo」获175万欧元天使轮融资 共享收件箱公司「Trengo」近日获175万欧元天使轮融资,资金来自Peak Capital。此轮融资将主要用于扩大销售和营销团队,改善产品,提高在荷兰的行业地位,并向欧洲其他国家发展。     2020年1月人力资源科技投融资表供参考⇓
    零工经济
    2020年03月02日
  • 1234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加入我们  | 那年今日  | 招聘科技峰会精彩回顾  | 上海科技峰会回顾  | 首届HR区块链峰会  | 2017HRTech年度颁奖  | people analytics  | 候选人体验大奖  | 友情链接  | HR科技极客大奖  | 深圳科技峰会精彩回顾  | HR共享服务平台  | 三支柱论坛2018  | 2018数字人力资源科技奖榜单  | 2018 数字人力资源科技奖  | 北京2018HRTechCon精彩回顾  | 2018HRTechXPO  | 2018TOP100人物榜单  | 2019年度活动计划  | 2018年度大奖揭晓  | 2018投融资报告  | 2017投融资报告  | INSPIRE 2019精彩回顾  | 2019海外活动计划  | 2019北京招聘科技论坛精彩回顾  | 2019深圳人力资本分析峰会精彩回顾  | 2019中国人力资源科技峰会上海精彩回顾  | 2019HR科技极客大奖  | 北京HRTechXPO未来馆精彩回顾  | 深圳·2019招聘科技创新论坛精彩回顾  | 2019候选人体验大奖榜单  | 中国人力资源科技云图  | 招聘科技云图  | 2019上海招聘科技创新论坛精彩回顾  | 深圳7月19日HRTechXPO精彩回顾  | 2019HRPA上海站精彩回顾  | 2019中国人力资源科技创新奖  | 深圳·2019中国人力资源科技年度峰会精彩回顾  | 2019北京HR科技峰会精彩回顾  | 2019数字人力资源科技奖榜单  | 2019HRTechChina TOP人物榜单  | 2019HRTechTOP人物列表  | 2019HRTechXPO-上海精彩回顾  | 2020HRTechChina品牌活动计划  | 2020HRTech云图入口  | 共同战疫专题  | 2019年度评选榜单  | 2020招聘科技创新虚拟峰会精彩回顾  | 助力企业共同抗疫专题  | 2020年度候选人体验大奖(中国地区)榜单揭晓  | 2020HRTech虚拟峰会精彩回顾  | 提交业务需求  | HR专业直播  | 2020HR科技年度峰会·上海精彩回顾  | 2020HR科技年度峰会·深圳  | 2020中国人力资源科技创新奖榜单  | 2020员工体验中国峰会上海精彩回顾  | 2020数字人力资源科技奖(DigitalHRTech® Awards 2020)获奖榜单重磅揭晓  | 2020中国人力资源科技影响力TOP人物揭晓  | 2020中国人力资源科技影响力TOP人物榜单  | 北京·2020中国人力资源科技年度峰会  | 上海站精彩回顾-2020HRTechXPO未来人力资源科技论坛  | 影响力品牌50强  | 2020HRTechXPO未来人力资源科技论坛·北京站精彩回顾  | HR科技云图认证服务  | 员工体验中国研究院  | EXInstitute.cn  | 2021年度HRTech活动计划安排与评选奖项计划
 Hotline: 021-31266618   Email:hi@hrtechch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