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acebook
    【HRTechChina一周速报,Facebook、Workday、Microsoft、中国人力资源科技云图...(3月2日—3月8日)】 重要资讯 Facebook表示,Workplace现在拥有200万付费用户 Facebook发布了一些最新数据显示其企业服务平台Workplace现有200万付费用户使用该服务,不包括使用其免费套餐的用户; Facebook表示,非政府组织和教育机构将Workplace用于公益事业,如果把这些因素加进去,会得到“数百万”的额外用户,但Facebook没有提供具体数字。(详情请见:http://www.hrtechchina.com/26924.html) Workday发布第四季度财报,季度收入为7.886亿美元,2019财年总收入28.2亿美元。收入超预期,股票大跌! 2019年2月28日(GLOBE NEWSWIRE) - 金融与人力资源企业云应用领域的领导者Workday,Inc。(WDAY)今天公布了截至1月31日的第四季度和2019整个财政年度的业绩。Workday第四季度总收入为7.886亿美元,同比增长35.4%,同比收入为6.73亿美元,同比增长37.5%,年度认购收入积压为67.4亿美元,同比增长30.1%。2019财年总收入28.2亿美元,同比增长31.7%同比增长23.9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33.4%2019年营业现金流量6.067亿美元,同比增长30.3%。(详情请见:http://www.hrtechchina.com/26865.html) Microsoft将Yammer集成到了Microsoft Teams中 微软最近公布了Yammer的计划,Yammer是该公司企业社交网络,用于组织内部的私人通信。它正在接受Microsoft Teams的处理 - 用户现在可以在他们的频道中添加Yammer选项卡。Microsoft Teams被超过329,000个组织使用,是该公司有史以来发展最快的商业应用程序。Microsoft Teams只有两年的历史 - 它于2017年3月在全球推出。与此同时,微软在2012年6月以12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Yammer。(详情请见:http://www.hrtechchina.com/27042.html) 企业服务 201903版发布:中国人力资源科技云图(Map of HRTech China)欢迎转发 中国人力资源科技云图(Map of HRTech China)201903版正式发布,下个版本4月19日发布。(详情请见:http://www.hrtechchina.com/26959.html) 员工福利Cherry让初创公司的员工自己选择办公福利 最新一批Y Combinator初创公司Cherry希望让员工自己拿公司的津贴。用户可以建立自己的订阅帐户;Cherry通过礼品代码支付员工福利,并允许他们随时更改自己的网络福利。Cherry的共同创始人(也是姐妹)吉莉安(Gillian)和艾米丽·奥布莱恩(Emily O 'Brien)说,他们的Slackbot市场将让员工完全个性化他们从公司获得的生活方式福利,允许他们在Spotify上建立一个高级账户,或者购买ClassPass的订阅服务,而不仅仅是按照公司的表面价值获取福利。(详情请见:http://www.hrtechchina.com/26984.html) 消息称字节跳动计划将企业IM产品Lark推向海外市场 据The Information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字节跳动正在悄悄地向美国及其他海外市场推出一款办公软件Lark奠定基础,此举将会对Slack、微软、谷歌等公司构成潜在的挑战。(详情请见:http://www.hrtechchina.com/27089.html) Salesforce发布myTrailhead,一个可定制的培训平台 Salesforce宣布推出myTrailhead,这是一个类似的平台,使公司能够基于Trailhead创建品牌化,完全可定制的培训材料做法。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最初于2017年11月在Dreamforce上宣布了这一想法,并且在去年对13个试点客户(包括其自身)进行测试之后,该产品今天普遍可用。(详情请见:http://www.hrtechchina.com/27077.html) 融资消息 国内 以数据驱动招聘效能提升,Moka获高瓴资本领投1.8亿元B轮投资 智能化招聘管理系统 Moka 已于近日完成 B 轮融资,金额1.8亿人民币,由高瓴资本领投,襄禾资本和老股东 GGV 纪源资本、金沙江创投参与跟投,义柏资本担任本次融资的独家财务顾问。此次融资将主要用于人才引进、产品创新与业务拓展。(详情请见:http://www.hrtechchina.com/26947.html) 企业内容营销平台头文科技获1000万元投资 2月28日,企业内容营销平台头文科技宣布完成1000万融资,投资方为东湖天使基金。这是头文科技一年内获得的第二笔投资。2018年7月,头文科技曾获得由梅花创投领投,疾风资本、东湖天使等万级天使投资。(详情请见:http://www.hrtechchina.com/26976.html) 法大大完成 3.98 亿元 C 轮融资,老虎基金、腾讯联合领投 3月6日,国内领先的第三方电子签名/电子合同平台法大大宣布完成C轮3.98亿元融资,此轮融资由老虎环球基金和腾讯联合领投,锐盛投资、元璟资本跟投。(详情请见:http://www.hrtechchina.com/27004.html) 国外 消息传递初创公司Threads筹集了1050万美元,以帮助公司做出更好的决策 近日,初创公司Threads从秘密状态中走了出来,并以封闭测试的形式启动,获得了红杉资本1,050万美元的A轮融资,其他投资者包括Glossier、Stripe和TaskRabbit的高管也提供了资金。Threads的联合创始人称公司旨在通过创新的跨平台消息传递套件弥合工作场所沟通与更好决策之间的差距。(详情请见:http://www.hrtechchina.com/26941.html) VNDLY,一个基于云的工作管理系统(WMS)为零工经济提供动力,在A轮融资中筹集了1100万美元 2019年2月28日,一个基于云的工作管理系统(WMS)为新的gig经济提供动力,宣布完成了1100万美元的A系列资金,该公司的总额资金已到1400万美元。该融资由Battery Ventures和Hyde Park Venture Partners领导,参与的有EPIC Ventures,Bowery Capital和Cintrifuse Syndicate Fund,后者代表包括Kroger和P&G在内的多家F500公司进行投资。该投资将用于推动产品创新,客户采用和全球扩张。(详情请见:http://www.hrtechchina.com/27009.html) 女性职业发展平台Landit在A轮融资中筹集了1300万美元 2月26日消息,纽约个性化职业规划平台供应商Landit完成了1300万美元的首轮融资。这一轮由WeWork牵头,参与的有NEA、Valo Ventures、Workday Ventures、Gingerbread Capital、Cue Ball Capital、XFund、Female Founders Fund、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rise Investor Fund、Costanoa Ventures、Yard Ventures、Wavemaker Partners、Connectivity Partners、Sofia Fund和天使投资者。与此同时,WeWork全球战略咨询主管韦列什•斯塔(Veresh Sita)将加入Landit的董事会。(详情请见:http://www.hrtechchina.com/27012.html) 员工保留工具ShiftOne筹集260万美元的种子资金 2月26日消息,ShiftOne是一家总部位于弗吉尼亚州阿灵顿的员工保留工具,旨在将餐厅的员工流失率降低一半。这轮融资由创业基金牵头,种子投资者Bowery Capital和新晋公司NRD Capital也参与其中。公司计划利用这笔资金进一步扩大产品和销售团队,实现新功能的实现,为新企业品牌带来平台。(详情请见:http://www.hrtechchina.com/27017.html) 劳动力分析技术公司Claro Workforce Analytics筹集到110万美元的新资金加速增长 2月27日,Claro Workforce Analytics是一个独特的劳动力分析平台,帮助企业提高员工敬业度,减少自愿离职,并更快地发现多样化人才。融资所得将用于加快产品开发和客户拓展。此外,贝塔贝雅的Jim Feuille将加入Claro的董事会。(详情请见:http://www.hrtechchina.com/27037.html) Wade&Wendy筹集760万美元,帮助企业通过聊天机器人自动招聘 Wade&Wendy是一个招聘平台,于2015年由纽约大学Tandon工程学院的数据未来实验室孵化器共同创办。它以一个价格提供两个聊天机器人:处理招聘的“Wendy”和提供及时职业建议的“Wade”。近日他们筹集到760万美元A轮融资,本轮融资由Jazz Venture Partners领导,现有投资者Randstad Innovation Fund,FF Venture Capital和Indicator Ventures参与。新资本将Wade & Wendy的总融资额提高至1160万美元,并与人才公司任仕达(Randstad Sourceright)签订了一份多年期合同。(详情请见:http://www.hrtechchina.com/27047.html) 员工保险公司Pie Insurance为工人赔偿政策筹集到4500万美元融资 美国工人补偿保险公司Pie Insurance近日宣布,已在由SVB Capital牵头的B轮融资中筹集4500万美元,天狼星集团(Sirius Group)、格雷克罗夫特(Greycroft)、莫斯利控股(Moxley Holdings)、Aspect Ventures和Elefund也参与了融资。在此之前,Pie在7月份进行了一轮1,100万美元的A轮融资,总融资规模达到6,100万美元。(详情请见:http://www.hrtechchina.com/27051.html) Betterworks通过扩大B轮融资规模,融资总额超过6500万美元,加速了其企业持续绩效管理®解决方案的增长 美东时间3月7日消息,领先的持续绩效管理企业人力资源软件Betterworks®今天宣布,已获得2700万美元的额外投资,将公司B轮投资增至5100万美元,总投资超过6500万美元。这些B轮融资由现有投资者牵头,其中包括凯鹏华盈(Kleiner Perkins)旗下的新兴资本(Emergence Capital),以及种子投资者的参与。这一投资将用于保持产品创新的步伐,并利用企业组织内加速的销售势头。(详情请见:http://www.hrtechchina.com/27086.html)
    facebook
    2019年03月08日
  • facebook
    Facebook表示,Workplace现在拥有200万付费用户 随着Slack准备上市——现在看到每天有1000万活跃用户, 85,000个组织使用它来帮助员工互相沟通,Facebook今天发布了自己的一些最新数据,用于Workplace,这是一个以企业为中心的平台:该公司表示现在有200万付费用户使用该服务,不包括使用其免费套餐的用户; Facebook表示,非政府组织和教育机构将Workplace用于公益事业,如果你把这些因素加进去,你会得到“数百万”的额外用户,但Facebook没有提供具体数字。 作为Facebook并且已经在其大规模工作,其旗舰服务的月活跃用户超过20亿,Workplace作为大型企业的工具,据称它现在有150家公司、超过10,000的用户。 这些公司包括沃尔玛(世界上最大的雇主)以及雀巢,沃达丰,GSK,西班牙电信,阿斯利康和达美航空等公司。 选择这些指标来谈论公司的增长是Facebook的战略举措。它们与Slack测量的不同之处在于,并不是很容易进行比较并声称Slack更大。与此同时,它突出了Workplace在Slack,Teams和其他在这个领域竞争的领域的成功:企业用户。这些是最赚钱的客户群,因为它们不仅可以产生更大的经常性收入,而且一旦签署了您的服务,它们通常会变慢。 Workplace在过去几年中努力增加更多功能,使平台与Facebook提供的基本功能以及Workplace更直接竞争的其他企业通信服务保持一致。这包括与许多关键应用程序的集成,尽管它仍然不可以提供数百个应用程序。 这些数字并没有为我们提供Workplace上的用户总数,但他们也提出了Facebook如何继续推动产品向前发展,除了基于广告的消费者服务之外,还有多样化和独特的收入来源。 去年年底,Facebook任命了新的职场负责人Karandeep Anand,他三年前从微软来到Facebook(因此对企业软件有着深刻的理解)。他与Julien Codorniou一起工作,专注于产品的技术开发,而Codorniou专注于销售,客户关系和业务发展。 以上为AI翻译,内容仅供参考。 原文链接: Facebook says that Workplace now has 2M paying users
    facebook
    2019年03月01日
  • facebook
    Glassdoor调查:2019年美国最好的15家科技公司 2018年是动荡不安的一年,尤其是对于像Facebook、谷歌、特斯拉和Salesforce这样的科技巨头来说。近日Glassdoor推出了2018年最佳公司排名,除了性骚扰和罢工,员工抗议和罢工因素(很明显,员工正在关注)。 不出所料,Facebook不再被评为在美国最希望工作的顶级大公司。经历了各种丑闻之后,Facebook的员工情绪从2018年第一季度的平均4.6分降至第四季度的4.3分。尽管如此,它仍然稳坐美国雇用千人及以上级企业的第七把交椅。 与此同时,Salesforce的评分从4.5分下降到4.4分,但它的排名从去年的第15位上升到今年的第11位。值得注意的是,没有一家科技公司获得超过4.5分的整体评级。然而在去年,顶级科技公司,如Facebook、谷歌和HubSpot的评分均为4.6分。总之,员工今年对科技公司的满意度普遍低于去年。 另外值得一提的可悲的事实是:这些公司都不是由女性、跨性别或双性恋人士领导的。 话不多说,来看看员工最喜爱的企业排行top15吧! 15. 微软(总体排名第34位,评分4.4) CEO:Satya Nadella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摄影者Mark Kauzlarich / Bloomberg) 微软公司首席执行官萨蒂亚·纳德拉于2018年2月7日星期三在美国纽约举行的纽约经济俱乐部活动中发表讲话。纳德拉讨论了科技公司需要接管人工智能未来的责任。 积极的员工评价: “工作清晰,成长,聪明的同事,福利。” 负面的员工评价: “团队中的薪酬,等级,根深蒂固的长期关系/忠诚使得新团队成员难以接受。” 14. Compass(总共排名第32位,评分4.4) CEO:Robert Reffkin 积极的员工评价:  “卓越的管理和领导力,令人惊叹的员工和代理人社区,非常注重成为最真实的自我,并最大限度地发挥自己的优势。” 负面的员工评论:  “一天有401K会很棒!” 13. Adobe(总体排名第30位,评分4.4) CEO:Shantanu Narayen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摄影者Abhijit Bhatlekar / Mint) 2017年5月3日,印度孟买:Adobe董事长,总裁兼首席执行官Shantanu Narayen在孟买举行的圆桌会议媒体会议上拍摄。 积极的员工评价:  “伟大的文化,有趣的人,世界一流的产品!人们渴望帮助并改善客户体验。” 负面的员工评价:  “领导团队远离产品能力,误解了如何影响产品开发团队。” 12. SAP(总体排名第27位,评分4.4) CEO:Bill McDermott 摄影师:Martin Leissl / Bloomberg来自Getty Images 积极的员工评价:  “灵活,包容,创新的文化,丰厚的福利和薪酬待遇,这里有很多非常聪明的人。” 负面的员工评价:  “长时间工作,经常快速变更,有时项目没有良好的变更管理。” 11. Fast Enterprises(总体排名第26位,评分4.4) CEO:Martin Rankin 积极的员工评价:  “很棒的薪酬和福利。支持,协作和回馈社区的强大文化。有趣的工作和在不同地点尝试不同类型项目的机会。” 负面的员工评价:  “ 中等到高额的强制性或非强制性但尚未预期的加班时间。适合年轻,单身的专业人士,但对有家庭的人要求很高。” 10. Paylocity(总体排名第20位,评分4.4) CEO:Steve Beauchamp 积极的员工评价:  “产品很棒,我喜欢服务/开发团队。” 负面的员工评论:  “随着最近管理层对销售团队的改变,文化已经过时了。从管理的角度来看,这家公司就像Paychex一样。记录每个电话,跟踪每小时,并告诉您他们是否想要您的意见。否则,除非被问到,在团队呼叫中会告诉我“闭嘴”。这不是5年前我被聘用的公司。” 9. 终极软件(总体排名第18位。评分4.4) CEO:Scott Scherr (照片由Issac Baldizon / NBAE通过Getty Images拍摄) 积极的员工评价:  “伟大的公司和利益,强调让员工满意。” 负面的员工评价:  “变化缓慢发生,并强调让员工满意,如果导致员工不满意,领导有时会害怕做出必要的改变。” 8. DocuSign(总体排名第17位,评分4.4) CEO:Daniel Springer 积极的员工评价:  “整体卓越的工作生活平衡和支持性管理。” 负面的员工评论:  “没有晋升的途径。没有HSA或健身房报销。没有父母的激励或日托折扣。” 7. HubSpot(总体排名第16位,评分4.4) CEO:Brian Halligan (摄影:Dina Rudick / The Boston Globe via Getty Images) 积极的员工评价:  “我现在已经在HubSpot工作了将近4年,而且在那个时候,我甚至没有考虑过工作。为什么?HubSpot是一个很好的工作场所。我觉得自己很有价值。我在工作的方式,时间和地点都有很多自主权。我对公司的使命充满信心。总而言之,我在这里非常开心。” 负面的员工评论:  “随着公司的发展,扩展沟通和决策变得更加困难。幸运的是,对于许多致力于让沟通更轻松,更好的人来说,这是最重要的事情。” 6. Salesforce(总体排名第11位,评分4.4) CEO:Marc Benioff 积极的员工评价:  “非常支持环境。无限的学习潜力。积极的公司前景和道德。” 负面的员工评论:  “像政治这样的大公司问题存在,虽然关于”平等“和”透明度“的说法很多,但对一些部门仍然是废话。许多内部项目由于缺乏领导能力或管理能力而失败,而且很多内部项目被淹没。” 5. 谷歌(总体排名第8位,评分4.4) CEO:Sundar Pichai 积极的员工评价:  “免费食品,补贴按摩,良好的福利都是真正的好处。他们还在科技方面做了很多有趣的工作。所宣称的开放性企业文化,扁平的组织结构和对员工真实自我的接受是一种良好的意识形态,尽管有时显然是一种失败的做法。” 负面的员工评价: “谷歌管理层在通过员工,办公空间和预算为项目分配足够资源方面出人意料地吝啬。这里的成功取决于你的老板在政治上的表现有多好以及你与老板的政治关系有多好,而不是真正专注于特定投资的优点 - 规模太大而不能准确地说到黄铜钉。” 4. Facebook(总体排名第7位,评分4.5) CEO:Mark Zuckerberg 圣何塞,加利福尼亚州 - 5月01日: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在2018年5月1日在加利福尼亚州圣何塞举行的F8 Facebook开发者大会上发表讲话。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5月2日举行的FB开发者大会上发表了开幕主题演讲。(图片来自Justin Sullivan / Getty Images) 积极的员工评价:  “在媒体提及和不良行为者滥用我们的平台后我们面临的挑战使我们团结起来,专注于解决问题。” 负面的员工评论:  “ 工作生活平衡很糟糕。我的团队中的每个人都在正常时间,晚上和周末之外工作。没有人会明确表示你必须这样做,但考虑到竞争文化,你几乎需要额外的时间。” 3. LinkedIn(总体排名第6位,评分4.5) CEO:Jeff Weiner 积极的员工评价:  “硅谷最聪明,最有才华的领导人都在这里。” 负面的员工评论:  “非常聪明的员工之间的竞争非常激烈。” 2. Procore Technologies(总体排名第4位,评分4.5) CEO:Craig“Tooey”Courtemanche 积极的员工评价:  “优秀的文化,世界一流的人和福利。” 负面的员工评论:“极度增长是它的挑战,意图是让事情正确。” 1. Zoom Video Communications(总体排名第2位,评分4.5) CEO:Eric S. Yuan 积极的员工评价:  “伟大的产品,事实上,在市场上最好。Zoom拥有惊人的优势和办公室的大量优惠。这里有一些伟大的,不可或缺的人在Zoom工作。我认为我的团队朋友中有很多人。CEO真诚地关心和倾听他的员工。” 负面的员工评论:  “我担心这种文化在过去的一年半中已经发生了负面变化。有太多的销售人员 - 高层管理人员开始注意到,并做了一些激动人心的事情——让他们离开。除非你处于更高的领域,否则没有真正的领土被划分出来。看起来末端是组织的基底。”   以上为AI翻译,内容仅供参考。 原文链接: These are the 15 best U.S. tech companies to work for in 2019, according to Glassdoo
    facebook
    2018年12月05日
  • facebook
    硅谷合同工越来越多,科技巨头想尽办法降低成本 (原标题:Silicon Valley's dirty secret: Using a shadow workforce of contract employees to drive profits) 10月24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随着零工经济(gig economy)的不断发展,美国科技公司合同工与正式雇员的比例正在悄然发生变化。谷歌、Facebook、亚马逊、Uber和其他硅谷科技巨头如今都雇佣了数千名合同工,负责包括销售、编写代码到管理团队以及测试产品等各类工作。据统计,今年谷歌自创建20年来合同工人数首次超过了正式雇员人数。外包已经成为硅谷公司的流行做法。 不仅是硅谷如此。随着上市公司想方设法削减人力资源成本,抑或是在劳动力市场趋紧的情况下聘用到有需求的人才,这一趋势正在不断上升。美国劳工统计局(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的数据显示,美国9月份失业率从8月份的3.9%降至3.7%,为196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自由职业工作平台Upwork 2017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目前约有5,730万美国人从事自由职业,这占到美国劳动力总数的36%。据加州大学圣克鲁斯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ta Cruz)的研究人员估计,仅在圣马特奥和圣克拉拉两个县,就有大约3.9万名工人以各种形式受雇于科技公司。 Facebook和Alphabet的发言人拒绝透露他们所雇佣的合同工数量,但Alphabet的一位发言人列举了雇佣合同工或临时工的两个主要原因。其中一个原因是,公司没有或不想在某些特定领域积累专业知识,比如医生、餐饮服务、客户服务或班车司机等。另一个原因是,当工作量突然激增时往往需要临时工,或者需要人手顶替休假员工。 “归根结底,TVC(临时工、外包商和合同工)是员工队伍的重要组成部分,但他们不是谷歌正式员工,也不知道全职谷歌员工所掌握的公司机密信息,”该发言人表示。 Facebook媒体关系总监安东尼·哈里森(Anthony Harrison)表示:“我们的合同工是Facebook社区的重要成员,我们致力于为所有帮助Facebook将世界融合在一起的人提供安全公平的工作环境。”亚马逊和Netflix的发言人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高薪岗位对外包的需求更大 合同工可以帮助降低公司正式员工的数量,而且由于合同工不需要公司为其提供医疗等相应福利,可以帮助节省数百万美元用于雇佣和留住人工智能等高端领域的人才。从更大的层面上看,合同工越来越多可以被视为另一个不平等扩大的迹象,因为这一现象造就了一个底层工人阶层。从表面上看,这些工人都是在全职工作,但并没有享受到全职工作的好处。 加州大学圣克鲁斯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ta Cruz)研究人员克里斯·本纳(Chris Benner)和凯尔·尼尔林(Kyle Neering)在2016年进行的一项研究显示,2001年圣克拉拉县的信息产业规模翻了两番,但自1990年以来科技产业增加的工作岗位数量却很少。在过去的24年里,科技产品或服务公司的直接就业岗位仅仅增长了31%,平均增长率为1.1%。部分原因可能与外包工作的兴起有关。 受影响的不只是行政或“蓝领”工作。招聘人员表示,10年前多数外包岗位都是行政类职位,而如今,外包增长最快的反而是高技能得“白领”职位。经济学家劳伦斯·卡茨(Lawrence Katz)和艾伦·克鲁格(Alan Krueger)在2016年进行的一项研究中发现,与工资较低的工作相比,工资较高的工作更容易被外包出去。这种“另类”工作安排在年龄更大、受教育程度更高的合同员工中越来越普遍。 Instacart湾区招聘顾问Cheryl Liew表示,“现在的招聘市场竞争异常激烈。我不确定以前是不是这样。你发送100封邮件,也许只得到10封回复。劳动力市场对人才的需求远大于供给。由于人才短缺,公司更愿意实施短期招聘。” 在硅谷,关于人才的竞争尤为激烈。诸如谷歌、Facebook和亚马逊等大型科技巨头往往会通过支付更高薪酬吸引大量人才,让初创企业和小公司陷入困境。 “随着就业率屡创历史新高,房地产价格的飙升,加之很多知名科技公司的总部都位于硅谷,当地关于人才的竞争异常激烈,这使得许多中小企业扩大人才投资方面处于非常艰难的境地。”自由职业平台Upwork营销高级副总裁里奇·皮尔森(Rich Pearson)如是指出。 零工经济的增长动力 推动零工经济增长的因素有很多,低成本就是其中之一。这种不断增长的服务经济造就了一大批兼职的灵活劳动力。Uber、Instacart、Upwork、Task Rabbit、Fivrr等平台让很多美国人更容易获得一些额外收入,或者成为全职合同工。 对于合同工,公司所获得的回报主要是财务成本的降低。合同工无权享受医疗保险、401(k)、伤残保险或其他福利。其岗位也可以根据需求适时进行相应调整。公司可以通过外包应对暂时的需求激增,或者通过灵活外包获得一项小众技能来开发新的产品。 “很多时候,我们可能没有招聘一名全职员工的预算,但我们可以聘用合同工,”硅谷一家大型科技公司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经理表示。这位经理说,合同工往往会从事诸如人力资源等对公司核心业务影响较小的工作。 因为可以察觉到这种风险,合同工有时会与雇主保持一定距离。出于安全考虑,他们会佩戴不同颜色的徽章,不会受邀参加一些敏感的公司会议,也不能享受公司郊游、自助餐厅免费食物或免费通勤等公司福利。 当然,硅谷的大多数公司确实倾向于将表现优异的合同工“提升”为全职员工。这位经理表示:“不管他们是全职员工还是合同工,公司都在花时间和金钱来培训他们。” 对提供外包服务的合同工来说,“没有限制” 因为就像有很多人被系统利用一样,也有很多人在利用它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越来越多的工人自己选择独立。对于数据科学家等人才市场最抢手的技能,甚至可能会发生竞购战。在这些需求旺盛的地区,合同工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项目,获得更高薪酬,然后休假或转到另一个项目。 市场研究和咨询公司Ardent Partners研究副总裁克里斯·德怀尔(Chris Dwyer)说,“有6个月期限的首席财务官或2年期限的首席执行官,他们可以做需要做的事情。然后这个人继续转战其他公司,开始新的项目。 十年前,合同工经常被用来顶替休假雇员。现在,公司更有可能在非常抢手的领域雇佣临时工,比如掌握某些“热门”计算机编程语言的程序员或数据科学家,以开发人工智能或机器学习程序。因为公司别无选择。Beeline公司高级副总裁布赖恩·霍弗迈耶(Brian Hoffmeyer)说:“这意味着企业要想涉及相关领域,就必须使用承包商。”其所在的企业是一家帮助其他企业管理临时员工队伍的科技公司。 安东·阿尼斯莫夫(Anton Anismov)是加州雷德伍德城(Redwood City)的一名自由软件开发人员。他说,作为一名自由职业者,他有机会建立自己的人脉网络,学习销售、营销和产品设计等其他技能。 “作为一名自由职业者,我可以选择按小时工作,所以这当然意味着更高的时薪。我想说,你的收入可以增加两倍。” 阿尼斯莫夫说,“我喜欢学习新东西。对我来说,这比打乒乓球或花几个小时吃午饭要好得多。这实际上取决于作为一名自由职业者你想要得到什么。对于我来说,就是没有限制,更加自由。” 对合同工的态度需要改变 随着合同工数量的增长——在硅谷的一些公司或某些部门,合同工与正式员工的比例可能已经持平或超过一半——公司不得不改变对待合同工的方式。 “对于如何对待合同,一些公司的观点相当过时,” 霍弗迈耶说,“这种观点已经过时,我们看到公司层面正在开始改变,相应法规的出台也将开始改变这一点。” 软件公司Catalant联席首席执行官罗布·比伯曼(Rob Bieberman)表示,“不同颜色徽章之类的东西是一种残余的旧式思维。”其公司主要帮助其他企业招聘商业策划、财务以及研究等领域的合同工。 一些合同工正在就同工不同酬进行斗争,公司也在改变。今年早些时候,SurveyMonkey在发现员工觉得公司在合同工方面做得不够之后,开始为其圣马特奥总部的所有合同工提供全面福利,其中包括医疗、牙齿保健和视力计划,以及带薪休假福利。 尽管所有企业不太可能在短期内向合同工提供医疗保健、股票期权或401(k)计划等福利,但那些拥有越来越多合同工的企业关于合同工以及正式员工的界定越来越模糊。例如,公司可能不会执行不允许合同工在自助餐厅免费用餐的规定,也不会执行关于不允许合同工参加某些业余活动(比如棒球比赛)的规定。很多事情也取决于管理者的判断力,以及他们希望如何对待合同工。 随着合同工数量的增加,全职员工的平均聘用期也在下降。现在,在硅谷公司一劳永逸地找到稳定工作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一些管理人员甚至会把在一个岗位连续呆四年视为危险信号,认为员工在其他地方找不到工作。 “永久就业——不再有这样的事情了。这条线将变得越来越模糊,”Beeline的霍弗迈耶如是指出。   原文链接:硅谷合同工越来越多,科技巨头想尽办法降低成本
    facebook
    2018年10月25日
  • facebook
    Facebook Workplace增加了算法提要,安全检查和增强聊天功能 文/Ingrid Lunden, Josh Constine Workplace是面向30,000多个付费客户量身定制的Facebook企业版本。如今,为了与Slack和微软的团队竞争,它正在通过一系列新功能提升服务质量。 Workplace的负责人Julien Codorniou在接受采访时告诉我,这一新增活动在一个名为Flow的独立会议上宣布 ,这是Facebook首次为一种特定产品打造的活动,今后可能会越来越多。他将Workplace描述为“ Facebook的第一家SaaS创业公司”。他告诉我们,对于现有客户,Flow的目标是展示新功能,加深员工与Workplace的互动,增加黏性。对于企业软件合作伙伴来说,Facebook整合的目的是建立一个围绕工作场所的生态系统,以便它能适应任何业务。 在对Workplace的“聊天”功能进行大幅升级后,用户现在可以一对一或分组聊天、通话和视频对话,也可以以WhatsApp或Messenger的方式进行。通过添加回复,请勿打扰和固定功能,Facebook还可以更轻松地浏览您频道中的大量邮件——这是Facebook首次为Workplace引入算法排序。Facebook还通过Workchat将主安全检查功能从主应用程序带到Workplace,作为一种工具可由管理员控制,以检查关键事件期间员工的状态。 Workplace自成立以来的两年内已经获得了3万家企业作为客户(包括一些大型企业,如世界上最大的雇主沃尔玛);如今,它还加入了几家著名的大型企业:GSK、Astra Zeneca、Chevron、Kantar、Telefonica、Securitas、Clarins UK、Jumia和GRAB。 但Facebook从未透露过它在Workplace上有多少用户(用企业的话说,就是“席位”)。相比之下,Slack目前在7万个组织中拥有800万用户,而Facebook一年里还没有更新3万用户。 (图:Facebook Workplace multi-company chat) Facebook今天推出的一系列功能,无论是广度还是目标,都值得关注。在功能方面,有些帮助让Workplace更接近Facebook的核心体验,但最终它们的目标都是让Workplace更适合企业已经使用IT的方式。 正在整合的聊天功能基于Workplace中已经存在的最小聊天功能,并且基本上创建了类似于WhatsApp或Messenger的东西,它位于与Workplace相同的安全框架内。这是Facebook向统一通信迈出的第一步——这是企业IT的一个特定分支,曾经以PBX和其他昂贵的物理设备为中心,但最近随着IP和基于云的系统的声音的增加而变得更加虚拟化用于任何互联网连接。 Workplace已经为多达50家公司提供可以在平台上进行多组织对话功能,现在如果这些组中的某些成员希望通过语音或视频呼叫将对话转移到更直接的渠道,可以直接从应用程序内部执行此操作,而无需打开单独的消息传递客户端(可能或可能不在IT的控制之下)。最多50人可以加入Workplace中的视频通话。 这三个功能可以帮助您更好地组织对话——请勿打扰、回复和固定重要项目,特别欢迎那些在Workplace上拥有特别“嘈杂”频道的人。 Codorniou说,回复将“像在WhatsApp”一样工作——您可以在其中选择一条消息并回复它,它将在稍后的Feed中显示其微线程。 但它们可能是最值得注意的,因为它们将是Facebook首次向Workplace引入“算法”排序。对于那些已经使用普通Facebook,Twitter或其他社交媒体服务的人来说,算法排序是众所周知的,因为它会根据帖子的顺序,向你展示哪些被认为更重要,哪些是最新的。 在“钉”的情况下,Facebook允许IT管理员和用户有效地参与算法排序:管理员可以将“重要”帖子钉到Feed的顶部,这将影响用户看到的内容,并首先做出响应。“如果CEO发布一条信息,这可能比发布实习生的信息更重要,”他说。 同时,,“请勿打扰”会让用户设置不会收到消息的时间,但当您再次“返回”Workplace时,Facebook会决定决定你浏览的内容的优先级。 (图:Facebook’s VP of Workplace Julien Codorniou) Codorniou指出,Facebook使用机器学习和AI“确保如果你两周不使用Workplace,也能在新闻Feed上获得相关的信息。”它用于排序的信号你的同事,以及你最活跃的团队。“这是默认的算法,”他补充说,这是Workplace用户提出的要求。“人们不再相信按时间顺序排列的Feed了。”他说,“重要的是要保证与沟通团队的联系。” 安全检查也符合这一概念。在这里,Facebook将把IT managers/Workplace管理员放到驾驶座上,“让他们掌握这项功能的关键”,Codorniou说,而常规的Facebook使用和分发功能则由Facebook本身控制。 Frederic带着一名潜水员在这里进行安全检查,但正如Codorniou向我描述的那样,主要的想法是,当特定地点经历紧急情况时,它允许公司“跟踪和了解谁是安全的,谁不是”。他说,公司可以使用一些应用程序来进行安全检查,有时他们可能会使用SMS,但这些应用程序往往需要更多的手工操作,而且很难快速执行。Facebook没有透露他们的应用程序在沃尔玛和星巴克这样的组织中的渗透程度如何,但这可能成为帮助Workplace更广泛分布的一个杠杆。 “员工是公司的第一大资产,这有助于确保您的安全,”他补充说。“人们不想玩Candy Crush,但像Live这样的东西(去年Workplace推出的游戏)和安全检查是相关的。它们有助于将公司变成社区。” (当然,社区是Facebook最近的一大主题。) 所有这些更新都发生在许多人都在关注Facebook在用户隐私和个人数据方面的做法的时候。 几个月前,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丑闻特别强调了这个问题,尤其是第三方如何能够获取用户信息; 最近两周前Facebook遭到批评,当时有人发现其中一个功能中的漏洞将用户信息暴露给恶意黑客。这些问题都与Facebook的核心消费者应用程序有关,但我不禁想知道它对公司的企业业务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考虑到工作场所网络中的安全级别通常会更高,因为它们是连接到公司信息。 “我们当然有一些问题,但我们没有理由相信Workplace受到了影响,”Codorniou说。他指出,曾经有一个功能是使用用户的Facebook ID登录Workplace,但是这段时间这一功能被禁用了。“我们一直在调查,但大多数客户都是单点登录,”他指出,那些公司使用Okta,One Login和Ping等服务将员工连接并登录到他们的Workplace空间。 Facebook的规模为企业带来了巨大的优势。办公堆栈的消费化意味着Facebook可以轻松移植其熟悉的功能。它足够大,可以在公司内部广泛使用dogfood。而且它已经与许多世界顶级品牌建立了广告关系。但作为一个科技巨头,伴随着相关的丑闻和不断的批评。Facebook将不得不说服商界领袖他们的社交问题不会使他们的形象蒙上阴影。   以上为AI翻译,观点仅供参考。 原文链接: Facebook Workplace adds algorithmic feed, Safety Check and enhanced chat
    facebook
    2018年10月10日
  • facebook
    Facebook为 “打击”LinkedIn,从招聘平台Refdash挖走高管团队 文/Josh Constine, Ingrid Lunden 据TechCrunch报道,Facebook正在从招聘平台Refdash聘请大批人才来加剧其对LinkedIn的“打击”。 知情人士称,Refdash的部分领导高管成员正在加入到Facebook中。Refdash在技术招聘中具有独特优势和良好的口碑,可以弥补Facebook在服务和零售也工作机会之外的不足。2017年,Facebook上线工作列表功能,让用户即使在不积极寻找新就业机会的前提下,也可以接触浏览到各种工作机会内容。Facebook认为它的平台是人与工作连接最自然的地方。因为庞大的用户量,一些企业可能愿意付更高的费用在Facebook上,而从LinkedIn离开。 对于Refdash平台大量员工的转入,Facebook确认这不是一次收购项目。而随着Refdash领导团队的离开,Refdash没有公布下一步计划,它的网站平台上贴出公告称,“网站暂时停止访问,以便产品升级和为您带来更好的求职体验。” Refdash于2016年在山景城(Mountain View)成立,并从创始人友好实验室(Founder Friendly Labs)获得了一笔未披露数额的资金。用户会进行模拟面试,打分,然后将他们的表现匿名分享给潜在雇主,让他们与合适的公司和职位匹配他们的技能。这使得工程师不必忍受与大量不同雇佣者的艰苦审讯。Refdash声称其用户遍布Coinbase,Cruise,Lyft和Mixpanel等创业公司。 消息称,Refdash专注于了解人们深厚的专业知识,并将其发送给合适的雇主,而无需通过可能会给流程带来偏见的表面简历来判断。它还鼓吹允许租用者在不知道他们的履历细节的情况下浏览候选人,这样可以减少歧视并帮助确保在求职过程中的隐私(特别是如果求职者仍在别处工作,并且在求职时尽量谨慎)。 很容易想象Facebook构建自己的编码挑战和谜题,程序员可以通过它的Jobs产品与合适的招聘人员配对。也许Facebook甚至可以建立一个类似Refdash的服务,尽管它进行的一对一反馈可能无法满足Menlo Park的喜好。如果Facebook不仅能让求职者更容易申请工作,还能让求职者更容易接受面试,那么它可能会把人才和广告商从LinkedIn吸引到一个已经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一部分的产品上。 Refdash的联合创始人在建立帮助为现有服务添加新功能的公司方面有着良好的记录。Nikola Otasevic和Andrew Kearney分别担任Room 77的工程师和技术负责人,2014年谷歌将其用于帮助重建其垂直旅行搜索,当时它被描述为一项授权交易,尽管现在Refdash的创始人称之为收购。 通过远程测试改善招聘基本流程的构建工具可以帮助Facebook在技术招聘方面获得优势,但并不是唯一一个构建此类功能的人。Skype(与微软旗下的LinkedIn同类)去年公布了面试,让招聘人员用实时代码编辑器测试开发人员和其他申请技术职位的人。领英(LinkedIn)尚未将其纳入其平台。   以上为AI翻译,观点仅供参考。 原文来源: Facebook poaches leaders of Refdash interview prep to work on Jobs      
    facebook
    2018年10月08日
  • facebook
    创业公司:其实,我们的聊天AI是员工自己假扮的 来源/果壳网 作者/Olivia Solon 编译/EON 编辑/Ent、东风 还记得前段时间谷歌演示的智能助手Duplex吗?它能模仿人类打预约电话,甚至还会发出人类惯用的语气词,接电话的店员甚至没有意识到,电话的另一端根本就不是真人。 然而,你可能没注意到的是,当开发者们共同致力于让AI变得更像人时,有些创业公司却打起来了另外的算盘:让人冒充AI。 谷歌CEO介绍Duplex | Google 对于这些公司来说,这一招既可以省下大量的研发费用,还可以忽悠到投资。正如ReadMe公司的CEO格雷戈里·科贝格(Gregory Koberger)所说的那样,“把活儿交给真人,能让你跳过大量技术和业务发展方面的挑战。” 他在推特上吐槽道:“如何建立一家AI创业公司? 雇佣大量廉价劳动力假扮成假扮人类的AI。 等着AI被发明出来。” 这种做法已经是业界周知的秘密了,但是大部分消费者还蒙在鼓里。 创业第一步——假装有AI 前不久,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谷歌允许大量第三方应用的开发者读取Gmail用户的邮件。在被曝光的第三方公司中,圣何塞的艾迪森软件公司(Edison Software)就在用假的AI。他们的AI工程师会浏览用户的个人邮件,来改善所谓的“智能回复”功能。不过,他们的隐私政策并未提及人类会看到用户的邮件。 其实,早在2008年,就有一家名为Spinvox的公司作假了。他们号称能将语音留言转化为文字,结果被指控这些工作都是海外电话中心的人工来完成的。 2016年,据彭博社报道,在X .ai和Clara这样的日程应用公司,人类员工每天都要花12小时假扮AI聊天机器人。这项工作太令人头脑发麻了,以至于员工们说他们期待机器人能真正取代人类。 2017年,业务支出管理应用Expensify承认,他们通过人工转写收据,而不像对外声称的那样用“智能扫描技术”。扫描过的收据会被发布到亚马逊的劳力众包平台Mechanical Turk上,然后接受低薪的人来阅读和转写这些收据。 人工并不便宜 在某些情况下,人类被用于训练AI系统,来提升AI的精确度。例如,名叫Scale的公司用大量的人类工作者,向自动驾驶系统和其他AI系统提供训练数据。此外,谷歌的Duplex也用到了人类训练者。 M聊天界面 | Facebook Facebook曾在2015年推出虚拟助手M的测试版。M能预约和提供礼物建议等,只不过,它也是由人工协助的。当时我们用不到它,因为它只对旧金山湾区的1万人开放,而现在,Facebook彻底关闭了这一项目。虽然我们用不上它了,Facebook表示M的特性将会保留在聊天应用Messenger里。 这种人工协助AI的出发点其实是好的,AI系统会在人类的协助下学会应答各种指令,最终变得更加智能。然而,它的代价还是有点大。 首先,Facebook需要大量昂贵的劳动力,因此将服务扩大不太可行。 其次,当M完成一项任务时,用户总是会提出更难完成的要求。就这样,M要达到的自动化程度远远超过了当前的机器学习技术。 AI技术应该更加透明 心理学家艾莉森·达西(Alison Darcy)表示,“作为心理学家,我们有伦理准则作为指导。其中,不去欺骗人们就是非常明确的一项。” Woebot可以提供心理方面的支持 | Woebot 研究表明,当人们认为自己在和机器而非人类交谈时,他们更愿意袒露心声,这是因为精神卫生方面的求助常常和污名化联系起来。南加州大学的研究团队用虚拟心理咨询师Ellie测试了这一研究。他们发现,当患有PTSD的退伍军人知道Ellie是AI,而不是人类操作的机器时,他们更有可能坦诚讲述自己的症状。 另外一些人认为,公司们应该一直公开自己的服务是如何运行的。 “我不喜欢人们假装成AI。”罗谢尔·拉普兰(Rochelle LaPlante)说,他为很多提供假AI服务的公司工作过。 “对于我来说,这不太诚实,而且有欺骗的意味。我希望自己正在使用的东西不是这样的。而从工作者的角度来看,这就像是我们被推到了幕后。我不希望我提供劳动的公司转变态度,而且向客户隐瞒真相。” 这样的道德困境也出现在试图让AI更像人类的项目中,例如谷歌的Duplex。该项目在最初演示的时候,AI 并没有向打电话的对象表明身份。Duplex立刻引发了争议,人们担心这种略带欺骗性的技术会被有心之人利用。 “人们对AI已经有很多主要的担忧了,而缺乏透明并不能帮助我们解决问题。”达西说。
    facebook
    2018年07月20日
  • facebook
    Facebook挖来谷歌芯片部门高管,走自制芯片之路 来源/镁客网 Facebook此举意在打造自己的计算平台,解决安全性等问题的同时,也是意欲摆脱对芯片厂商的依赖。 近日,Facebook挖来了一位前谷歌芯片部门高管Shahriar Rabii,命其担任Facebook芯片开发部门主管兼副总裁。这是继苹果、谷歌和亚马逊之后,美第四位科技巨头开始芯片产业。 据悉,这位高管Shahriar Rabii曾就职于谷歌芯片部门,在谷歌任职近七年,并领导谷歌芯片团队开发出Pixel智能手机中的Visual Core定制芯片。 此前就有报道称,Facebook将组建芯片设计团队(位于加州Menlo Park的总部),这是一个集中研发SoC、ASIC、固件与驱动程序的技术开发团队。 据了解,Facebook在开发许多新科技、新产品上进行了大量投资,如收购Oculus VR以及新成立的非常神秘的Building 8硬件部门。而近期,Facebook又收购了一家AI创业公司:Bloomsbury AI,外媒猜测将用于通过AI打击虚假言论等。 值得注意的是,Facebook自己定制的芯片也能够促进AI技术的开发。Facebook一直都在尝试使用AI技术来了解用户在社交网络上发布信息的本质内容,以此来快速撤除仇恨言论,僵尸号和暴力直播视频等。 另外,Facebook开发出的芯片不仅能够在数据中心的服务器中还能用在应用移动设备中和人工智能软件上。比如,Oculus Go目前使用的芯片是高通公司的,而且Facebook现在也在开发大量的智能音箱,有了他们自己的定制芯片,就能更好改善后代Oculus和智能音箱产品的性能了。 实际上,无论是否有硬件产品,各个科技巨头都在倾向于打造自家的计算平台,尤其是在AI时代。
    facebook
    2018年07月16日
  • facebook
    Facebook宣布成立以来最大重组 增设区块链技术部门 来源| 腾讯证券   据外媒报道,Facebook“正在经历成立以来规模最大的高管人事变动”。在任命WhatsApp、Messenger和Facebook核心应用的新负责人的同时,Facebook还向其他高管赋予了新的职责,包括为应对区块链技术的发展做出的努力。这次结构重组会让它在区块链上做出新的努力,以此解决隐私问题。Facebook也已经透露了这次结构重组的细节。   Facebook于本周三在公司内部向员工宣布了这些人事变动,此次高管的调整旨在改善用户沟通和隐私。该公司努力应对俄罗斯政府操纵事件以及最近的剑桥丑闻的时候,因为没有更好的保护用户个人信息,招致了外界强烈的批评。   在此次重组中,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把产品和技术部门重组为三大集团,其中包括由首席产品官克里斯-考克斯(Chris Cox)领导的新成立的“应用系列集团” ,他此前曾负责Facebook核心应用。考克斯将负责Facebook、Instagram、WhatsApp和Messenger等业务,上述四款社交应用合计触及到全球超过50亿月独立访问用户。   Facebook同时还成立了专门从事区块链技术开发的新团队。曾负责Facebook独立即时通讯应用Messenger的高管大卫-马库斯(David Marcus),将卸任现有职位并负责领导区块链部门。这个新组建的团队将归属于Facebook新设立的三大集团之一“新平台和架构集团”。该集团由Facebook首席技术官迈克-施罗普费尔(Mike Schroepfer)负责。Facebook的增强现实、虚拟现实和人工智能团队都将被纳入到该部门。   长期担任Facebook高管的哈维尔-奥利维安将负责“中心产品服务集团”。该集团包括跨多个产品或应用的所有分享功能。   在Facebook此次重组中,并未出现高管离职,只是对他们原来的岗位进行了调整。   Facebook的产品重组   在此次重组之后,Facebook近乎所有的产品和技术高管均为男性。虽然Facebook也有许多女性高管和有影响力的女性产品经理,但她们均未直接涉及到此次重组。她们当中包括了视频业务负责人费姬-西 莫(Fidji Simo)、市场负责人黛布·刘(Deb Liu)、设计负责人朱莉-卓(Julie Zhuo),以及Facebook二号人物、首席运营官谢莉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   对Facebook和扎克伯格而言,此次重组的时间节点极为有趣。扎克伯格一直公开表示他需要为Facebook对世界的影响承担更多的责任。扎克伯格新年的决心是修复Facebook,重组团队显然是修复的 一部分。希望在此次重组之后,这些新角色能够让Facebook高管间的沟通更为流畅。   在此次重组之后,Facebook的产品和技术部门将被划分为三大集团。   一、应用系列集团 该集团由考克斯负责,包括Facebook核心应用、Instagram、WhatsApp和Messenger。Instagram首席执行官凯文-希斯特罗姆 (Kevin Systrom)将继续管理Instagram,但其他三款应用的管理层出现了调整。   在WhatsApp首席执行官简-库姆(Jan Koum)上周离职之后,原Internet.org项目副总裁克里斯-丹尼尔斯(Chris Daniels)将接手WhatsApp的的管理工作。丹尼尔斯在2011年加入Facebook,拥有丰富的为无线上网和技术设施薄弱的国际受众开发产品的经验。   Messenger原负责人大卫-马库斯(David Marcus)将卸任原工作,但继续在公司留任。他将负责一支探索区块链技术的新团队。原Messenger产品主管斯坦-舒德诺夫斯基(Stan ChudnoVsky)将负责Messenger应用及其团队。   威尔-卡思卡特(Will Cathcart)将负责Facebook核心应用的所有产品。卡思卡特在2008年从谷歌跳槽至Facebook,此前曾负责Facebook的个人介绍团队。   让所有四个产品负责人都向考克斯靠拢,目的是为了改善产品之间的沟通。以前,所有这些团队都有着不同的负责人。库姆向扎克伯格汇报工作,希斯特罗姆向施罗普费尔汇报工作,马库斯向奥利维亚汇报工作。随着Facebook越来越多地在所有应用中构建更多功能,让产品的负责人联系的更为紧密就变得非常有意义。   二、新平台和架构集团 该集团由Facebook首席技术官迈克-施罗普费尔直接领导。从名称上不难看出,该集团的业务涵盖所有的Facebook长期产品和业务工作,如虚拟现实、增强现实、以及新成立的供应链部门。   Facebook目前负责增强现实、虚拟现实和硬件团队业务的安德鲁-博斯沃思(Andrew Bosworth)将继续向施罗普费尔汇报工作。在Facebook广告部门任职多年之后,博斯沃思去年8月刚接手这项工作。 大卫-马库斯将负责Facebook新组建的区块链部门,并向施罗普费尔回报工作。虽然Facebook没有对外透露该部门的相关情况,但考虑到马库斯目前是虚拟货币交易所Coinbase的董事之一,这表明Facebook对此类技术非常感兴趣。马库斯曾在PayPal任职,并创办过一家移动支付初创公司。 Facebook技术高管杰-帕里克(Jay Parikh)将负责专注于隐私产品和计划的新产品团队。   被设计与Slack竞争的Facebook企业产品Workplace将归属施罗普费尔的领导,该团队由长期担任Facebook产品经理的Kang-Xing Jin负责。此人是扎克伯格在哈佛大学读书时的同学。   Facebook人工智能业务负责人杰隆-佩森提(Jerome Pesenti)将向施罗普费尔汇报工作。佩森提今年刚从IBM跳槽至Facebook。在IBM任职期间,他曾负责Watson技术的开发。   三、中心产品服务集团 Facebook所有其他产品和技术功能--广告、安全和成长等--均将归属已在公司任职超过10年时间的哈维尔-奥利维安的领导。奥利维安负责Facebook的成长团队已有多年时间,帮助Facebook达到了如今的规模。奥利维安将负责Facebook的许多重要业务。   Facebook负责广告和本地服务的马克-拉布金(Mark Rabkin)将向奥利维安汇报工作。   自2005年就已加入Facebook的内奥米-格雷特(Naomi Gleit),将长期负责社区成长与整合,以及Facebook的社会产品,如捐赠按钮等。她还是整个公司的产品经理负责人。   自2007年就已加入Facebook的亚历克斯-舒尔茨(Alex Schultz),将负责“成长市场、数据分析和Facebook的国际化”。   这个实验性的区块链小组将由之前领导Facebook Messenger部门的高管David Marcus负责。Marcus也是加密货币交易所Coinbase的董事会成员,他于2014年离开PayPal加入Facebook。Marcus也在推特里确认了自己的新职务。   目前Facebook将成立3个新部门:一个“应用家庭”部门(包括Facebook、Instagram、WhatsApp和Messenger),一个新平台部门(包括区块链技术团队、增强和虚拟现实、企业技术和人工智能),以及一个“中心产品服务团队”,后者包揽了广告、数据分析和安全等共享资源。   之前Facebook陷入的数据隐私、“虚假新闻”、剑桥分析滥用其用户数据、俄罗斯介入美国大选等事件也告一段落。但是扎克伯格在国会面前就剑桥分析数据泄露事件作证,以及扎克伯格承诺修复Facebook作为其新年决议一部分的五个月后,公司重组发生在一个月之后。如果在Facebook的解决方案中增加区块链主动性,可能会导致来自政府的更加严格的审查。   同时Facebook也尝试通过WhatsApp和Instagram这些新平台让自己的营收继续保持增长。   上个月,WhatsApp的联合创始人Jan Koum宣布自己即将离开这家公司。作为本次结构重组的一部分,大多数Facebook应用都会拥有一个新领导,除了Instagram,这款应用将由其首席执行官Kevin Systrom继续负责。   本周二,Facebook宣布Cranemere的首席执行官Jeff Zients加入公司董事会。Facebook表示Zients会加入稽查委员会,同时Kenneth Chenault也会成为董事会的新成员。   从Facebook建立区块链部门的事件来看,区块链技术改变各行各业的节奏只会越来越快。社交网站对用户信息的储存与处理急需透明化公开化,可以说Facobook和区块链存在着天然的相性。由此我们不难联想到,人力资源行业也是一个需要将候选人信息和公司信息公开化透明化的领域。所以如果你是HR,如果你是与人力资源行业相关的从业人员,区块链技术如何改变人力资源行业将会是你未来职业生涯重要的关注点。   人力资源领域对区块链技术有着天然的亲切感。从员工招聘,工资发放,智能合约,零工经济,福利奖励,背景审查,学历证明等各个方面都可以看出两者未来的紧密联系。 什么是区块链,HRTechChina网站上有很多区块链的普及文章和内容介绍,您可以点击这里访问"HR区块链" 详细了解。 每一项新技术诞生,我们必须看看我们可以用其解决哪些实际问题?所以HRTechChina特别发起了这次5月25日人力资源区块链的高峰论坛,邀请了区块链中的超级大咖与行业应用的实践者们,一起给大家分享交流区块链在人力资源中的场景和应用,以及未来的机会和挑战。   详情可以点击这里。
    facebook
    2018年05月10日
  • facebook
    Facebook收购总部位于波士顿的初创企业Confirm.io Facebook收购总部位于波士顿的初创企业Confirm.io,该公司可以提供API,帮助其它公司快速核实用户的身份信息。光看Confirm这个名字就知道是做什么的了. ​​​​ We're excited to announce that we have agreed to be acquired by Facebook! This is the culmination of three years of hard work building technology that will keep people safe and secure online. When we launched Confirm, our mission was to become the market's trusted identity origination platform for which other multifactor verification services can build upon. Now, we're ready to take the next step on our journey with Facebook. However, in the meantime this means all of our current digital ID authentication software offerings will be wound down.   We would like to thank our customers, partners, investors and advisory board for their support and help along the journey so far. We're proud of what we've been able to accomplish together and we look forward to the future at Facebook!  
    facebook
    2018年01月24日
  • 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