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才短缺
    硅谷合同工越来越多,科技巨头想尽办法降低成本 (原标题:Silicon Valley's dirty secret: Using a shadow workforce of contract employees to drive profits) 10月24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随着零工经济(gig economy)的不断发展,美国科技公司合同工与正式雇员的比例正在悄然发生变化。谷歌、Facebook、亚马逊、Uber和其他硅谷科技巨头如今都雇佣了数千名合同工,负责包括销售、编写代码到管理团队以及测试产品等各类工作。据统计,今年谷歌自创建20年来合同工人数首次超过了正式雇员人数。外包已经成为硅谷公司的流行做法。 不仅是硅谷如此。随着上市公司想方设法削减人力资源成本,抑或是在劳动力市场趋紧的情况下聘用到有需求的人才,这一趋势正在不断上升。美国劳工统计局(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的数据显示,美国9月份失业率从8月份的3.9%降至3.7%,为196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自由职业工作平台Upwork 2017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目前约有5,730万美国人从事自由职业,这占到美国劳动力总数的36%。据加州大学圣克鲁斯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ta Cruz)的研究人员估计,仅在圣马特奥和圣克拉拉两个县,就有大约3.9万名工人以各种形式受雇于科技公司。 Facebook和Alphabet的发言人拒绝透露他们所雇佣的合同工数量,但Alphabet的一位发言人列举了雇佣合同工或临时工的两个主要原因。其中一个原因是,公司没有或不想在某些特定领域积累专业知识,比如医生、餐饮服务、客户服务或班车司机等。另一个原因是,当工作量突然激增时往往需要临时工,或者需要人手顶替休假员工。 “归根结底,TVC(临时工、外包商和合同工)是员工队伍的重要组成部分,但他们不是谷歌正式员工,也不知道全职谷歌员工所掌握的公司机密信息,”该发言人表示。 Facebook媒体关系总监安东尼·哈里森(Anthony Harrison)表示:“我们的合同工是Facebook社区的重要成员,我们致力于为所有帮助Facebook将世界融合在一起的人提供安全公平的工作环境。”亚马逊和Netflix的发言人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高薪岗位对外包的需求更大 合同工可以帮助降低公司正式员工的数量,而且由于合同工不需要公司为其提供医疗等相应福利,可以帮助节省数百万美元用于雇佣和留住人工智能等高端领域的人才。从更大的层面上看,合同工越来越多可以被视为另一个不平等扩大的迹象,因为这一现象造就了一个底层工人阶层。从表面上看,这些工人都是在全职工作,但并没有享受到全职工作的好处。 加州大学圣克鲁斯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ta Cruz)研究人员克里斯·本纳(Chris Benner)和凯尔·尼尔林(Kyle Neering)在2016年进行的一项研究显示,2001年圣克拉拉县的信息产业规模翻了两番,但自1990年以来科技产业增加的工作岗位数量却很少。在过去的24年里,科技产品或服务公司的直接就业岗位仅仅增长了31%,平均增长率为1.1%。部分原因可能与外包工作的兴起有关。 受影响的不只是行政或“蓝领”工作。招聘人员表示,10年前多数外包岗位都是行政类职位,而如今,外包增长最快的反而是高技能得“白领”职位。经济学家劳伦斯·卡茨(Lawrence Katz)和艾伦·克鲁格(Alan Krueger)在2016年进行的一项研究中发现,与工资较低的工作相比,工资较高的工作更容易被外包出去。这种“另类”工作安排在年龄更大、受教育程度更高的合同员工中越来越普遍。 Instacart湾区招聘顾问Cheryl Liew表示,“现在的招聘市场竞争异常激烈。我不确定以前是不是这样。你发送100封邮件,也许只得到10封回复。劳动力市场对人才的需求远大于供给。由于人才短缺,公司更愿意实施短期招聘。” 在硅谷,关于人才的竞争尤为激烈。诸如谷歌、Facebook和亚马逊等大型科技巨头往往会通过支付更高薪酬吸引大量人才,让初创企业和小公司陷入困境。 “随着就业率屡创历史新高,房地产价格的飙升,加之很多知名科技公司的总部都位于硅谷,当地关于人才的竞争异常激烈,这使得许多中小企业扩大人才投资方面处于非常艰难的境地。”自由职业平台Upwork营销高级副总裁里奇·皮尔森(Rich Pearson)如是指出。 零工经济的增长动力 推动零工经济增长的因素有很多,低成本就是其中之一。这种不断增长的服务经济造就了一大批兼职的灵活劳动力。Uber、Instacart、Upwork、Task Rabbit、Fivrr等平台让很多美国人更容易获得一些额外收入,或者成为全职合同工。 对于合同工,公司所获得的回报主要是财务成本的降低。合同工无权享受医疗保险、401(k)、伤残保险或其他福利。其岗位也可以根据需求适时进行相应调整。公司可以通过外包应对暂时的需求激增,或者通过灵活外包获得一项小众技能来开发新的产品。 “很多时候,我们可能没有招聘一名全职员工的预算,但我们可以聘用合同工,”硅谷一家大型科技公司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经理表示。这位经理说,合同工往往会从事诸如人力资源等对公司核心业务影响较小的工作。 因为可以察觉到这种风险,合同工有时会与雇主保持一定距离。出于安全考虑,他们会佩戴不同颜色的徽章,不会受邀参加一些敏感的公司会议,也不能享受公司郊游、自助餐厅免费食物或免费通勤等公司福利。 当然,硅谷的大多数公司确实倾向于将表现优异的合同工“提升”为全职员工。这位经理表示:“不管他们是全职员工还是合同工,公司都在花时间和金钱来培训他们。” 对提供外包服务的合同工来说,“没有限制” 因为就像有很多人被系统利用一样,也有很多人在利用它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越来越多的工人自己选择独立。对于数据科学家等人才市场最抢手的技能,甚至可能会发生竞购战。在这些需求旺盛的地区,合同工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项目,获得更高薪酬,然后休假或转到另一个项目。 市场研究和咨询公司Ardent Partners研究副总裁克里斯·德怀尔(Chris Dwyer)说,“有6个月期限的首席财务官或2年期限的首席执行官,他们可以做需要做的事情。然后这个人继续转战其他公司,开始新的项目。 十年前,合同工经常被用来顶替休假雇员。现在,公司更有可能在非常抢手的领域雇佣临时工,比如掌握某些“热门”计算机编程语言的程序员或数据科学家,以开发人工智能或机器学习程序。因为公司别无选择。Beeline公司高级副总裁布赖恩·霍弗迈耶(Brian Hoffmeyer)说:“这意味着企业要想涉及相关领域,就必须使用承包商。”其所在的企业是一家帮助其他企业管理临时员工队伍的科技公司。 安东·阿尼斯莫夫(Anton Anismov)是加州雷德伍德城(Redwood City)的一名自由软件开发人员。他说,作为一名自由职业者,他有机会建立自己的人脉网络,学习销售、营销和产品设计等其他技能。 “作为一名自由职业者,我可以选择按小时工作,所以这当然意味着更高的时薪。我想说,你的收入可以增加两倍。” 阿尼斯莫夫说,“我喜欢学习新东西。对我来说,这比打乒乓球或花几个小时吃午饭要好得多。这实际上取决于作为一名自由职业者你想要得到什么。对于我来说,就是没有限制,更加自由。” 对合同工的态度需要改变 随着合同工数量的增长——在硅谷的一些公司或某些部门,合同工与正式员工的比例可能已经持平或超过一半——公司不得不改变对待合同工的方式。 “对于如何对待合同,一些公司的观点相当过时,” 霍弗迈耶说,“这种观点已经过时,我们看到公司层面正在开始改变,相应法规的出台也将开始改变这一点。” 软件公司Catalant联席首席执行官罗布·比伯曼(Rob Bieberman)表示,“不同颜色徽章之类的东西是一种残余的旧式思维。”其公司主要帮助其他企业招聘商业策划、财务以及研究等领域的合同工。 一些合同工正在就同工不同酬进行斗争,公司也在改变。今年早些时候,SurveyMonkey在发现员工觉得公司在合同工方面做得不够之后,开始为其圣马特奥总部的所有合同工提供全面福利,其中包括医疗、牙齿保健和视力计划,以及带薪休假福利。 尽管所有企业不太可能在短期内向合同工提供医疗保健、股票期权或401(k)计划等福利,但那些拥有越来越多合同工的企业关于合同工以及正式员工的界定越来越模糊。例如,公司可能不会执行不允许合同工在自助餐厅免费用餐的规定,也不会执行关于不允许合同工参加某些业余活动(比如棒球比赛)的规定。很多事情也取决于管理者的判断力,以及他们希望如何对待合同工。 随着合同工数量的增加,全职员工的平均聘用期也在下降。现在,在硅谷公司一劳永逸地找到稳定工作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一些管理人员甚至会把在一个岗位连续呆四年视为危险信号,认为员工在其他地方找不到工作。 “永久就业——不再有这样的事情了。这条线将变得越来越模糊,”Beeline的霍弗迈耶如是指出。   原文链接:硅谷合同工越来越多,科技巨头想尽办法降低成本
    人才短缺
    2018年10月25日
  • 人才短缺
    人工智能人才短缺,科技巨头们想用 AI 再造 AI 编者按:谷歌等公司正在寻求通过自动化的方法来处理人工智能专家短缺的问题。谷歌的设想是,类似 AutoML 这样的项目,将能帮助企业构建他们自己的AI系统,尤其是那些没有深厚 AI 经验和实力的企业。据估计,如今具备能自我开发 AI 系统的人才的公司,全球不超过 1000 家,但其他更多公司却拥有开发 AI 系统所需的数据。 研究者的梦想,但也许是高级程序员的噩梦:可以建造其他人工智能的人工智能。 谷歌领导工程师之一 Jeff Dean 重点介绍了名为 AutoML 的项目。 ML 是机器学习的缩写,可以通过分析数据自行学习执行特定任务的计算机算法。 AutoML 是一个学习构建其他机器学习算法的机器学习算法。 通过 AutoML ,谷歌可能很快就会找到一种方法,可以部分地取代人类创建人工智能技术,构建人工智能系统,许多人认为这是技术行业的未来。 该项目是众多将最新的 AI 技术带给更广泛的公司和软件开发人员的努力之一。 科技行业正在创造一切的可能性,从可识别人脸的智能手机应用程序到自动驾驶汽车。 但据估计,全世界只有 10000 人拥有建立复杂、神秘数学算法所需的教育、经验和才能,以推动这种新的人工智能。 包括谷歌,Facebook 和微软在内的全球最大的科技企业每年向 AI 专家支付数百万美元薪资。人才短缺不会很快消失,只因为掌握这些技能需要多年的努力。 业界不愿意等待。企业正在开发各种工具,以便更容易开发 AI 软件,包括图像和语音识别服务以及在线聊天机器人等。 微软公司副总裁 Joseph Sirosh 说:“我们遵循计算机科学和所有新型技术相同的道路。”Joseph Sirosh 最近公布了一个帮助编程人员建立深度神经网络的工具,这种计算机算法推动了 AI 领域的最新发展。 “我们正在消除很多繁重的工作。” 这不是利他主义。Dean 这样的研究人员相信,如果有更多的人和公司从事人工智能的研究,将会推动他们自己的研究。与此同时,谷歌、亚马逊和微软这样的公司看到了 Sirosh 所描述的趋势中赚钱的机会。 他们都在销售云计算服务,帮助其他企业和开发人员建立人工智能。 中国创业公司 Malong 的联合创始人兼 CTO Matt Scott 表示:“这是真实的需求,而现有工具还不能满足所有的需求。” 这就是谷歌开展 AutoML 项目的原因。 谷歌 CEO Sundar Pichai 在今年十月发布了 AutoML。 Dean 说,最终,这个项目将帮助公司建立人工智能系统,即使不具备广泛的专业知识。 他估计,今天只有几千家公司拥有合适的 AI 人才,但有更多的公司拥有必要的数据。 他说:“我们希望将成千上万的公司从解决机器学习问题中解脱出来。” 谷歌正在大力投资于云计算服务,帮助其他企业构建和运行软件的服务,预计将成为谷歌未来几年的主要增长动力之一。 在网罗了大量世界顶级 AI 研究人员之后,它有了启动这个引擎的方法。 神经网络正在加速人工智能的发展。 工程师不用一次一个的手工构建图像识别服务或语言翻译应用程序,而只需一行代码,工程师就可以更快地构建一个自学习任务的算法。 例如,通过分析大量传统技术支持呼叫中的语音,机器学习算法可以学习识别口语词汇。 但建立神经网络不像网站或普通的智能手机应用程序。它需要重要的数学技能,极端的反复试验以及直觉。 独立机器学习实验室 Element AI CEO Jean-FrançoisGagné 将这一过程称为“一种新型计算机编程”。 在建立神经网络时,研究人员在一个巨大的机器网络上进行了几十次甚至数百次实验,测试一个算法如何学习一个任务,如识别图像或者从一种语言翻译到另一种语言。 然后他们一遍又一遍地调整算法的特定部分,直到他们解决了一些有效的东西。 有人称之为“黑暗艺术”,因为研究人员很难解释为什么他们会做出特定的调整。 但是通过 AutoML,谷歌试图将这个过程自动化。它正在构建算法,分析其他算法的发展,学习哪些方法是成功的,哪些是不成功的。 最终,学习建立更有效的机器学习。 谷歌表示,AutoML 现在可以构建的算法,在某些情况下,比单纯由人类专家构建的服务更精确地识别照片中的对象。 这个项目背后的谷歌研究员 Barret Zoph 认为,同样的方法对于语音识别或机器翻译等其他任务最终也能适用。 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这是人工智能研究的重要趋势的一部分。专家称之为“学习的学习”或“元学习”。 许多人认为,这种方法将大大加快人工智能在网络和物理世界的进展。 在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研究人员正在研究一种技术,使机器人能够根据他们过去所学的知识来学习新的任务。 教授 Pieter Abbeel 说:“电脑本来就是为我们发明算法的。 电脑发明的算法可以很快解决许多很多问题,至少这是希望。” 这也是一种扩大人工智能的人员和企业的方法。 这些方法不会完全取代 AI 研究人员,比如谷歌公司的这类专家,仍然需要做很多重要的设计工作。 但是,我们的信念是,只需要少数专家的工作就可以帮助大量的人建立自己的软件。 卡内基梅隆大学研究员 Renato Negrinho 正在探索类似于 AutoML 的技术,今天还没成为现实,应该在未来几年实现。 “这只是时间问题。” 原文链接:https://medium.com/the-new-york-times/building-ai-that-can-build-ai-7a0546be97bf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人才短缺
    2017年12月06日
  • 人才短缺
    中国科技发展很快 但创业者说:我们还是更爱硅谷 【腾讯科技编者按】科技新闻网站The Information日前撰文称,虽然中国已经能够培养科技富豪,但还是有一些最优秀的中国学生选择在美国创业,因为他们感觉能在那里吸引更优秀的人才,获得更健全的法律保护,从而展开真正的技术创新。以下为原文内容。 中国的科技行业或许非常繁荣,但这里的人才却仍然短缺。 麻省理工学院高材生桑文的选择就很说明问题:他跟合伙人一起创办了一家公司,并从硅谷顶尖投资者那里融到了300多万美元。他们的公司名叫Smarking,可以利用大数据帮助停车场充分利用所有车位,同时还能最大程度地缩短空余车位的等待时间。 由于中国是全世界最大的汽车市场,所以那里显然也遇到了相同的问题。但该公司短期内不会在那里推出服务。 由于拥有美国的教育背景,而且在中国仍有各种各样的关系,所以回到中国后,他可以更容易获得融资。尽管会因此成为芸芸众生中的普通一员,但桑文还是决定留在美国。原因很简单:虽然中国的新一轮科技创新声势浩大,并且吸引了大量的风险投资争相涌入,但中国还是面临人才短缺——至少,在一些最顶尖的学生眼中,情况的确如此。 “这里的人才水平比中国好。”桑文说,他跟麻省理工学院的同学林毛凯(Lin Maokai,音译)说,他们从Y Combinator、Khosla Ventures和Slow Ventures等机构那里获得了320万美元融资。他表示,尽管在中国聘请中级软件工程师的成本更低,但最优秀的人才仍然在硅谷。“尤其是顶尖的技术人才。” 招聘遇困 桑文的感觉与钟浩(Zhong Hao,音译)相同,他目前担任ScaleFlux的创始人和CEO,这家公司正在开发高性能数据中心基础设施,号称能够应对不断增加的大数据和云计算需求。 “我在硅谷创办公司,因为我们的产品有很高的技术门槛,而中国的数据存储行业起步较晚。”钟浩说,他曾经在Fusion-io担任高级软件工程师,这家公司已于2014年被SanDisk收购,“在中国很难招到拥有这种技术的人。” 就连中国规模最大、资金最雄厚的互联网公司也来到大洋彼岸寻找技术水平最高的程序员。事实上,搜索巨头百度已经在桑尼韦尔建立了百度研究院,并在硅谷设立了人工智能实验室。 “毋庸置疑,硅谷拥有比中国更多的顶尖人才。”硅谷招聘官汤姆·张(Tom Zhang)说,他在谷歌(微博)、腾讯美国分公司和特斯拉积累了超过10年的招聘经验,“腾讯和百度等很多中国公司的招聘官每年都会频繁来到硅谷招人。” 不过,还是很难衡量这个问题的具体程度。从很早以前开始,在海外学习的中国学生就有很多选择留在海外,1970年代后期文化大革命结束后,这种情况更加明显。少数的幸运儿得以进入外国的大学,获得比中国更好的经济前景。 但随着中国经济的蓬勃发展,这种情况正在发生变化。根据《胡润富豪榜》的统计,中国的亿万富豪已经超过美国。根据教育部的统计,2015年有50多万中国学生出国留学,但约有70%至80%的人在完成学业后回国。 人才并非中国创业者不愿回国的唯一原因。隐私和知识产权保护力度不足一直以来都是外国企业对中国最为担忧的问题,而如今,这也已经也成为了中国创新人士面临的新问题。 这一说法来自剑桥大学学生、Dexta Robotics CEO谷逍驰。他创办的这家公司专门开发外骨骼虚拟现实控制手套,这是一种带有力反馈的动作追踪设备。当用户在现实世界中做动作时,便可通过它触摸和感受到数字世界中的物体。谷逍驰表示,他目前正在与一些潜在合作伙伴会面,其中就包括硅谷的Oculus。 谷逍驰希望与美国科技公司合作,但却不愿与中国科技巨头联姻。“我的团队研发了两年才在虚拟现实领域引入了一些真正的技术进步。”他说,“但中国巨头对技术缺乏长远眼光,而且不尊重知识产权。到最终,像我们这样的科技创新不会得到应有的重视。” “中美之间仍有差距,但中国创业者正在产品和技术创新领域快速追赶。”纪源资本合伙人符绩勋说,该公司已经在中国和美国投资了一些非常成功的创业公司。“中国创业者喜欢随意抄袭,但美国创业者对此较为敏感。” 创新不足 谷逍驰的看法比较极端。“我没有在中国看到太多技术创新。”他说,“这不是因为中国人没有创造力——真正的原因在于很多中国企业家更喜欢复制现有的技术,从而在短时间内获得回报,而不愿意展开真正的创新。根源在于知识产权并没有在中国获得很好的保护。” 尽管滴滴的估值达到数百亿美元,而腾讯也成为了亚洲估值最高的企业,但短期思维仍会影响长期发展。 “硅谷短期内仍将是顶尖的科技中心。”托马斯·姚(Thomas Yao)说,这位出生于中国的天使投资人专门关注与虚拟现实相关跨界创业公司,“例如,中国大陆是一个十分渴望虚拟现实的市场,但HTC Vive并没有在大陆配置太多研发人员。” HTC虚拟现实业务中国区总裁汪丛青表示,该公司的研发人才超过80%都位于台湾。 另外一位毕业于美国顶尖高校斯坦福的中国学生王博睿推出了泼辣修图(Polarr),这是一款专为专业摄影师设计的图片编辑软件。“要在硅谷招募全能软件工程师并不难。”他说,“他们一个人就能完成三四个人的工作。”   来源:腾讯,编译:长歌
    人才短缺
    2016年10月17日